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父停了萧剑天的话,拍拍手:“上酒!”

    几个佣人,推着餐车,上面摆放了各种酒水,红酒白酒,香槟,甚至是啤酒,样样尽有。

    萧剑天站起来,大声地道:“叶错同学既然是英雄出少年,那喝酒肯定没问题的吧,不如来喝几杯如何?”

    他自己在美国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在夜店里过夜,自认为酒量很不错,看着叶错的样子,他决定今天灌灌他。

    叶错微微一挑眉,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萧少爷这么有雅兴,我又怎么敢不奉陪呢?”

    苏雅看着萧剑天的样子,心中已经猜测出来了他是想灌叶错酒了。

    苏雅原本对于萧剑天,还有一点好的印象,但是此时却是开始担心起叶错来。可是,萧剑天是自己的哥哥,总不好直接点破。

    苏母有点担忧地看了苏父一眼,那意思是别搞出事来。

    苏父微微一笑,轻轻地摆摆手。

    要是英雄令主随便就被人整到了,那也没什么可怕的。苏父就是要让萧剑天去试试,叶错到底有什么本事。

    萧剑天听到叶错答应,哈哈一笑:“这么多的酒,若是只喝一样,实在是太可惜了,我在美国,也曾学过一点调酒的本事,不如我来给大家献个丑,调上几杯如何?”

    言邪鼓掌:“好,你要是能顺便帮我盛碗饭,我会更加感谢你。”

    萧剑天差点摔倒:还帮你盛饭?你他妈拿老子当下人了啊!

    萧剑天恶狠狠的瞪了言邪一眼,走到餐车边,拿起了几瓶酒,开始一杯杯的调制。

    虽然目的是为了整叶错,但是也不耽误他在苏雅面前耍帅。

    三个酒瓶,在空中来回飞舞,如同杂技一般,看起来十分的潇洒。

    苏雅果然被吸引了,微微一笑,看了几眼。

    萧剑天更加的得意。

    言邪在一边叹息:“这么好的手艺,可惜了。要是送到马戏团,和狗熊钻火圈一起表演,每天至少也能赚二百块钱呢。”

    萧剑天听了这话,手一抖,“啪”地一声,一瓶鸡尾酒摔在地上,砸了个稀巴烂,把几个人吓了一跳。

    萧剑天满脸通红,愤怒无比的看和言邪。

    言邪撮着牙花子:“真不经夸!”

    萧剑天快要吐血了:尼玛,这是夸我吗?

    萧剑天黑着脸,给苏雅调制了一杯色彩十分炫目的鸡尾酒:“苏雅,这杯彩色玛格斯,是给你的,祝你以后像这杯酒一样漂亮。”

    “谢谢剑天哥哥。”苏雅微微一笑。

    萧剑天怦然心动,正准备再说两句,言邪在一边道:“跟这个花花绿绿的酒一样漂亮?那苏雅得长成一个调色盘啊。苏雅,你看他没安好心,摆明了说你是个妖怪,不然你怎么能长成这么花花绿绿的样子。”

    苏雅无语。

    萧剑天脸都涨红了:“言邪,你不要血口喷人好不好?”

    言邪看着叶错:“我有血口吗?难道是我牙龈炎犯了?”

    叶错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现在算是对言邪服了,这家伙绝对是能把人气死的那种,简直是太贱了,不过叶错很喜欢。

    萧剑天咬着牙,给苏父和苏母调制了两杯酒之后,恶狠狠的看了言邪和叶错一眼,心中道:笑吧,等你们俩喝了我的这杯酒,看你们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他在美国的时候,曾经跟人学过调制一种酒,喝下去之后,能够让人快的醉酒,但是又不至于昏迷,还会因为剧烈的酒精刺激,让人产生呕吐甚至大小便失禁等现象。

    只要叶错喝了,到时候绝对各种出洋相。

    萧剑天冷笑了一声,找出自己所需要的几样酒,开始调制了起来。

    叶错看着他拿出的几种酒,微微一笑,心道:和我玩这个?

    几分钟之后,萧剑天端着两个巨大的被子,里面满满的两杯酒,放到了言邪和叶错的面前:“两位,尝一尝我为你们专门调制的酒吧,味道应该还是很不错的,你们一定会很喜欢。”

    叶错笑了笑:“萧公子自己不来点?”

    萧剑天一愣,道:“我现在就去调。”

    “何必那么麻烦呢?我和言邪少喝点,一人匀你半杯。”

    叶错说着,拿过一个被子,倒了一半进去,又把言邪的那半杯拿来,倒了一半进去,递给了萧剑天。

    萧剑天面色一变:“我不是很擅长喝酒,还是你们喝吧。”

    “哦!”叶错像是没现什么一样,举手将一杯酒全喝了。

    那么巨大的一杯,一口气喝干,看的苏雅都傻了。

    萧剑天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的冷笑,心中得意无比。

    叶错看了看桌上的那杯,道:“我都喝了,萧公子你怎么不喝啊,刚才可是你主动邀请我喝的,酒也是你调的,你现在不喝,难不成……是这酒里有什么东西?”

    这话一出口,言邪和苏雅,都是眼神一紧,这俩人都是极其的聪明,自然一下子就明白了叶错的意思。

    萧剑天听了这话,尴尬地一笑:“怎么可能,酒都是苏伯父提供的,他老人家的酒,你信不过?”

    叶错笑着道:“怎么会?苏伯父这些酒,都是名酒,能喝到是我的福气。来来来萧公子,你我一起干杯!”

    萧剑天连忙摆手:“我不会饮酒。”

    然而他挣扎了两下,却现叶错的手,像一个大钳子一样,紧紧的抓着自己,完全无法挣脱。

    叶错将酒杯按在他的手里:“萧公子,你亲手调了酒,却不喝,是看不起主人啊,还是看不起客人啊?”

    萧剑天面色一变:“叶公子你开玩笑了,我就是最近身体不好。”

    言邪道:“你大姨夫来了?”

    萧剑天无语。

    叶错道:“萧公子既然不是看不起我,那就喝了吧。”

    “我……”

    萧剑天刚一张嘴,叶错顺势捏住他的嘴,将酒一送。

    萧剑天下意识的想要闭嘴,但是叶错一伸手,暗自按住他喉头的穴道,一股内力输送出去,他的喉管完全无法闭合,那酒水顺流而下,一大杯瞬间被倒进了他的嘴里。

    “咳咳咳!”这就里面参合了好多伏特加一类的烈性酒,呛的萧剑天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萧公子真豪爽,感情深一口闷啊!”言邪在一边笑着道。

    酒刚下肚,萧剑天就感觉胃里火烧火燎的,鼻孔仿佛都在喷火,肚子里刚吃下去的东西,全在翻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