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快撞,快撞!把门撞开,今天谁要是能拍到颜菲雨的裸.照,绝对能大赚一笔。”一个人高兴地大喊。

    这群人像是疯了一样,使劲的砸卫生间的门。

    颜菲雨在里面尖叫,用背部顶着卫生间的门,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叶错,救我!”颜菲雨闭着眼睛,慌乱地喊道。

    “砰!”门被撞开,颜菲雨直接摔到在坚硬的地板上,膝盖都摔出了一个小伤口。

    外面的人几个记者一起想朝里面挤:“先把她浴巾扯下来,再拍几张。”

    颜菲雨伸手慌乱的捂住自己身体的重要部位,绝望地道:“不,不要……”

    这群人根本就不听,一起朝着颜菲雨扑了过来。

    颜菲雨绝望的尖叫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脸。

    然而,她却没感觉到有人来扯自己的浴巾,而是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殴打声,无数的人惨嚎。

    颜菲雨惊恐的梨花带雨的睁开了眼睛,却见到一个男子,蒙着脸站在了人群中。

    他的身边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大堆记者,每一个都捂着身体的一个部位,痛苦地哀嚎,在地上打滚。

    “你们这群杂碎,胆子也太大了点!居然敢来找颜菲雨的麻烦,难道你们不知道,颜菲雨是我罩着的吗?”叶错冷冷地看着众人。

    这群人此时才看清,打伤他们的这个人,脸上蒙着一块布,他们惊恐地道:“蒙面人?”

    这群人都吓呆了,现在可是没有人不知道,蒙面人和颜菲雨的关系。

    这个神秘的蒙面人,总在颜菲雨有危险的时候出现,包括她的演唱会上,嘉实传媒有人想整颜菲雨,都被他给整了。

    这群记者想到了这里,对于这个神秘的蒙面人,都感到十分的惊恐。

    颜菲雨也是一脸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几秒钟之后才认出来,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蒙面人。

    而这个蒙面人,手里提着一份麻辣烫,朝着她扬了一下。

    颜菲雨看着叶错,猛然间又是惊喜又是死里逃生的庆幸,顾不得擦脸上的眼泪,直接跑了过来,伸手抱住了叶错,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大声地哭了起来。

    “好啦,有我在,没事了。”叶错声音温柔,伸手抚摸着她的长。

    颜菲雨浑身颤抖,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猫,一脸的惊恐。

    两个人的身体,贴的非常的近,叶错能清晰的感觉到,从颜菲雨的身体传来的温度和那惊人的柔软,以及压在自己胸口的两团软肉,还有两颗小葡萄。

    “这小妞,里面居然是真空的。”叶错看着颜菲雨,才知道她刚才还在洗澡。

    叶错连忙抱着颜菲雨,到了卧室之中,让她穿上衣服。

    颜菲雨在卧室中,关着房门,不敢再出门,只是又担心叶错一个人在外面,面对着这么多的人,会吃亏。

    于是躲在门后,悄悄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外面,叶错眼神冰冷的看着这群记者,捏了捏自己的拳头。

    一个记者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看叶错,惊恐地道:“蒙面人,你敢打记者?你不怕我们报道出去吗?现在我们记者,可是掌握着舆论的方向,我们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你惹跟我们动手,等着被我们口诛笔伐吧。”

    叶错冷笑了一声,走到他的面前,伸手将他的衣领子一揪,提了起来:“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是吗?”

    “你……你想干什么?”这个记者有点怂了。

    叶错伸手抓住他的右手,用力一捏,一阵咔吧咔吧的骨头碎裂声:“来,我看看你怎么写。”

    “啊!!!”这个全身抽搐,使劲的挣扎,额头的青筋都起来了,一只右手,被捏的粉碎,疼的他几乎要晕过去。

    周围的人,都被这个惨嚎,吓得全身颤抖。

    一个记者惊恐地道:“蒙面人,你以为你蒙着脸,就可以不负法律责任了吗?你……你这样,我们以后就告颜菲雨,告她纵容你行凶伤人。”

    叶错扔下手中的人,冷笑了一声,道:“行啊,但是你拿不出我伤人的证据,告不倒她怎么办?还是我来帮帮你,给你留点行凶伤人的证据吧。”

    叶错走到了他的面前,用力一踩,咔擦一声将这人的手臂踩断。

    这人刚要张开嘴惨嚎,叶错一拳下去,砰地一声,将这人一嘴牙都打掉了,满嘴是血,扑哧扑哧的说不出话来。

    叶错冷冷的看着四周:“还有谁是要准备回去写的?”

    一圈人全都战战兢兢,叶错像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一样,这群记者几乎要吓疯了。

    一个人原本就在门口,此时看着叶错没注意到自己,从地上悄悄的捡起自己的相机,准备从门口溜走。

    叶错反手一抓,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花瓶,抬手扔了过去。

    “呼啦”一声,花瓶碎了一地,那人抱着自己的脑袋,惨叫了一声,摔倒在地上,满手都是血。

    叶错看着他们,淡淡地道:“还有谁想走的?怎么都不走了?是打算在这里,先酝酿一下稿子怎么写吗?”

    一个人眼珠子一转,点头哈腰地道:“蒙面人,我们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像你保证,我绝对不写。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就当着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么听到。”

    叶错淡淡地一笑:“行,先把自己的相机砸了。”

    这人犹豫了一下,道:“这……”

    叶错伸手抓起他的相机,一下子砸在他脑袋上,咔嚓一声相机砸了个稀巴烂,这个人捂着脑袋,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

    所有的记者,吓得都是噤若寒蝉,全身颤抖。

    叶错淡淡的看着他们:“还有谁想让我帮他们砸相机的?”

    这群人一愣,连忙都举起自己的相机,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叶错冷笑了一声,看着他们:“相机虽然砸烂了,但是你们还有手,回去了说不定还会乱写啊。”

    这群人一呆,面面相觑。

    一个记者一咬牙,抓起地上一块花瓶碎片,朝自己的手一划:“嘶……啊……好痛。蒙面人,我手伤了,我写不了的。”

    剩下的人一呆,连忙都用碎片割自己的手。

    “嗯,这还差不多,把你们的身份证都拿来我看一下。你们的舌头,我就先给你留着,回去要是敢乱说,你看我会不会割了你们的舌头?滚吧!”

    “我们不敢,绝对不敢了。”一群人落荒而逃。

    ps:还有一章可能要晚点了,大家先去睡吧,明天早上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