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一次的房子拆迁,对于贫民窟的这些人来说,算是一次因祸得福。因为有叶错在,大家全部都搬进了新家之中,比以前住的地方更好更高级。

    而当初签订赔偿协议的时候,所有的街坊邻居们,全是要求叶家先选。

    叶错自然选则了整个小区中最好的一套房子,家具什么的他都已经置办的差不多了,反倒比别的家都搬进去。

    此时,叶家几口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气。

    叶母和叶芊芊在厨房中忙碌着,母女俩买了一条活鱼,还割了点肉,准备做一桌丰盛的菜。

    叶母因为以前长时间的操劳,虽然年纪并不是很大,但是脸上的皱纹已经很多,平时的时候,看起来都很愁苦。

    今天她满脸的笑意,一边杀着鱼,一边和叶芊芊聊天:“芊芊,你哥的那个女朋友,现在谈的咋样啦,啥时候你和你哥说下,把她领回来呗。

    她都还没在咱家吃过饭呢,以前家里穷,地方又小又脏的,也不好意思喊她来,现在家里有新房子了,可以把她喊来玩玩啊。“

    叶芊芊的脸色沉了下去,略微有点不开心,道:“妈,我哥才考上大学,你为什么不管管他?你应该让他别谈恋爱,好好学习。”

    叶芊芊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砰砰地跳,虽然她的小心思,谁都不可能知道,但是这样说出来,还是让她觉得很心虚。

    叶母自然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心中对于叶错,已经挥之不去,还以为她是真的为自己的哥哥好,道:“咱家不管这个,那女孩看着挺招人喜欢的,家里条件又好,你哥难得找到这么好个女朋友,我和你爸还希望早点他俩把婚结了呢。”

    叶芊芊看着自己的妈妈:“妈,你……你这也太心急了,我哥花心的很,他找了一大堆的女朋友,一个比一个漂亮。”

    叶母看了她一眼,道:“别瞎说!对了,你别看你哥谈恋爱,你也想谈;你要谈也得大学毕业了,免得被坏男孩子骗了。”

    叶芊芊撅着嘴巴抗议:“男女不平等!”心中想的却是,如何把哥哥从那群女孩子中夺回来。

    叶母微微一笑:“傻丫头,洗菜去。”

    内屋的房间之中,叶错给父亲按摩着双腿:“爸,腿有知觉了吗?”

    “比以前好多了,现在腿麻麻的,以前是什么都感觉不到。”叶父叹息了一声,虽然不用再忍受病痛,但是还是无法行走,这让他作为一个男人,感觉很是憋屈。

    叶错故意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爸,你还记得云霓吗?就是我上次带回家的那个女孩。”

    “记得啊,怎么啦?”

    “她爷爷不是神医吗?我就跟着学了点针灸,要不我给你试试呗?万一扎好了呢。”

    之前叶父的身体一直比较差,叶错也不敢随便给他治疗,现在终于修养的差不多了,叶错决定让自己的父亲,再次站起来。

    叶父听了他的话,笑了笑:“哈哈,哪有那么容易就扎好了,那人家医生还咋赚钱?行吧,你放心扎,反正我也感觉不到疼,就给你扎着玩,没事的。”

    叶错从口袋中掏出一包金针,伸手在叶父的腿上轻轻地下针。

    叶父之前以为叶错就是随手扎着玩,他爱子心切,也没有拒绝,可是此时,一根针扎在了腿上,他原本早就失去了知觉的双腿,忽然间感觉到一股细如游丝的气流,在体内穿行。

    这让叶父忍不住全身一震,这是这几年来,他的腿第一次有感觉。

    叶父震惊的看着叶错:“阿错,我好像能有点感觉了。”

    叶错微微一笑,装出十分诧异的样子:“是吗?那我再试试。”

    一根根的针落下,每一根针,都像是黑夜中的一盏灯,叶父的双腿,原本就像是漆黑的夜,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是这一盏盏的灯,却练成了一条线路,逐渐的将亮光传出来。

    叶父闭着眼睛,一脸的激动,感受着这种久违的感觉,却没看见,叶错手上的一根针,在手中捏了一下,整个针都变红了,散着极高的温度,刺入穴道。

    下一根针,在手中片刻,却凝结上了一层白霜。

    随着银针进入叶父体内的,一阴一阳两种真气,开始在双腿的经脉中穿行。

    叶错很早之前,就现叶父的伤,其实并不是普普通通的外伤。他的淤血都淤积在经脉出,不少的经脉直接断裂,这分明是十分高明的内家掌法打中之后,留下的伤。

    叶错一边针灸,一边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爸,当初那群打伤你的是什么人啊?下手也太狠了,你还记得他们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吗?”

    叶父的脸色忽然冷了下来,似乎根本不愿意多谈:“不知道。”

    叶错很诧异父亲居然是这个态度,他略微有点不甘心:“爸,他们长什么样子你总看清了吧?”

    “没有,不要问了。”叶父挥挥手,“你出去吧,我累了,要躺会。”

    叶错只能无奈地站了起来,心中暗自沉思:这一定有问题,看来对方的实力非常的强大,老爸担心我打不过。

    叶错叹息了一声,既然自己的父亲不肯说,看来只有自己慢慢的调查了。

    叶错捏住了拳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机:敢动我的家人,哪怕你是地狱阎王,我也把你从幽冥殿宝座上拉下来,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屋外,叶母和叶芊芊已经将菜都端上了桌子。

    叶母笑眯眯地道:“阿错,啥时候把你那个女朋友喊家里来吃顿饭啊?”

    叶错呆了一下:“哪个女朋友?”

    说完,叶错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叶芊芊在一边撅着嘴:“哥,你真花心!”

    叶错咳嗽了两声:“咳咳,云霓她挺忙的,可能来不了。”

    叶芊芊在一边道:“苏雅学姐倒是挺闲的。”

    叶错威胁地看了她一眼,叶芊芊毫不害怕,也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叶错连忙岔开话题:“妈,我刚才给爸扎了几下针,他的腿有知觉了。”

    “是吗?”叶母立即欣喜的进屋去看情况去了。

    叶错在外面小声地对着叶芊芊道:“不要瞎说啊你。”

    叶芊芊撅着嘴,气鼓鼓的看着他:“花心哥哥,你到底是喜欢姓苏的,还是姓云的,还是姓林的?还是南宫?”

    叶错伸手揉了揉她的脸,恶狠狠地道:“我喜欢姓叶的。”

    叶芊芊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不敢再看叶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