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451章自杀递刀
    胡媚儿听了高老的话,登时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有点惊恐的看着高老,心中暗自诧异:难道高老也知道我偷歌的事情了?这不可能啊!

    她还是不死心地,转移话题道:“我……高老您既然邀请了第三名,那么我作为第二名,也应该获得机会。如果说这个不是按照成绩来的,而是高老您自作主张,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高老你是在歧视我?”

    高老微微一笑。

    胡媚儿的这一招,直接将比赛的结果,和歧视她的人格联系到一起,算是一个很高明的招数。

    这样一来,无论高老给出什么样的理由,只要不是直接揭穿她偷歌,她都可以死皮烂脸的说:“你就是歧视我。”

    如此一来,受尽委屈的就是她了,高老就成了那个坏人。

    但是她忘了,高老可是混娱乐圈的。

    娱乐圈堪称是最复杂的地方,高老却在其中混迹了一辈子,而且混的特别好,他一辈子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啊。

    此时高老淡淡地道:“是这样的,你的这歌,是叶错写的。我不知道叶错又没有把这歌授权给你,如果他已经授权给你了。我倒是可以邀请你,否则的话,万一叶错没有同意你唱他的歌,而我邀请了你,那么你在颜菲雨的演唱会上,表演什么呢?”

    胡媚儿愣了一下,再转移话题:“那么,云霓也不一定拿到了叶错的歌曲的授权啊,这不公平。”

    高老道:“云霓和叶错一起演出了,这个就不存在授权的问题,如果你能够让出示叶错给你的授权书,我们就邀请你。”

    胡媚儿怎么可能弄得到叶错的授权书,此时她如同一只落水狗,全身都充满了沮丧。

    云霓在一边没好气地道:“爱要坦荡荡这歌,明明是叶错写给我的,从来都没有在公开的场合表演过,为什么忽然之间,你就会唱了?对了,你之前的那些舞伴呢?”

    胡媚儿面色一变,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台下的几个校领导眉头一皱,也看出了点蹊跷,对着胡媚儿道:“胡媚儿同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胡媚儿的额头,冷汗都下来了,此时暗自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和高老争,这下完蛋了,不光拿不到邀请函,看来还要受到学校的惩罚了。

    最重要的是,这次的晚会是在全国直播的,网上虽然有人知道情况,但是大多数看电视直播的人,都是不知道胡媚儿偷歌这件事的。

    现在这么一弄,她要在全国范围内红了。

    胡媚儿连忙想把事情糊弄过去,强笑道:“没什么,这些都是我和云霓妹妹之间的私事,我们闹着玩的。”

    胡媚儿说着,还微笑着伸手去抱云霓的肩膀,做出一副好姐妹的样子。

    但是云霓可不是一个擅长演戏的人,直接伸手甩开她的手,对着几个校领导道:“爱要坦荡荡那歌,是叶错写给我的,我都排练了很久了,本来打算今天晚上表演的。结果,这个胡媚儿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我的几位舞伴骗过去了,然后这歌就成了胡媚儿今天的表演节目。

    我幸幸苦苦准备了这么久的节目,被别人提前表演了,要不是叶错有才华,能临时再写一,我今天上了台,可能就只剩傻站着了。”

    台下的观众立即议论纷纷:“原来网上说的事情都是真的啊。”

    “没想到胡媚儿居然真的这么做了,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还有这种事?”几个校领导的脸色很难看。

    本来今天晚上,能出来两令高老都觉得很棒的原创歌曲,已经是给学校长了脸了,几位校领导都感觉很自豪。

    但是忽然间冒出这种事情,而且电视和网络上的直播都还没断,这下可把云海大学的脸都丢尽了,几位校领导的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跟被扇了一巴掌似得。

    一个校领导咳嗽了一声,有点痛心疾地道:“胡媚儿同学,你怎么能这么做呢?我们这里是大学校园,校园是最纯真最干净的地方,不是肮脏的社会,不要把那些卑劣的手段,用在你的同学身上。”

    另一位板着脸的校领导,明显的比较严厉,直接怒道:“胡媚儿,你的那些舞伴呢?把他们都叫出来,这个事情,学校要严肃处理,给所有的同学和观众一个交代,让大家明白,大学的校园,神圣不容玷污。”

    这时候,一个老师走过去,小声地道:“领导,和胡媚儿一起表演的几个学生,都写了退学申请书了,批准吗?”

    那校领导愣了一下,道:“为什么不批准?全部都批准了!退学是从轻落,他们要是不退学,我还打算开除他们呢。”

    这俩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清晰入耳,胡媚儿吓的脸都白了。

    她一双眼睛左右转了转,忽然间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装可怜。

    胡媚儿忽然间放声大哭,她擅长勾引男人,而最常用的一招,就是这一招。

    此时只见她眼泪说来就来,哭的委屈极了。

    “对不起……呜呜呜……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就是一时心里糊涂,犯下了大错,我不求大家能原谅我,我心里很自责,现在我连死的心都有了。”说完,她伸手牵着云霓的手,哭道,“云霓妹妹,我对不起你,我真的做错了事情,我不奢求你能原谅我,就让我死了好了。

    如果你能原谅我,是你的大度;如果你不原谅,我也不会觉得你小心眼,我自己今天就去死。

    请所有的观众,在我死了之后,不要责怪云霓,她虽然逼死了我,但是这是我罪有应得。”

    云霓简直要气炸了,这根本就是道德绑架,用死来威胁云霓原谅,如果不原谅的话云霓就是心眼小。

    几位校领导也难办了,虽然知道胡媚儿真的去死的可能性不大,可是万一学校做出惩罚,人家真的玩跳楼,那就成了学校当众逼死学生了,无论谁对谁错,最后都是学校错了。

    就在众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个戴着面具的身影走上舞台,手里拿着一把,递给胡媚儿:“不是想死吗?来吧,我教你,割腕不能横着割,要竖着割,死得快。”

    “我……”胡媚儿傻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