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从医院出来之后,叶错没敢回滴水湖的别墅,怕苏雅看出来自己受伤了,又会担心。

    在电话里解释了很久,说自己什么事都没有,那边的几个女孩才放心下来。

    接下来的时间,叶错租了一辆车,在市逛了一大圈,给家里人买了好多东西。

    父母每人买了几套新衣裳,一人买了个新手机,给叶芊芊买了个苹果的笔记本,又买了一堆桌子椅子之类的新家具,租来的小皮卡后面装得满满当当的。

    叶错买这些新家具是有目的的,当这些新家具放到家里,父母肯定会越看越觉得,这么好的家具,放在那破旧的房子里可惜了。

    到时候自己就名正言顺的提出换新房子,告诉他们自己打工赚到了钱,可以付下买新房子的付,用和这个理由忽悠住父母,全家人就能搬到更好的环境里居住了。

    想到这个计划,叶错忍不住脸上浮现了一丝的笑容,重生以来,自己不敢再外面闯的多惊天动地,但是成功的喜悦总是不敢和家人分享的,现在是时候让他们享享福了。

    车子离老家还有一小段距离,叶错就看到了不少邻居,他从车窗朝着大家挥手:“孙大爷,李叔,吃了没?我给你们买了个小礼物,等会送你们家去哈。”

    有恶邻自然也有好的邻居,这些邻居都是平时对叶家挺不错的,叶父瘫痪了之后,经常有人往家里送点米面蔬菜什么的。

    这里属于贫民窟,大家也都没什么闲钱,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让人觉得很暖心了。

    然而,这些邻居都没笑着和他打招呼,反倒是一脸的苦:“阿错,你可回来了,赶紧去拆迁队把你爸接回来吧,他被拆迁队的人抓走了。”

    “什么?”叶错手一抖,整个人的心瞬间空沉了下去。

    “张大爷,李叔,怎么回事啊?什么拆迁队,抓我爸干什么?”叶错一边说着,一边急忙将车往家里开。

    这些邻居都跟在后面。

    到了离家不远的地方,叶错已经看见,自己家的房子,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一个倩丽的身影,正在烂砖头堆里找东西,将还能用的锅碗筷子之类的东西捡出来。

    “芊芊!”叶错从车上跳了下来。

    叶芊芊从烂砖头堆里抬起头,看到了叶错,瞬间泪奔了,张开嘴哭了起来:“哥……”

    叶错奔了过去,只见原本两层的小楼,已经成了一堆废墟,什么家具都被埋在了下面,显然是根本没有给搬家的时间。

    叶母此时从旁边的一个临时帐篷里走了出来,看到叶错抱着哭泣的叶芊芊,眼神里也满是难过。

    “我爸呢?”叶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李叔?”

    李叔年纪约莫四十岁左右,一身精瘦的肌肉,因为常干力气活,被晒得黑不溜秋的,但是人的心肠却是很好,平时爱说话,所以叶错直接问他。

    但是他此时嘴巴周围一圈火泡,看起来这几天没少着急。

    “阿错,这几天这边来了一个大老板,说是把咱们这一块地,全部买下来了,要拆迁了盖高楼。我们一开始想还是好事吧,说不定能给我们补一套房子什么的。

    谁知道那边说,一平米一百块钱补我们。咱们这小地方,一家也就几十平米,要那几千块钱,在云海根本就买不到什么东西啊。

    大家伙都不愿意,这些人就强拆,还把街坊邻居都打伤了。

    你爸行动不方便,坐在就躺在家里,那些人说你爸是钉子户,直接把他抓走了!”

    “是啊,太不讲道理了。”周围的其他邻居七嘴八舌,都是义愤填膺。

    叶错的脸沉了下来:“我爸被抓到哪里去了?还有哪些人伤到了?”

    李叔一脸苦:“抓到拆迁队去了,还有我媳妇让人把头给打破了,我这不正打算往医院去呢嘛。”

    叶错怒了,声音变得无比的平静和冰冷:“这群人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反正据说是个有钱有势的大老板,咱们得罪不起。现在大家伙都报警了,但是警察来了也没说啥,大家伙准备凑点钱,去法院打官司。

    不过,我瞧着啊,希望不大。唉,谁叫人家是有钱有势的,咱是普通小老百姓呢,斗不过人家啊。

    不说了,我得去看我媳妇了,头上打的全是血,还不知道咋样呢。医院那边说没钱就不给做手术,我还得去老三家里借点。”

    李叔平时一个爱笑爱逗乐的精壮汉子,小时候经常把叶错举到头顶上玩耍,像个小孩子一样和叶错玩,周围的邻居叶错最喜欢的就是他。

    但是此时这个汉子,却是满脸的悲观,眼睛里面全是泪水,整个人眼里只有绝望。

    周围的其他邻居,也都默不作声,出了这种事,大家家里都没钱,就算有钱也不敢借给别人了,保不齐自己家里也会出什么事。

    李叔显然是没借到钱,整个人都是蔫的。

    叶错伸手拉住他:“李叔,等下。”

    叶错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子钞票,塞到他的手里:“没事的李叔,婶子人好,肯定不会有什么大事的,这点钱你先拿着,不够再找我要,手术不能耽误。”

    李叔吓了一跳:“哎呦,这么多钱啊,你咋有这么多钱啊?”

    周围的不少邻居,也都傻眼了,呆呆的看着叶错。

    叶错摆摆手:“我现在认识了个大老板,在他手底下打工,他说我是大学生,就给的多点。”

    叶错知道在这群朴实的邻居眼里,大学生就是社会上层的人物,只要把这个身份摆出来,多少钱都好解释。

    果然,李叔瞬间就信了,叹息了一声,对着叶母道:“唉,嫂子,你和叶老哥命真好啊,明年芊芊考大学,家里两个大学生,你们下半辈子算是不愁了。可怜我们这种小老百姓,就是被欺负的。”

    “是啊是啊,哎呀老叶家命真好。”周围的邻居,全都羡慕的看着叶错。

    叶母也是微笑了一下,但是眼中的愁苦却是化不开,道:“赶紧去医院给妹子做手术吧,头上的伤是大事,别耽误。”

    李叔把脸别过去,抹了一把眼泪,楠楠地道:“这怎么好意思呢,这怎么好意思呢?你家里现在也不容易啊。”

    “没事的李叔,赶紧去医院吧,别耽误了。”叶错淡淡地道。

    张大爷在一边感叹:“唉,小李啊,看到没?现在到了关键时候,还是人家阿错靠的住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