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表哥,表哥!”云霓冲进了秦家的院落,却找不到秦扶苏。

    “桂姨,我表哥呢?”云霓对着旁边一个正在打扫房间的佣人说道。

    “大少爷一早,就被言家公子拉出去玩了,现在可能在城隍庙的茶馆里喝茶吧。”桂姨道。

    云霓一跺脚:“死言邪,真碍事。走,我带你去找他们。”

    叶芊芊连忙跟上,秦家的司机开着车,将两个人送到了城隍庙那间秦家开的茶馆。

    二楼,言邪正端着一杯茶,对着秦扶苏道:“来,秦兄,感情深一口闷,我先干了,你随意。”

    秦扶苏看的都心疼:“你要不是个文雅人,就别总是拉我喝茶了,这茶叶都好几万的好货,你这跟牛喝水似得,一口一杯,真是浪费啊。”

    言邪吊儿郎当:“这你就不懂了,喝茶其实跟吃泡面似得,没什么区别,我这叫咦,你表妹拐个小美人来了,只不过这个小美人,看着怎么有点眼熟呢,好像在哪里见过。”

    “表哥,终于找到你了。”云霓喘了口气。

    “嗨,云霓同学,多日不见甚是想念,没想到你现在当人贩子了呢?居然拐带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小美人,你这个要是被抓了,至少得判刑十五年。要不你请我吃顿饭,我不去举报你。”

    “一边去!”云霓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言邪,对着秦扶苏道,“哥,这是叶错的妹妹叶芊芊。”

    秦扶苏微笑着点头:“我知道。”

    然后对着叶芊芊道:“你好。”

    “芊芊,跟我表哥说,他能帮你。”

    叶芊芊还没说话,言邪在一边道:“慌里慌张的,看来是叶错出事了啊。叶错没有亲自来,肯定是被抓走。以叶错的暴力,想把他抓走还是很难的,看来对方是一个不能随便反抗地人。难道是警察?”

    叶芊芊呆住了,慌忙点头:“是的是的。”

    云霓此时佩服地看了言邪一眼:“蒙的挺准的嘛。”

    言邪怒道:“还真有人抓他啊,不知道叶错和我的关系吗?奶奶的,胆子不小。”

    秦扶苏好奇地道:“警察为什么要抓叶错啊?”

    叶芊芊焦急地摇头:“我不知道。”

    秦扶苏想了想,抓起一个电话,拨打了出去:“喂,帮我查查,今天叶错被抓了,是什么原因。”

    挂掉电话,两分钟之后,电话再次响起。

    “哦,这样啊,我知道了。”秦扶苏挂掉电话,将原因对着众人一说。

    言邪大怒道:“江中月,那王八蛋这么不要脸?操,一个小小的江家,还牛逼起来了,你们去救叶错,我去江家拆了。“

    “言邪,你要干什么?别疯啊你!”秦扶苏担心地道。

    “我今天让江家知道,他们惹了谁!”言邪腾腾腾从楼上跑下去,一边在一边打电话:“喂,给我准备一台机器,我要拆家!”

    ……

    警察局内。

    “老实交代吧,为什么要打伤江少爷?”黄局长肥胖的身体,端坐在办公桌后面,色厉内荏的看着叶错。

    “他是自己失误,撞到了山崖上,凭什么说是我做的?”叶错冷声道。

    “我劝你最好老实点,把事情认下来,这样的话,大家都省事。”黄局长看着他,将一份已经写好的笔录,放到了叶错的面前,“早点签字认罪,我们还可以让你少受点苦,对大家来说,都省事。”

    “是你们省事吧?只要我一认了,等待我的就是牢狱之灾。事情不是我做的,为什么我要承认?你们既然觉得是我做的,拿出证据来啊。”

    “你不要太嚣张!”黄局长砰地一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我告诉你,早点认罪,你少受点皮肉之苦,不然的话,有你后悔的。”

    “黄局长,你是要严刑逼供吗?是准备上老虎凳还是灌辣椒水啊?”

    “你!”黄局长指着叶错的鼻子,“小子,你别以为我治不住你,你这个叫故意谋杀,是要枪毙的。我现在是给你一个悔过认罪,从轻落的机会,你要懂得珍惜,不然的话,有你后悔的。”

    “黄局长,你想让我认罪,无非是准备拿着这个笔录,向江家邀功吧?他们根本就没有证据能证明是我做的,就算到了法庭上,我也会被宣判无罪。而你就是想让我承认,然后给我定罪,你以为我不懂你的心思?”叶错冷笑了一声。

    黄局长的心思被点破,面色阴沉:“小子,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我叫你嘴硬。”

    黄局长说着,一拳朝着叶错脸上打来。

    叶错不闪不避。

    “啊!”黄局长捂着自己的拳头,整个人都站立不住,感觉自己像是一拳打在了墙上,手指骨都要裂开了。

    “好你个小子,你敢袭警?罪加一等你知道吗?今天你别想走出这个警察局了。”黄局长捂着手指大骂。

    叶错冷笑一声:“黄局长,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今天除非你给我跪下,否则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你他妈做梦。”黄局长左右看了看,没有警棍之类的东西,指着叶错的鼻子道,“头硬是吧,我看是你的头硬,还是警棍硬!”

    说完,黄局长走出了房间,准备找跟警棍打叶错。

    “黄局长,那小子认了吗?”黄局长刚一走出房间,外面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对着他道。

    “江总,您放心,我黄某人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别说他一个孩子,就算是地下党,我也能叫他开口。”黄局长连忙保证道。

    “那就好,我要他认罪,然后被判死刑,否则不能消除我心头之恨。”江总面色阴狠地道。

    “一定一定!”黄局长陪笑道。

    “局长,不好了!”一个小警察慌慌张张地跑到了一边。

    “慌什么?”黄局长皱着眉头,“什么事?”

    “是这样的,秦家老爷子,和苏家的老爷子,都来电话了,一起在问叶错的事情。”

    “什么?”黄局长和江总的面色一变,“秦家为什么要问这个?”

    “不知道。对了,还有言家的人,也打电话来了,说是要……”那小警察有点畏缩地道,“要找江总算账。”

    “言家?”江总莫名其妙,丝毫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了言家了。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忽然间响了。

    “喂?老爷吗?大事不好了,言家的那个言邪少爷,带着一个拆迁队,把咱们家的别墅拆了,说是要盖个公共厕所!”

    “什么?”江总头一晕,咕咚一声坐倒在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