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屋子里热的要死,余喆全身湿透,被叶错虐的生无可恋,苏雅心地善良,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道:“学长,要不你喝点水吧?”

    余喆眼前一亮,正准备接过来,半路中一只手抓过了矿泉水瓶。

    叶错抢过矿泉水:“学长不渴!你看学长的身体多壮,这就是女孩子们最喜欢的类型,身体素质好,连水都不需要喝的,你给他喝水就是侮辱他。是吧学长?”

    余喆一脸悲愤:“不是,其实我很渴”

    “学长你太谦虚了,看面相就知道你五行缺火,根本就不缺水。”

    余喆:“……”

    “学长,外面还有点行李,再帮着搬一趟吧,我有俩女朋友,我一人给她们装了半箱砖头,还有半箱还在车上呢。”

    “什么……”余喆无语了,“这个……你带着一堆砖头来上学吗?”

    他岔开话题。

    叶错摆摆手:“砖头到处都有,哪里还用自己带啊,这是从校门口的花坛上拆下来的。”

    余喆一下子站了起来:“花坛?是不是那个特别老特别破,位置也很偏的那个?”

    叶错点点头。

    “你怎么能拆那个花坛呢?那是学校最老的一个花坛,一百多年了,有纪念意义的,学校三令五申的保护,谁拆了是要被开除的!”余喆直接跳了起来。

    “是吗?”叶错面色一变。

    余喆这下终于抓住叶错的把柄了,心中高兴无比:奶奶的,你小子让我扛了一堆转头在校园里走了一大圈,老子现在成了全校的笑柄,这下终于让我抓住你的把柄了,看我不整到你退学为止!到时候你就给我滚蛋,你的女朋友是我的人了!

    “是的。”余喆严肃地道,“这件事情简直太严重了,要是有人追究起来,你就会被开除的。除非我帮你说情,我可是学生会的副会长。要是没有我的帮助,你一定会受到严惩的。”

    余喆故意威胁,同时也是为了在苏雅面前,点明自己有多牛逼,能罩得住。

    言下之意,就是让叶错求他,只要叶错一求他,那就等着被他威胁吧。

    他看着叶错土里土气的样子,觉得自己的话一定能够吓住叶错。

    果然,叶错此时看起来被吓的不轻,十分地紧张:“那学长怎么办啊?我不想被开除啊,学长,这砖是你搬来的,你再搬回去吧,我不要了。”

    靠!余喆心里直接骂了出来:妈.的,还让老子搬回去,你他妈想累死我?

    余喆威胁道:“这是你拆下来的砖,你是要被开除的,还像让我帮你搬回去?”

    叶错道:“也不一定是谁被开除哦,我拆花坛没人看见,你把这些砖运到这里来,全校都看见了,大不了我说这个箱子不是我的,反正谁也没看到我背这个箱子。“

    “你……”余喆伸手指着叶错,“你你你!我……这事只有我们三个知道,谁也不知道,听到没有?谁泄露出去,大家都会被开除的,要死大家都会死!”

    “好吧。”叶错一脸轻松,表示无所谓。

    余喆简直快哭了,他现在才认识到,眼前的这个小子,之前完全都是在装傻。他根本就不傻,而且比自己想象的要难对付的多。

    自己现在是扛了一堆砖,累的像条狗,还不敢跟人说。

    “算我倒霉!”余喆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了,坐在地上喘气。

    “没什么的学长,咱们现在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虽然这个错误是你犯下的,但是我毅然决然的和你一起扛。”叶错笑着道。

    余喆都吐血了:他妈.的什么叫错误是我犯下的啊?

    他张口正要和叶错吵,叶错立即转移话题:“我外面还有点行李呢,学长,你这么乐于助人的人,一定非常感谢我给你一个帮助我们的机会吧?我告诉你,外面还有个妹子,是我的二媳妇,跟我这个大媳妇比起来一点也不差。她最喜欢助人为乐的人了,一定会很想看到你的。”

    “这个……我还有点事,抱歉我今天帮不了你们了。”余喆连忙摆手,要不是苏雅在这里,他早火了,在妹子面前,该有的风度不能丢。

    “哎呀,学长,有句话说的好,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嘛。我一看你就是一个有始有终的人,是吧媳妇?”叶错又贱兮兮的朝着苏雅使了个眼色。

    苏雅只好硬着头皮点点头。

    “这个……”余喆挺了挺胸膛,“我的确是一个有始有终的人,但是我今天真的有事,我……我生病了!对,就是生病了,头很疼。”

    “是吗?”叶错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他。

    余喆坚定地点点头:“是的,你看我的眼神多么迷茫。”

    叶错笑了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是中医世家,祖传老中医,专治羊癫疯,来,我给你扎几针!”

    说完,叶错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布包,打开之后,全是金针。

    余喆脸色都变了,谁敢让一个陌生人,往自己身上随便扎针啊。

    “这个我不需要了,我的头疼是……外伤!对,就是外伤,不是大脑里面的问题,所以针灸是没用的。”

    “外伤?”叶错看着余喆的脑袋,“看不出来啊,你这个脑袋没有外伤啊,要不还是扎几针吧,保证你很爽的。扎完针,跟着我一起去搬行李去。”

    还他妈搬行李?余喆一咬牙,猛地将头往旁边的床架上一撞。

    “哐当!”

    一声巨响,把叶错和苏雅都吓了一跳。

    两人朝着余喆看去,只见一道鲜红的血,顺着他的脑门流了下来。

    余喆面无表情的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外伤!”

    叶错忍不住朝他竖起了大拇指:“哥们,对自己够狠的啊。”

    余喆看到苏雅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正在盯着自己,抹了一把脑门上的血,依旧要装逼:“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

    “你现在不用和我去搬行李了。”叶错怔怔地看着他道。

    “谢谢。”余喆这句话已经带上了一丝如释重负的哭腔,转身走了。

    寝室里,苏雅看了看叶错:“你……太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