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44章南宫竹幽的身世
    叶错心中暗自有点纳闷,苏雅为什么会如此的精通痕迹学和微表情学。

    以前作为一个杀手,叶错也进过很严格的训练,具有一定的推理能力。但是他不是警察,所以这种依靠各种痕迹,判断对方做过什么事情,和依靠对方的微表情,来判断对方说话是否是真的,叶错并不擅长。

    他的训练更多的是枪械,格斗,心理学和对人体组织的研究这些方面。

    叶错如果想不被苏雅看穿,也是可以做到的,因为杀手的训练中,也有伪装能力的训练。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苏雅才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推理能力已经如此逆天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苏雅都没怎么和叶错说话,不管叶错如何死缠烂打,苏雅都是一副没听见的样子,让叶错有点一筹莫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苏雅生气的样子,果然很可怕。直到快放学的时候,叶错问了一句:“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苏雅才略带着一点慌张地道:“你觉得可能吗?”

    叶错有点失落,苏雅这种聪明的女孩子,对她耍花招是没有太大的效果的,可能还会适得其反,叶错觉得只能以后慢慢的解释误会了。苏雅会对自己生气,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消息,至少代表了自己在她心中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放学后,叶错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走到了离他家不远处的一个小弄堂里,在一户稍微显得有点破败的房子门口,敲了敲门。

    老旧的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张容颜清丽的脸,从门口探出半边脑袋,带着一丝提放的看着门外的人。等到看清楚是叶错,才松了一口气,微笑道:“是你啊。”

    叶错点点头:“阿离呢?”

    女子朝着屋内喊了一声:“阿离,你大哥哥来看你了。”

    屋里一阵欢快的脚步声,一个岁左右的小女孩,兴高采烈地跑了出来,抱着叶错的腿,甜糯糯的喊了一声:“大哥哥。”

    叶错弯腰抱起她,笑着道:“在这里住的还舒服吗?”

    阿离点点头,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满是兴奋:“嗯,很舒服。没有坏人再来欺负妈妈和阿离了,房东爷爷还给我吃了烤的泥鳅呢,对我们可好了。”

    那开门的女子,赫然便是之前叶错从浅水湾带走的南宫竹幽。她穿着一身最粗丑的衣服,却难以掩盖本身绝美的容貌和傲人的身材。

    虽然身体因为病痛,显得十分的虚弱,面色因此也有一丝的苍白,但是却如同西施捧心一般,反倒有了一种另类的美感。

    阿离显然是继承了她的良好基因,一双大眼睛圆溜溜水汪汪的,小巧可爱的鼻子,肉嘟嘟的嘴巴,一看就知道长大绝对是个美女。

    自从上一次,叶错在浅水湾中,帮两人教训了几个小流氓之后,就顺势带着两人搬到了这里。

    这里的房东是一个老头,叶错喊他张大爷。

    张大爷为人很好,从小一直看着叶错长大。他年纪大了,也不需要太多的钱,把房子租给别人,其实就是变向的找个人帮他看房子,所以租金很低。

    再加上这边离叶错家也比较近,万一潜水的那个龙哥的小弟来找麻烦,叶错也能随时照应着。

    阿离手中拿着一个小黄鸭的玩具,笑眯眯的看着叶错,叶错捏了捏她肉呼呼的可爱小脸:“玩去吧,别摔倒了啊。”

    “嗯。”阿离点点头,跑到一个水盆边玩水。

    南宫竹幽有点宠溺的看着阿离,眼神之中充满着莫名的哀伤,似乎是为了不让叶错看出来,她强打起精神,朝着叶错微笑道:“谢谢你啊,不光救了我们俩,还帮我们找了这么安全的地方,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我今天听房东大叔说,浅水湾的龙哥,再派人到处找我和阿离,我们住在这里,会不会给你们惹什么麻烦啊?”

    叶错摆摆手:“不用理会,什么龙哥狗哥的,不来惹我就算了,惹我我会叫他后悔的。”

    “可是……”南宫竹幽还是有点担心,“当初你从浅水湾带走了我们俩,有不少人看到了,万一他会报复你……”

    叶错看着他道:“如果真的有那个时候,就是那个龙哥从浅水湾永远消失的时候。”

    叶错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一种强大的自信,却不由自主的透露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南宫竹幽听了这话,莫名的感到了一丝的心安。她自己都想不明白,一个只有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学生,能给自己带来这样强大的安全感。

    叶错没有再说其他的,只是淡淡地道:“之前给你的药,都吃了吗?”

    南宫竹幽回过神来,点点头:“都按照你说的方法,煎了吃了。”

    叶错道:“把手伸出来,我再给你诊一次脉。”

    南宫竹幽有点犹豫,但还是挽起袖子,露出一断雪白的皓腕,白皙的皮肤下面,淡青色的血管隐约可见。

    叶错将一根小指头搭在南宫竹幽的手腕上,南宫竹幽惊奇了一下,她第一次见到用小指头诊脉的。

    一股柔软滑腻的触感,从叶错的小指头传来,但叶错没有注意这个,而是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丝的疑惑:“内家真气?”

    南宫竹幽的体内,竟然又古武者才能修习的内家真气,这让叶错心中大为震惊。

    她体内的真气,凝而不散,看样子她练武的时间并不短,但是她的经脉,却如同堵塞了的河道,淤积了很多的杂质,让所有的真气都只能停留在经脉中,无法运行。

    叶错有点惊奇的看着南宫竹幽,南宫竹幽把脑袋转过去,避开了叶错的目光,显然并不想解释其中的原因。

    叶错心中思考了一下,这种经脉的淤堵,一般都是受过内家拳法的伤留下的,看来南宫竹幽的身份,并不是那么的简单。一个修习过内家真气的女子,还被人用内家拳打伤了,她的过去曾经经历过什么?

    见南宫竹幽避开了自己的目光,叶错沉思了一下,并没有多说,道:“你这个情况,需要针灸和推拿一起治疗才行,不然经脉之中的淤堵,无法化开,我没有针灸的器械,下一次再给你治吧。”

    南宫竹幽有点感激的看着叶错,叶错知道她是在感谢自己没有追问她的身世。

    收拾了一下东西,叶错朝着阿离道:“阿离,我先回去了,以后再来陪你玩。你不要总玩水啊,晚上会尿床的。”

    阿离红着小脸:“大哥哥,人家早就不尿床了。”

    叶错笑了笑,走出了弄堂。

    他还没有走多远,忽然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脸焦急的朝这边走来。

    叶错奇怪地道:“妈,你怎么啦?”

    叶母原本脸上都是焦急,此时看到了叶错,才像是一下子找到了定心骨一般:“你妹妹呢?放学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