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秦老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黑着脸道:“小子,我秦家剑法,虽然不怎么精湛,但是杀个把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你今年不过十五六岁,就算从娘胎里练武,也不到二十年的道行,竟然跟我如此托大?”

    云霓也在一边道:“喂,大坏蛋,你傻了啊?选一个长一点的啊,选红缨枪啊,这样秦爷爷就够不着打你了。”

    秦扶苏也道:“叶错同学,我爷爷虽然大病初愈,但他老人家一身武学修为,是世人难以想象的。你还是要慎重一点,不然会受伤的。”

    叶错知道,自己今天是来和秦家谈生意的。

    当初在医院中,自己的表现引起了云野鹤和秦老的注意力,他们希望吸收自己,自己也希望能够利用到秦家的势力。毕竟自己未来是要覆灭血杀组织的,没有秦家的帮忙,自己一个人可能很难做到。

    可是正因为如此,叶错才要表现的更加强势,他要让自己和秦家,是合作的关系,两边是平等的。而不能是,秦家是自己的主子,那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叶错今天,正是要表现出自己的实力。

    他前一世所修行的武功,并不全是杀手组织教的,而是他父母死后,一个糟老头子救了要自杀的他,传给他的。

    糟老头传功的时候,曾经提到过,这门武学,名为龙神功。

    这龙神功非常的神奇,一般的武学,分为内功和外功。内功练气,外功练体,最终的结果都是要达到强健体魄,激潜能,让人体爆出更加强大的战斗力。

    而龙神功十分稀奇,既不练气,也不炼体,而是连意。这门武学的修炼方法,十分的悬殊,要求修武者将自己想象成一条龙,翱翔于九天之上,吞吐日月,崩坏星河。

    这门武功一共十三层,但是那个糟老头子只教了叶错前九层,据他说,十层之后的已经失传了。

    因为这门神功的第十层,名为化龙!修炼成之后,整个人真的会化作一条飞龙,破碎虚空而去,所以凡间才没人知道后续的四层到底怎么练。

    叶错其实心中是不信的,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修仙者,因为前一世他修习到龙神功的第九层,已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杀手了,遇到过不少强劲的对手。

    但是那些对手,都只是古武修习者或者异能者,真正的修仙者,叶错从来没见过。

    龙神功既然不练气也不炼体,自然连招式也没有。实际上,这门武学,神奇之处在于,他没有招式,却处处都是招式,可以将所看到招式,全部复制进自己的招式中,为我所用。

    这也是叶错之前学习篮球技术那么迅的原因,他拥有着堪称直接复制的能力。

    秦老此时看着叶错手中的柳条,上面还带着几片嫩叶,柔软的像女孩子的手指,忍不住冷哼一声:“小子,你这样狂,伤到你可不要怪我。”

    叶错还没说话,云霓在一边道:“大坏蛋,快换啊,换个弓箭啊,躲远远的射,这样免得挨打啊。或者你直接认输啊,难道你真的想挨打吗?”

    云野鹤也道:“叶小友,你的医术老朽我是服气的,但是武学这种事情,还是需要时间来修习的,你不能如此托大啊。”

    秦扶苏道:“爷爷,你手下留情啊,不要伤了叶错同学,我和他是朋友。”

    秦老面色阴晴不定了一会儿,笑着对叶错道:“你小子,想用这招惹我生气,然后乘我心神不宁,偷袭我吗?我可不上当,你快去选一个自己擅长的武器。”

    叶错笑着挥了挥手中的柳条,道:“不用了,就这就够了。”

    秦老没好气地道:“那就来吧。”他说着,手中的拐杖,“唰”的一下刺出,迅疾如电,在半空中连点三下,一下指向叶错的眉心,一下指向咽喉,一下指向心口。

    虽然手中用的是拐杖,但是却是正宗的剑法,这三招直接在半空中划出了三道残影,几乎是同时点到了叶错的面前。

    叶错单手一抬,手中的柳条如同活了过来,像是一条灵动无比的蛇,悄无声息的缠上了秦老的拐杖。

    秦老心中一惊:这是什么招式?

    他不知道,叶错前一世最擅长用的,除了飞刀,就是一把软剑。叶错的那把软剑,其薄如纸,杀人之后,犹豫度太快,肌肉挤压在一起,甚至连伤口都很难被人现。

    因为软剑太薄太轻,使用起来十分的困难,所以几乎没人会选择这种一不小心就会伤到自己的武器。

    然而叶错却将之练成了杀手界最恐怖最隐秘的武器。

    秦老的拐杖快如闪电,只在瞬息之间,已经刺出几十剑,但是那柳条,却如同跗骨之蛆一般,不管他什么招式,柳条总能缠上拐杖。那拐杖刺向东边,柳条随之到东,刺向西边,随之到西,但总能在最后关头,将秦老刺出的招式拉偏,使得攻击的方向不由自主的改变。

    叶错虽然重生之后,因为时间较短,内力的修为还没有恢复多少,但是招式上却不会忘记。

    秦家剑法讲究的是行云流水,但是此时秦老却觉得,自己的拐杖上,像是被栓了一根绳子,无论自己怎么挥舞,总有一个力道在顺着自己的劲拉。

    原本自己只东边刺出七分,那股力道会拉着他刺出八分,而自己向后收五分,那股力道却推着他收回去六分。虽然伤不了他,却总不是令他不舒服。

    秦家剑快如闪电,不消片刻,秦老已经将一套剑法使完。而他这个号称一般的高手接不下三招的剑法,直到一百零八招全部使完,叶错竟然还在他面前,一条柳条如同毒蛇,在空中弯曲成各种诡异的弧度,不是的窜出,像是要择人而噬。

    云野鹤和秦扶苏还有云霓都看傻了,他们原以为只需要几秒钟,秦老就能一拐杖点在叶错的身上,让他认输。

    没想到现在看来,倒像是叶错占了上风,几个人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秦老从来没有如此的郁闷过,他没有使用内力,一直算是再让着叶错,没想到此时如此的憋屈。

    这一百八招使完了,秦老只好再将剑法从头使一遍。

    然而就在此时,叶错单手一抖,柔软的柳条绷的直直的,如同一柄利剑,快的刺出三剑,一剑直指秦老眉心,一剑刺向咽喉,一剑刺向心口。

    云野鹤在旁边忍不住惊呼出:“秦家剑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