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云海高中的另一间教室中个,叶芊芊正在专心的听讲,忽然间,旁边飞过来了一个小纸团,落在了她的桌子上。

    叶芊芊皱了一下眉头,心里暗自厌烦,班上的这些男生,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讨厌,整天就想着如何追自己,表面上装的如何纯情,其实就是想泡了自己这个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出去有面子罢了。

    叶芊芊没有理会那个纸团,继续听课,但心思却忍不住飞到了叶错的身上。

    从很小的时候,这个哥哥就在自己的身边,像是一个保护神一样,保护着自己不被别的男孩子欺负。她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哥哥为了自己和别的男生打架,被打的鼻青脸肿还毫不后退。

    一开始她为自己又这样爱自己的哥哥而高兴,可是渐渐的长大了,她却开始为叶错是自己的哥哥而不开心了。这样的一个男生,为什么偏偏是自己的亲哥哥呢?

    叶芊芊有时候真的想哭出来。

    直到有一天,她无意间听到了父母在房间中的谈话。

    “阿错上了初中,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闷了,学习也不好,还整天和人打架。唉,这可怎么办?咱俩就这一个孩子啊。”妈妈的话语从房间里传来。

    爸爸病弱的声音呵责道:“这话别瞎说,让芊芊听见了,知道自己是捡来的,就麻烦了。”

    什么?我是捡来的?

    叶芊芊呆在了原地,但是她的内心的第一想法竟然不是伤心,而是莫名的高兴:我是捡来的,那我和哥哥不是亲兄妹了?

    就在此时,房间的门打开,叶母走出来,看见了叶芊芊,吓了一跳:“呦,芊芊,你……你怎么在这里?刚才……妈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叶芊芊抬起头,压抑不住喜悦:“妈,我真的是捡来的?”

    叶母的面色瞬间变得很难看,结结巴巴地道:“那个……芊芊,妈一直把你当亲生的闺女的,你……”

    “没事,妈,不是亲生的就不是亲生的。我以后还把你当亲妈,嘿嘿。”叶芊芊捂着嘴巴偷笑着,飞奔下楼,“妈我上学去啦!”

    叶母呆在了原地:“这丫头……该不会是知道真相,伤心过度大脑糊涂了吧?”

    叶芊芊一路蹦蹦跳跳的上学,遇到路上的叶错,忍不住跑上去,甜甜地叫了一声哥,然后抱了叶错一下。

    叶错呆了:“你干什么啊?”

    叶芊芊自己也被自己大胆的行为吓了一跳,瞬间小脸红成了一片火烧云,捂着脸跑到了一个美人的地方,才现自己的心还剧烈的跳着,停不下来。

    ……

    想到了这些回忆,叶芊芊的嘴角忍不住挂起了一丝的微。

    就在此时,她猛然间一眼扫到了桌面上的纸团,只见上面隐约透着“叶错”两个字。

    叶芊芊眉头一皱,伸手捡起纸团,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叶芊芊,你还有心思听讲呢?你哥哥叶错和他们班主任老师打赌,输了就把课桌搬到走廊上去听课。现在正在验证呢,估计这节课一结束,我们就能在走廊上看到你的哥哥了。

    叶芊芊的手一抖,皱着眉头左右看了一圈,只见一个画着淡妆的女孩,正一脸挑衅的看着自己。

    刘艳琴?

    叶芊芊鼻子里冷哼一声。

    这个刘艳琴,原本自认为是班级里最漂亮的女孩,可是每次别人提到班里的班花,说到的名字总是叶芊芊。

    无论刘艳琴每天早上花费多少时间,选择自己最漂亮的衣服,在镜子前精心的画着好看的装扮,但是班级内外的男生,讨论的却永远都是那个素面朝天一身旧校服的叶芊芊。

    这种怎么追赶也无能为力的压抑,最后都变成了嫉妒和愤怒。

    叶芊芊已经记不得多少次,听到刘艳琴在人前人后说自己的坏话,向老师打毫无根据的小报告。

    这种卑劣的手段,叶芊芊根本不屑一顾,懒得理会。

    但是没想到今天她竟然开始拿自己的哥哥造谣,叶芊芊生气的将纸团揉在一起,扔到地上。

    刘艳琴一直都在盯着叶芊芊,看着叶芊芊扔掉了纸条,她又扔了一团过来:你把我的纸条扔了也没用,不信你问问,这个事情全校都知道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哥哥反正脸皮厚,当着全校师生的面都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表白,坐在走廊听课,也没什么。

    叶芊芊握着纸条,忍不住斜视了一下四周。

    只见周围的不少人,都交头接耳地讨论着什么,还时不时的朝她看几眼。

    叶芊芊咬着嘴唇,心里忍不住有点慌了。

    以前刘艳琴就是说她什么,她都不在乎,可是今天的事情关系到自己的哥哥,她忍不住乱了阵脚。

    刘艳琴得意洋洋的又扔过来一个纸条:要不要下课一起去三年二班的走廊看看啊?到时候全校师生都能再一次见识你哥哥的风采呢。

    叶芊芊冷哼了一声,也写了一张纸条丢过去:你说谎话我早就习惯了,反正你就是个爱说谎的人,我对你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

    刘艳琴不到半分钟,就丢过来了一张纸条:我说谎?是你自己不敢承认吧?敢不敢打赌?

    叶芊芊咬着牙:赌什么?来啊!

    刘艳琴得意的想了很久,脑海中闪过无数个恶毒的念头,正准备写纸条,下课铃声想了。

    叶芊芊默默的站起来,准备走下去看看叶错是不是真的和老师打赌了。

    但是刘艳琴立即站起来,拦住了叶芊芊:“叶芊芊,你别走,你不是说和我赌吗?有本事别走啊。各位同学,大家都来做个见证啊,我说叶芊芊的那个窝囊废哥哥,和老师打赌做卷子,现在肯定已经把课桌搬到走廊上了,叶芊芊说不是,要和我赌,正好大家都在,来帮我做个见证啊。”

    “好啊!”这个年纪的学生们,正是爱起哄的年纪,大家也都知道叶错打赌这件事情,不少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

    也有不少男生,心里面默默的喜欢着叶芊芊这个善良漂亮的女孩的,都紧张的关注着。

    刘艳琴特别喜欢成为人群中焦点的感觉,此时见到全班的同学都没出去,都在看着自己,忍不住得意洋洋地道:“叶芊芊,你哥哥现在,肯定是已经坐在走廊里,当然,他那么窝囊废,也有可能是坐在国旗下面呢。”

    叶芊芊小脸气的微红:“刘艳琴,你侮辱我没关系,我向来也不在乎你这种人的态度,但是那不代表我怕你,也不代表你能随便侮辱我哥哥。我哥哥不是窝囊废!”

    刘艳琴哈哈大笑:“谁不知道,你哥哥是全校最废物的男生,我们多少次看到他在校园里被其他的男生按着跪在地上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你别想耍赖,刚才不是说要和我打赌吗?怎么?现在不敢了?”

    叶芊芊一阵气苦,粉拳握紧:“赌就赌,我怕你吗?”她知道哭没有什么用,可是叶错真的是她的软肋,关系到叶错的事情,总能令她手脚慌乱,忍不住想要哭。

    “芊芊,你别上当。”班上一个叫李俊彦的男生,色眯眯的看着叶芊芊的小脸,有点贪婪的说道。他一边说,一边假装去帮叶芊芊擦眼泪,伸手朝着叶芊芊的脸颊摸去。

    “喂,李俊彦,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刘艳琴登时急了。

    要是别的男生说这句话也就算了,李俊彦可是她的男朋友,此时竟然帮着叶芊芊说话,登时刘艳琴就飙了。

    “李俊彦,你是我男朋友还是她男朋友啊?”刘艳琴一把将想要摸叶芊芊的脸的李俊彦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李俊彦心中怒骂了刘艳琴一句:臭婊.子,老子差点就摸到了。

    骂完,他看着叶芊芊眼圈微红的样子,心中忍不住又升起一丝变态的快感:哼,小丫头片子,老子当初追你,你他妈和老子装纯洁,要不是老子想让你死心塌地的爱上我,早就把你上了。

    李俊彦家庭条件不错,长相也算的上是玉树临风,当初他曾经放出豪言,一周之内追到叶芊芊。谁知道这一追就是一年多,而且每次都被毫不留情的拒绝。

    李俊彦心中如同有怒火在烧,最后为了面子,接受刘艳琴的追求,但是每天大部分时间,还是跟着叶芊芊的后面讨好她。

    此时见到刘艳琴欺负叶芊芊,他登时就站出来准备英雄救美,趁机占点便宜,但是却被刘艳琴愤怒的拉了回来。

    刘艳琴狠狠的瞪了李俊彦一眼,看着叶芊芊道:“我是班上的劳动委员,扫全校的厕所的事情,可是我来安排的,你要是敢和我赌,那就赌扫厕所好了。你哥哥要是被赶出教室了,你就扫一个星期的厕所。”

    扫厕所?班上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刘艳琴真狠啊,叶芊芊这么漂亮,居然故意激怒她,想害她去扫厕所。”

    “唉,叶芊芊可千万不要答应啊,她那个哥哥就是个窝囊废,为了这件必定会输的事情打赌,不值得的。”

    叶芊芊耳中听着众人的议论,心里更是难受。

    刘艳琴看着她道:“怎么?不敢吗?那就直接认输,主动去扫厕所好了,时间也不久的,就一个星期罢了。”

    “我说了不敢了吗?”叶芊芊冷眼道,“谁说我一定会输呢?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刘艳琴冷笑一声:“怎么可能?你哥哥是什么东西,谁不知道?我绝对不会输!”

    叶芊芊道:“你是不敢吧?”

    刘艳琴夸张的大笑:“我不敢?好!我和你赌,谁输了,谁去扫厕所。全班的同学都来监督,要是输了却不去扫,我们就把她关在厕所里,让她在里面呆一星期。”

    “艳琴,这样不好吧,芊芊她身体很弱的。”李俊彦说着,朝着叶芊芊露出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微笑,“芊芊,听我的,不要打这个赌,我会很心疼你的。”

    “我说李俊彦,你吃错药了吧?人家叶大小姐自己天生就喜欢扫厕所,就喜欢打这个赌,关你什么事啊?你心疼她怎么不来心疼我啊?”

    叶芊芊握着小拳头,冷漠地道:“不就是扫厕所吗,我也不怕你,来吧。”

    “好!”刘艳琴得意洋洋的看了李俊彦一眼,再看向叶芊芊的眼神,带着一丝残忍。她招呼着班上的同学,“所有的同学都做个见证哈,要是有人不守承诺,大家一起把她关到厕所里。现在大家和我一起下楼,去见识一下叶大小姐的哥哥的室外课桌。”

    班上的同学轰然响应,一起下了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