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围的邻居都是点点头,对叶错都是满口的赞赏,叶母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的欣慰。

    以前家里就靠着叶父,叶父倒下之后,叶母整个人都失去了那种可以依靠的感觉,现在儿子大了,终于能撑起一个家庭了,让她疲惫的身心,有了一点安慰。

    叶芊芊在叶错的怀里,哭的跟个泪人似得:“哥,咱爸咋办啊?”

    “没事的,有我呢,别怕。”叶错拍了拍她的脑袋,对着叶母道,“妈,老爸是什么时候被抓走的?”

    “昨天!”叶母心焦无比,看起来一夜没睡,眼圈都是黑的,“那群人来了,不由分说,直接把我们从房间里打出来了,然后要把房子推倒。

    我就说你爸还在里面,他们让你爸自己出来。我说你爸腿脚不好,他们就说是故意装的,要当钉子户,让你爸自己爬出来。你爸不答应,骂了他们几句,就被他们抓走了。”

    叶错的双拳,紧紧的捏在一起,骨节啪啪作响,心中的愤怒如同火烧。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声音平静下来,对着叶母道:“没事的妈,我这就去把我爸接回来,你们先在这等着。”

    叶母一脸的紧张:“阿错,你不能去啊,那群人凶得很,你去了他们要打你的啊,你一个小子,怎么能打的赢这么多人呢?”

    作为母亲,虽然心中很担忧丈夫,但是对自己的孩子,却是更加的心疼。

    叶错心中微微一暖,道:“妈,没事的,我不会和人打架的。我不是说我认识了个大老板吗?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和那边的老板说说,看能不能把人放了。”

    叶错嘴上随口敷衍,让叶母安心。

    叶母这才放心了下来:“那样最好了。”

    叶错故意在一边按了几下手机:“喂……老板……哦,你让我过去啊,好,我马上去!”

    说完,对着叶母道:“老板已经联系上了,让我去接咱爸呢。”

    叶母终于松了一口气,眼里也有了一丝的泪光,欣慰地看着他点点头:“好,好孩子。”

    周围的不少邻居,都高兴了起来:“还是阿错有办法啊,大学生不得了呢,可惜我家的孩子不争气,不好好上学。”

    也有人心中担忧,一个嘴里已经没牙了的老奶奶,瘪着漏风的嘴道:“阿错,人家要是打你,你就跑啊,别站着吃亏。那群人比鬼子还凶呢,小鬼子当年都没这么不是东西。”

    “嗯,我知道的。”

    “阿错,那你等也帮婶子一个忙吗?”此时,八戒嫂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此前的几次针对叶家,让她不敢再面对叶错。

    但是此时,她自己家里的小卖部也被砸了个稀巴烂,老公也被抓走了,不得不来求叶错。

    八戒嫂看着叶错,整个人羞愧的无地自容,但是还是硬着头皮:“把我家那口子也救出来吧,昨天夜里到现在,我一点也没睡,他要是出了啥意外,我一个女人也活不下去了。”

    她之前几次针对叶家,让周围的邻居都很讨厌她,没有人愿意帮她说话。

    八戒嫂可怜巴巴的看着叶错,却没得到回应。

    此时,反倒是叶母叹息了一声,对着叶错道:“阿错,你也帮帮你婶子吧,都是街坊邻居的。”

    叶错点了点头。

    八戒嫂一下子哭了起来,对着叶母道:“嫂子,我……我真是对不住你啊,以前我真不是个东西,看到你家芊芊又漂亮,阿错又争气,我就心里不舒服……我……我扇自己!”

    八戒嫂说着,抬手在自己的脸上扇起了耳光。

    叶母连忙拦着:“唉,都是街坊邻居的,谁没有个磕磕绊绊的,牙齿还经常咬着舌头呢,这点小事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周围的不少邻居都忍不住赞扬:“还是叶家嫂子心肠好啊!”

    叶错坐上了车,准备朝着拆迁队那个方向去,叶芊芊担忧地看着他:“哥,你一定要小心啊。”

    “放心吧。”叶错的声音冷了下来,“这次我让他们后悔一辈子。”

    小皮卡开了两三里路远,已经到了拆迁队的大院外,大门紧闭,但是根本拦不住叶错。

    叶错跑了两步,直接从墙头跳了进去。

    院子里停放着几台挖掘机,几间房子都是空荡荡的,只有最里面拐角的一间,能听见有人声。

    叶错走了过去,从窗户看了一眼。

    里面是四个男人,正在桌子前面打牌,叶错能看到,房间的角落上,八戒嫂的老公,被用绳子捆在了暖气片上。

    而叶错的父亲,则是直接被扔在了地上,平躺在满是鱼刺碎骨头等垃圾的地面上。

    两个人看起来都是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了,嘴唇干。

    叶错看的怒火中烧。

    那四个拆迁队的人,正在喝酒打牌。

    叶父此时,身体已经十分的虚弱,一直在哼哼。

    一个拆迁队的人看起来是觉得烦,对着叶父大声骂道:“妈.的,你个死残废,一直哼哼唧唧哼哼唧唧,有完没完了?”

    叶父痛苦地道:“老哥,给口水喝吧。”

    “喝你妈,死钉子户,给大爷找麻烦,没弄死你算不错的了。”

    八戒嫂的老公道:“四位大哥,你就给他一口水吧,叶老哥身体本来就不好,你们这样会闹出人命的。我不是威胁你们,他儿子是大学生,你们惹不起的。”

    “大学生?哈哈哈,我儿子也是大学生,大学生有个屁用!”一个拆迁队的人站了起来,道,“想喝水是吧?”

    那人说着,用一个大盆在室内的水龙头接了半盆水,一下子泼到了叶父的头上:“来,给你喝!”

    几个拆迁队的人全笑了起来:“你小子,浇花呢?”

    叶父全身被浇了个湿透,愤怒地道:“你们!太欺负人了!”

    “就欺负你又怎么样?你儿子不是大学生吗?好了不起啊,我很害怕啊,让你儿子来打我啊。”

    “砰!”

    一声巨响,房间的门,直接朝室内飞了进去,在半空中碎成了好几块,一个瘦削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外。

    屋内的几个人吓了一跳:“哪里来的小王八蛋?你干什么的?”

    叶错一步步的走了进来,声音冰冷到了极点:“要你们命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