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南宫竹幽听了阿离的话,登时尴尬无比,一张俏脸粉红,娇嗔的看着阿离:“阿离,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不许胡说!”

    阿离看到妈妈生气,呆萌萌的看着两人,歪着脑袋很奇怪地道:“可是,我看电视里都是这样说的啊,妈妈,你要嫁给大哥哥吗?”

    南宫竹幽脸更红了:“傻丫头,瞎说什么呢?”

    阿离捂着小嘴:“妈妈,你脸红了,电视上的人脸红了,就是承认了。太好了妈妈,那以后大哥哥是不是要和我们住在一起了?”

    阿离高兴的抱住叶错的腿,一脸天真的看着叶错:“大哥哥,你以后和我们住一起了吗?那你要天天都陪阿离玩。”

    叶错尴尬无比,摇摇头:“不是的。”

    阿离咬着手指头:“大哥哥都要娶妈妈了,为什么不和阿离住在一起,大哥哥是不喜欢阿离吗?”阿离说着,一张小脸有点黯然,看样子快要哭了。

    叶错连忙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傻丫头,阿离这么乖,大哥哥怎么会不喜欢呢,只是大哥哥是在帮你妈妈治病,不是要娶她。”

    阿离是个典型的好奇宝宝:“那你什么时候才娶妈妈呢?”

    “额……”叶错不知道怎么说了。

    南宫竹幽看着阿离道:“什么时候都不娶,妈妈不会嫁给大哥哥的。”

    阿离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看了看南宫竹幽,又看了看叶错,见两人的表情都是一脸的认真,她神情有点黯然,但是还是先安慰叶错:“大哥哥你不要伤心,妈妈要是不嫁给你,阿离嫁给你好了,以后我长大了就嫁给你,你等我长大哦。”

    南宫竹幽捂着脸,彻底的无奈了。

    叶错忍不住笑了,捏捏她粉嘟嘟的小脸:“好,大哥哥等你长大。”

    阿离高兴地点点头,但仿佛还是有点不放心,伸出一根小指头:“大哥哥,我们拉钩钩吧,这样就不会忘了。”

    叶错笑了笑,看着她的小脸一脸认真的样子,心道:反正是哄小孩的,拉钩就拉钩吧。

    “拉钩钩,要记牢,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乌龟!哼!”阿离奶声奶气的喊道。

    叶错哈哈大笑,跟着喊了一遍,完全没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阿离今年才岁,比自己小了一半,等她能嫁人的时候,只怕早就把现在的事情都忘了,就算记得,也只是会一笑而过吧。

    他温和的拍拍她的小脑袋:“阿离,出去玩吧,哥哥要给妈妈治病啦,需要安静,你在外面守门,谁都不能放进来,好吗?”

    阿离将小手竖在嘴巴前,崛起小嘴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使劲的点头:“好,我在外面给你们守门,保证谁都不放进来。”

    阿离说完,跑到了门口,搬着一个小板凳坐在那里,乖巧的样子十分的惹人怜爱。

    叶错捻起一根金针,看着南宫竹幽有点紧张的样子,道:“放轻松,不要抵抗。”

    南宫竹幽点点头,深呼吸了几下,闭上眼睛,叶错缓缓的将一根金针刺入她的体内。

    南宫竹幽体内的真气,像是被内家高手震散的,严重的伤势,让她的经脉淤堵,完全无法再运行真气,体内的气血运行不畅,伤势就更加的严重,这是一个恶性的循环。

    想要让气血运行起来,当务之急,就是打通被淤堵的经脉。

    叶错目前的内力修为因为重生的关系降了一大截,不过龙神功十分的神奇,既不练气也不练力,而在于心中的意境,天地万物,归于一念之间;我既是洪荒宇宙,天地玄黄,万物与我为一。

    他手起针落,迅捷无比,一双手如同产生了幻影一般,快的将金针准确的刺入几处穴道。

    南宫竹幽原本一直觉得心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堵着,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烦闷感,但此时忽然间,感觉像是一道闸口被打开了,淤积在胸口的烦闷感如同洪水一般被宣泄了出去。

    人体的穴道,像是一个网络。修行是逆天行事,强行激人体潜在的能量,让它变成能为自己所用的常规能量。

    这种修行的主要运输渠道,就是人体的经脉。如同百川归海,最后这些能量都被聚集到丹田之中,称为真气。

    经脉的淤堵,会让气血运行不畅,而叶错此时做的,就是用自己的针灸和真气,强行打通被淤堵的经脉。

    南宫竹幽原本有内功的底子,只是无法运行,此时叶错帮她打通了脉络,虽然只打通了一处,但是习武之人身体异于常人,她的体内气血奔腾,竟然隐隐有了风雷之声。

    哗啦啦!

    气血运行如同长江大河,南宫竹幽猛地长出一口气,面色瞬间红润了起来,不再是之前的苍白灰败。她盘膝而坐,开始运行起体内的真气。

    但是她毕竟受伤的时间太久,此时想要继续运行真气冲击其他的经脉,却有点乏力了。

    叶错坐在她的伸手,伸出手掌,按在她的背上,一道真气顺着背部的经脉,进入到南宫竹幽的身体之中。

    南宫竹幽猛然间感觉到一只手抚摸上了自己的脊背,忍不住微微脸上一红,可是感到叶错的手掌热烘烘的,才明白叶错竟然也是古武修行者。

    叶错的一只手,抚摸上了她光滑的脊背,感受到手掌下的肌肤,温软滑腻,让他忍不住心神一荡。

    叶错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再多想,另一只手按上了南宫竹幽的小腹。

    南宫竹幽身体又是一震,但是能感觉到叶错的两只手掌,散出的两条真气,如同两条活了的小龙,在自己的体内,跟随着自己的真气运行,帮助自己冲击穴道。

    她心中暗自好奇了一下叶错的运动法门,她还是一次见到这种姿势的。

    而叶错心中也诧异无比,南宫竹幽的真气运行方式,十分的古老,但是却很有成效,令叶错得到了不少的启,自己对于内家真气的理解又更深了一个层次。

    叶错忍不住想起来关于四大古武世家的说法,南宫竹幽,应该真的和南宫世家有关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