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父朝他一摆手,制止了他继续说,对着叶错道:“叶错同学,如果不嫌弃的话,进屋中来喝一杯茶如何?”

    萧剑天脸都白了,之前他还拦着不让叶错进门的,但是此时,人家主人却亲自邀请叶错进门。

    这一下,完全是在打他的脸啊。

    萧剑天所有的风度,一瞬间全没了。

    他焦急无比:“伯父,这种身份低微的人,怎么能进入苏家呢?他有什么资格让您请他喝茶?”

    苏父面色一变:“剑天,别瞎说,这可是英雄令主,就算不看秦家的面子。英雄令主自己也是很有实力的,在苏家喝杯茶的资格,还是有的。”

    言邪在一边道;“不错,你算哪个老几啊?人家还是英雄令主呢,说出去不必你脸面值钱?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东西!从美国回来了不起了啊?你是打败过美国队长啊,还是参加过星球大战啊?”

    “你……”萧剑天被言邪呛的说不出话来。

    叶错微微一笑,没有理会萧剑天,朝着苏雅看了一眼,苏雅脸颊微微一红,把脑袋转到了一边。

    “伯父您相邀,我自然是不敢不从了。”叶错低声地道。

    苏父看着叶错,有实力还低调,让他觉得顺眼了很多。虽然还不至于巴结,但是能得到秦家英雄令,还和言家的少爷相处的很好,一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作为苏家的家主,必须要去结交一下。

    叶错跟着苏父朝里面走,言邪大咧咧的跟在后面。

    萧剑天在后面委屈地道:“伯父,不是说我带小雅去迪斯尼乐园玩吗?”

    言邪转头看着他:“我靠,萧剑天,你带苏雅去迪斯尼?她是那种看韩剧做美梦的小女生吗?你不要告诉我你打算在旋转木马上表白啊,太幼稚了吧?你把裤子脱了,我看你是不是还穿着天才第一步,雀式纸尿裤?要不然怎么能有这么天才的想法?”

    “你……”萧剑天差点吐血了,他其实是想带苏雅去比较危险的地方,比如鬼屋之类的,然后苏雅害怕,就会躲到他的怀里。

    可惜,现在这个计划眼看着就无法成功了。

    苏雅停了言邪的话,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起来,连叶错也心中暗自好笑。

    谁要是惹了言邪,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他嘴巴又损,不留面子,而且还不注意场合,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人都敢得罪,真是一个奇葩。

    众人此时都懒得看他了,萧剑天一脸的郁闷,跟着众人回到了苏家的客厅。

    佣人奉上了几盏茶。

    叶错捏着茶碗,看到苏父一直在注视着自己,他微微一笑:“苏伯父还真是慷慨,居然用这么贵重的瓷器来装茶。这套茶具釉色透亮,裂纹均匀,胚胎薄而细腻,左右轻重完全一样,是五大名窑之一的哥窑出品的。

    虽然只是元代仿宋的,但是依旧算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拿来给我们当普通茶具喝着玩,真是太抬举我们了。”

    苏父眉头一挑,此时才略带了一丝的佩服:“叶错同学好眼力,不过也就是个小玩意,不值什么。”

    虽然口上这么说,但是对于叶错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就能把这套茶具的年代说出来,心中还是有点佩服:不愧是英雄令主,见识果然不凡。

    而萧剑天看着手中的茶碗,心中咯噔了一下,刚才他可是一点都没认出来。

    哥窑是华夏古代瓷器的五大名窑之一,出产的瓷器十分的独特。如同被震碎了一般,不满了裂纹,第一次见到的人,一定都不敢用手去砰,会怀疑是用无数的碎片拼成的,一模就碎掉了。

    但其实那些一块块的裂纹,都是人工做出来的,十分的精妙独特,是华夏古代艺人们智慧的结晶。

    哥窑起源于宋代,是进贡给皇帝用的宫廷用品,其珍贵可见一斑。

    苏家的这一套,虽然是元代的,但也是价值不菲。

    萧剑天想起来刚才自己还和苏父随口道“伯父真是朴素啊,居然用这种都裂开了的茶具”,此时忍不住有点脸红,怪不得当时苏雅微微冷笑了一下呢,看来自己早就丢人丢大了,还不自知。

    他忍不住低着头,心里默默的转动心思,想着等下怎么在苏雅面前挽回面子。

    只有言邪,听了这话,将茶水悄悄的倒在一边,把手中的茶碗,揣到了怀里。

    萧剑天看到了,立即跳了起来:“言邪,你偷东西。伯父,他偷了个茶碗,这种光天化日偷东西的卑劣行为,真是令人指,伯父,您一定要报警,把这小子抓起来!”

    言邪一脸的无耻:“读书人的事,能叫偷吗?我就是拿去换钱,这也是增加市场上的货币流通,为国家做贡献。”

    叶错微微一笑:“他拿的那个不是真的,这一套应该是缺了一个,所以用一个现代仿制的补上,就是他手中的那一个。虽然仿制的手法也比较的精妙,但不算是文物,也就几百块钱的东西吧。苏家应该不会为了几百块钱的东西,报警抓言家少爷吧?”

    苏父哈哈一笑:“那是自然,别说拿的是假的,就算是真的被他拿走了,我也就当送他了。”

    萧剑天一脸无语:“这……”

    他郁闷的简直要吐血了,好不容易逮住言邪干了一件不光彩的事情,谁知道被叶错一点破,反倒显得他很小肚鸡肠,这让他简直要崩溃。

    言邪比他更郁闷:“居然是假的?我还打算拿去换点钱呢,我都饿了好几天没钱吃饭了,老天爷啊,你有点良心吗?”

    一屋子人都无语了。

    苏父无奈的摆摆手:“准备饭菜。”

    言邪一拍手:“又蹭到一顿饭,真是不容易啊,秦扶苏那小子见到我就躲,搞的我最近连吃饭都没着落了,还是跟叶错混有意思,随便到哪里都有饭吃。叶错,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每天吃饭的时候记得带上我。我绝对是低头默默吃饭,一点也不会打扰到你,你要和妹子一起吃的话,我还能在旁边帮你拍照微博朋友圈秀恩爱,完事瞬间切换到我的帐号给你点赞评论。怎么样?这么好的吃饭伙伴,你值得拥有。”

    叶错忍不住笑着道:“你要是能不说话,我每顿饭都带着你。”

    言邪瞬间纠结了:“不让说话?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直接绝食而死算了。”

    萧剑天在一边看着叶错谈笑风生,忍不住眼神一寒:留下来吃饭?好,待会看我怎么让你出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