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错挽着美伢子走上游轮,他身后的两个美女正准备跟上,那两个倭国男子伸手拦住:“没有邀请函,不能进入。”

    两个美女柳眉一扬:“让开!”

    美伢子倚在叶错的身上:“林少爷,您身边的这两朵花,还带着刺呢。”

    叶错笑着,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她们有刺没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朵鲜花,可千万不要有刺才好。”

    美伢子一双眼睛媚意十足:“那就要看您有没有那个采花的本事了。”

    叶错微微一笑,对着两个美女道:“你们俩就别跟上来了,在下面等着吧。”叶错正嫌带着两个人碍事呢,他自己前一世大多数时候也是单独行动的,蝴蝶只是负责前期的地形勘探、制定任务计划、在外围提供情报和接应等工作。

    在各种任务之中,情况十分的复杂,大多数时候人都只能照顾好自己的安全,带着两个实力不够的同伴,的确会是一个拖累的。

    那两位美女特工面面相觑,被留在了码头上。

    叶错和美伢子登上了游轮,游轮汽笛长鸣,离开了港口。

    别墅中的陈妍气的大吼:“这个混蛋,是自己要去送死吗?可恶,等他回来我非扒了他的皮!”

    一个屋子中的男人都没人敢说话。

    游轮之上,鲜花簇拥,觥筹交错,衣着华美的男男女女,端着高脚杯三三两两的谈论着。

    甲板的中央,一排长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上面堆满了美味的食物。

    人群的一边,一个小型的乐队,演奏着优雅的曲调。

    当美伢子挽着叶错的手臂,走上甲板的时候,无数的人悄然的安静了下来。

    “美伢子小姐,她怎么会和那个人在一起?”

    “这个人竟然能靠近美伢子小姐,他不怕死吗?”

    一群倭国人低声地讨论着,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恭敬地朝着美伢子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美伢子小姐,不知道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美伢子小姐责罚。”

    “不必了,龟田先生,我身边的这位,是支那国嘉实传媒的林少爷,请您多多照顾。”

    “嗨!”那人又是一鞠躬,然后转头对着叶错道,“林少爷请跟我一起,到贵宾室休息!”

    支那是倭国对华夏的侮辱性的称呼,叶错心中忍不住骂了一声,脸上的微笑却是依旧,跟着那个男子走向了船舱之中的贵宾室。

    他身后,美伢子一双眼睛眯了起来,眼神变得冰冷无比,对着身边一个侍者模样的人问道:“去给我盯住他,有什么异常的举动,立即汇报,不要让这个小子破坏了伊藤先生的欢迎仪式。”

    “嗨!”那个侍者跟着叶错进了船舱。

    叶错进了船舱,一副百无聊奈的样子,到处闲逛,但是走着走着,猛然间身形一闪,消失在了那个侍者的视线中。那侍者一愣,连忙追了上来,刚到了一个走廊的拐弯处,角落里忽然间伸出来一只手,斩在他的脖子上。

    那服务生双眼一翻,晕倒在地,被拖到一个角落里。

    一条通道的尽头,叶错晃晃悠悠的走了过去,两个服务生站了出来,伸手拦住:“这位先生,请止步,这里不允许进入。”

    叶错笑了笑:“哦,不好意思,我随便转转的。不过,我是嘉实传媒的少爷,也不行吗?”

    “不行!请止步!”两个人带着警惕的目光看着叶错。

    “那如果我是你们天皇的老爸呢?也不行吗?”

    那两个倭国人面色一变,叶错笑道:“开个玩笑,别介意啊。”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转身就走。

    那两个人看着叶错走了,才松了一口气,他们感觉自己的脖子上,像是被蚊子叮咬了一下,忍不住伸手挠了挠。

    走出了几步远的叶错,忽然间带着微笑回转过身来,伸出一根手指头:“一。”

    那两个倭国人如临大敌,看着叶错,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叶错伸出第二跟手指头:“二!”

    那两个倭国人对视了一眼,道:“如果你再不离开,我们就不客气了。”

    叶错笑了笑:“三!”

    “咕咚”“咕咚”,两声到底的声音,两个倭国人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眼睛瞪的大大的,倒在了地上。

    叶错的手指缝里,露出一根细如牛毛的金针:“小样,好好睡吧。”

    他左右看了看,朝着走廊尽头的房间走去。

    手指刚摸上房间的门,叶错就知道,这一定有问题。这个房间的门,厚度在一尺左右。这么厚的门,中间一定是机关的。

    叶错的手指感觉的一股透骨的凉意从门上传来,门那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如此的寒冷。

    叶错左右看了看,伸手从口袋中摸出一包香烟,将烟盒撕开,取出里面的锡箔纸,用手捏了几个形状,插进了钥匙孔中,脑袋贴在门上,听着钥匙孔里的轻微响动。

    “竟然是九子连环锁?”叶错皱着眉头。

    九子连环锁,锁芯中有九个不同的部位,环环相扣,没两个排列成一个组合,相当于有九九八十一个组合,任何的两个组合扣在一起,就没办法打开。

    因为可以选择的组合太多,所以开锁的人只能靠运气一个个的去试。但是只要试过三次没有打开,这个排列的组合就自动变化了,变成了另外两个部件扣在一起,非常的难解。

    叶错一只手贴在门上,一道真气像是一条游动的小龙,慢慢渗透进去,感受着门锁内的部件。

    甲板上,美伢子的手机忽然间一阵震动,她打开手机一看,只见屏幕上正显示着叶错在开锁。美伢子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的微笑。

    咔擦,一声轻微的响声,厚重的铁门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机关打开的摩擦声。

    美伢子脸上露出一丝惊讶,没想到叶错竟然把门打开了。不过,她的脸上还是没什么担心,反倒露出一丝玩味的神色。

    叶错推开铁门,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像是走进了一个巨大的冰窖之中一样,一瞬间叶错感觉自己的眼睫毛上都结上了一层霜。

    他哆嗦了一下,朝着室中看去,只见整个密室之中,空空如也,只有房间的中间,停放着一口巨大的水晶棺。

    “美伢子?”叶错一惊,猛地走上前。

    只见那水晶棺内的巨大冰块之中,冰封着一个美女,和美伢子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完全一模一样,几乎看不出区别,唯一的不同的是,这个女人全身一丝不挂,美好的,毫无保留的展露在了叶错的面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