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华夏赛区有史以来最惨烈的越野接力赛出现了,在颁奖的时候,整个领奖台上只有一个人,就是秋凌瑶。

    而其他的车队和选手,要么是车被撞毁,车手受伤,要么是被堵在了后面,根本没有完成比赛。

    比赛还没结束,整个网络上已经炸了锅,各种论坛上全是讨论这次的比赛的。

    “我去!今天这个比赛太牛了,到底是比赛还是电影啊?电影都不敢这么拍吧?”

    “悬赏一万积分,求告知那个叶错到底是谁,以前参加过什么比赛,我要去看看。”

    “这个你得问我女神秋凌瑶了,真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的这个怪物。”

    “叶错居然没有参加领奖哎,领奖台上只有秋凌瑶一个人。这个叶错还很喜欢装什么嘛,今年年度最神秘人物奖,是不是应该颁给他?”

    “楼上的你忘了救了颜美人的蒙面人了吗?他比这个叶错要神秘多了,至少这个叶错大家还能知道他的名字。”

    “全部都在讨论叶错,没人讨论那个月影吗?默默的心疼他一秒,好像是要害部位被撞了,下半辈子估计只能喜欢男人了。出场的时候那么牛逼,收场的时候那么离奇!”

    ……

    颜菲雨这一天什么都没干,就坐在电脑前刷帖子。凡是夸叶错的,她全点了赞;凡是说希望叶错和秋凌瑶在一起的,全被她点了踩。

    而那些在讨论叶错和蒙面人到底谁更神秘的帖子,让她憋得很难受,真相和大家说叶错就是蒙面人,可是估计说了大家也不信,治好作罢。

    秋凌瑶领完奖之后,没有接受任何的采访,直接穿过人群去找叶错。然而却被人们告知,叶错已经和两个女孩一起走了。

    秋凌瑶痴痴的站在人群中,心里都是叶错的影子。

    另一边,苏雅此时正拉着叶错的手,一脸紧张的在他的身上乱摸:“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有啊,全身都疼,你多摸摸。”

    “你……”苏雅小拳头轻轻地在叶错的胸膛敲一下,“永远都是死性不改。”

    苏小蛮在一边翘着小嘴,没好气的看着叶错。

    虽然对叶错很是不爽,但是刚才叶错在赛场上的表现,让她现在有了打脸的资本,此时对着周围的那一圈富少道:“刚才你们不是很牛吗?还月影传说呢,现在呢?是不是要改成翻车传说啊?你们这群垃圾,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那群富少面色一变:“是江少爷输了,又不是我们输了,骂我们干什么?”

    “那刚才你们那么嚣张干什么?又不是你们参加比赛。一群白痴,江中月就算赢了,能赏给你们几根骨头啃吗?当狗当的这么爽。”

    “苏小蛮,你说话客气点!”

    “我客气你大爷,刚才你们怎么跟我姐姐说话的?知不知道我姐姐现在是苏家家主了?现在江中月受伤了,江家照顾他还来不及,我们苏家这时候要收拾你们,你们觉得你们的那个小家族,能保得住你们?”苏小蛮怒道。

    那群富少面色一变,这下再也没有底气了,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低着头,对着苏雅道:“苏家主,我们刚才都是和您开玩笑的,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我们这一回吧。”

    叶错看着他们,皱眉道:“这群人刚才干什么了?”

    苏小蛮道:“逼迫我姐姐和江中月约会!”

    “靠,胆子不小啊你们!江中月现在都是大总管了,你们是不是也要当小太监啊?”叶错捏了捏拳头,看了看几个人的裆部。

    这群富少想起了之前,叶错一拳将车前盖打出一个拳印的情节,一个个都觉得胯下一紧:“苏家主,我们错了,对不起,您放了我们吧。”

    几个人一起朝着苏雅道歉。

    苏雅心地善良,也不愿叶错多惹事,对着叶错道:“算了吧,饶了他们吧。”

    叶错指着他们的鼻子:“你们几个,以后见到她们俩躲着点走,再敢惹她们,我让你们和江中月一起当太监。”

    那群富少连忙慌不迭的点头。

    “滚!”叶错摆了个李小龙一样的姿势。

    等到众人都走远了,苏雅捂着嘴巴偷笑道:“傻哥哥,耍帅对我是没用的。”

    “额……”叶错无奈,这个逼白装了。

    ……

    云海市中心医院急诊室外,一个面容和江中月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对着面前的几个人大吼:“到底是谁把我儿伤成这样?”

    他面前的那几个人,正是叶错之前赶走的江中月的那几个跟班,此时一个个七嘴八舌,强者说话:“江伯伯,是一个叫叶错的小子,他和江少赛车,两个人一开始都是好好跑的,然后一个摄像机无法拍摄到的路段,就只有他的车出来了,江少受了重伤,一定是他干的。”

    “叶错?这小子是干什么的,有什么背景?”

    “他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穷鬼乡巴佬,和苏家的那个苏雅走的很近,估计是想巴结苏家。”

    “哼!苏家?我们江家也不怕他们苏家。别说他只是一个想巴结苏家的人,就算是苏家的嫡子,伤了我儿,这次也不能善罢甘休。”那个中年男子一拳打在身边的墙壁上。

    “是啊江伯伯,这小子完全没把江家放在眼里。之前苏小蛮那丫头把江少的车撞了,他来了把我们的人手指头都掰断了,简直太不讲道理了。”

    “是吗?”中年男子面色阴狠,“这么嚣张?我们江家才安静几年,现在的年轻人就都已经不把我们江家放在眼里了。好,我倒是要看看,这小子是有三头六臂还是怎么着?”

    中年男子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喂,黄局长吗?我要报警,有事要麻烦你!”

    “江总?哎呦,您这话说的太客气太见外了,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黄某能有今天,都得多亏了您的提携啊!”电话那边传来一个谄媚的声音。

    “是这样的,我家儿子今天去参加一个赛车比赛,被另一个叫叶错的车手给弄伤了,现在很严重,我要你让这个小子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