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人的一生中,至少需要两个朋友,一个是言邪这样的,一个是叶错这样的。在你被人欺负的时候,言邪可以帮你去找别人“讲道理”;当言邪要和你“讲道理”的时候,另一个朋友叶错可以帮你把言邪打死苏雅。

    从城隍庙回来之后,叶错还觉得言邪的声音像是在自己的耳边回荡,生生不息,绕梁三月。

    楚怀蝶看着他:“你为什么总是摸自己的耳朵?”

    叶错摇了摇头:“没什么。”

    “那你要准备一下啦,杨家的家族宴会今天晚上就要开了,你这次一定要帮雪姐解脱啊,不能让她再被那个杨大伟纠缠了。”楚怀蝶一脸认真地道,“来,进来换衣服。”

    “换什么衣服?”

    “礼服啊,你难道要穿这一身的破烂去参加晚宴啊,到时候雪姐会因为你被笑死的。”楚怀蝶拉着叶错进了一个房间,让叶错换衣服。

    阿离和美智子也要跟着进来,楚怀蝶道:“小孩子出去,不要看。”

    阿离和美智子嘟着嘴巴,被赶了出去,跑到另外一个房间,看南宫竹幽给林轻雪换衣服。

    林轻雪穿着合体的晚礼服,白色的丝质长裙,贴身又柔顺,将她美好的身材,衬托的无比曼妙。白皙的小腿露在外面,光滑而纤细。

    合身的晚礼服裁剪得体,将她胸部的高耸衬托的更加挺拔。蕾丝的领口开的比较低,纤细的锁骨露出来,看上去更加的性感。

    而顺着领口往下看,一道白皙的沟壑若隐若现,能想象出那滑腻而又柔软的手感。女子盈盈一握的纤腰在胸部以下猛地一收,再往下又绽放开,勾勒出一个浑圆的臀部,显得无比诱人。

    对于这次的家族宴会,林轻雪都显得有点紧张。林轻雪性格冷漠,但是一直都属于乖孩子,很少做违背父母意愿的事情。

    这一次杨家的家族宴会,是杨老太爷的生日。杨家在云海市经营多年,虽然不可能和秦家这种庞然大物相比,但是也算是有头有脸。

    可以预料的是今天晚上会到场很多的上流人物,林轻雪带着一个男人去,要解除婚约,绝对是裸的打杨家的脸。到时候,林轻雪的父母,也会因此而很难堪的。

    林轻雪此时面色惨淡,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原本坚定的想要解除婚约的心,在想到自己的父母的时候,忽然间有了一丝的动摇。

    她到底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对于这种会伤害到自己父母的行为,心中还是狠不下心。

    南宫竹幽在她的背后,轻轻的给她梳着头:“怎么啦?犹豫了?”

    林轻雪轻叹了一声,幽幽的叹息,宛如天籁,听的南宫竹幽都忍不住内心一颤。

    “我……要不还是算了吧,反正无论如何都是一辈子,大不了就嫁给杨大伟算了,反正我就当自己死了。”林轻雪的神色有一点黯然。

    南宫竹幽看着镜子中的林轻雪,一张脸欺霜赛雪,白腻无暇,高耸的,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在合身的晚礼服的勾勒下,显得令人如此的心动。

    “你自己难道甘心吗?”南宫竹幽伸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脸蛋,道,“如此动人的容颜,连我一个女人,都忍不住动心,却要交付给一个豺狼?”

    林轻雪的心忍不住一颤,一双粉拳轻轻的握紧,眼中浸满了泪水。

    “你们准备好了吗?”楚怀蝶推开门,但是只把脑袋伸进来,笑着看了看林轻雪。

    南宫竹幽点点头:“准备好了,但是她有点犹豫,怕伤害到自己父母。”

    楚怀蝶道:“有什么好怕的?你父母也没考虑过你的感受啊。不要担心啦,我给你介绍个帅哥认识,说不定你父母一看到这个帅哥,非常满意呢。”

    楚怀蝶说着,这时候才将门完全推开,一把将叶错拉进来:“当当当当!闪亮登场,帅吧?”

    “哇!”南宫竹幽和林轻雪忍不住眼前一亮,两个人没想到叶错居然变化如此之大。

    只见叶错一身笔挺的西装,将他瘦高的身材,承托的十分挺拔。

    而叶错重生之后,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非常不同。林轻雪还记得在几个月前,叶错还是一个懦弱的窝囊废,此时却整个人光彩照人,那种潇洒不羁的气场,和她站在一起,完全是珠联璧合。

    楚怀蝶拍拍叶错的肩膀:“怎么样,我选的衣服还不错吧?穿上之后,人模狗样的。”

    叶错无语:“是我长的好看好吧?”

    楚怀蝶不理他:“得了吧,还是我的眼光好。”说完,看着林轻雪道,“雪姐也打扮好了,太漂亮了,真是便宜了叶错这个色狼。”

    叶错黑着脸,阿离和美智子在一边捂着嘴巴偷笑。

    南宫竹幽伸手扶着林轻雪,让她站了起来:“你转一圈我们看看。”

    林轻雪在房间中转了一圈,长裙拖地,黑色的长飘洒在白色的晚礼服上,裸.露的玉臂,冰肌玉骨,柔嫩的小手上,套着白色蕾丝手套;完美的身材,瓜子脸型,白玉般皎洁的面庞,一对细细的弯眉下是如黑宝石般深邃明亮的双眸,俊俏笔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

    叶错走到了林轻雪的身边,林轻雪伸手挽住他的隔壁。

    楚怀蝶忍不住鼓掌:“不错不错,这一出现保证吸引全场目光,让那个杨大伟羞愧而死吧。”

    南宫竹幽轻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好像缺了点什么?”她左右看了看,最后道,“项链,她缺一条项链。”

    林轻雪的锁骨性感无比,低领的晚礼服,让她的胸前裸.露出一片白皙,虽然令人心动,但是却缺了一点点缀,成为了瑕疵。

    “我忘了买了。”楚怀蝶一脸无奈,她是个女汉子,平时也不爱打扮,买的时候自然记不得太多。

    南宫竹幽叹息一声:“可惜。”

    叶错笑着道:“我倒是有一条项链,来,试试。”叶错伸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一条项链。

    楚怀蝶一看:“这什么啊?丑死了,你在哪里捡的?”

    叶错手中的那个项链,像是不知道在一个阴暗潮湿的角落放了多久,都有点锈迹斑斑了,上面一块红色的宝石倒是挺大的,但是看起来成色不好,充满了杂质。

    楚怀蝶嫌弃地道:“还是扔了吧。”楚怀蝶作势要把项链扔出窗外。

    林轻雪道:“别扔,给我吧。”她将那条项链戴在了脖子上,“虽然有点旧,但是也挺好看的。”

    楼下,杨家的车已经开到了别墅的门口,来接林轻雪。

    楚怀蝶摊手:“那就这样吧,你们赶紧出门吧,再晚就赶不上宴会了。今天晚上叶错要爷们点哈,一定要帮雪姐争取到自由之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