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睡到半夜,一直呼吸均匀的叶错,忽然间耳朵轻微的抖动了几下,整个人从梦中惊醒,侧耳听了几下,一脸的警觉。

    墙外,光滑无比的墙壁,几乎没有任何能着手的地方,但是一个娇小的身影,却如同一只壁虎一般,很顺利的沿着墙缝,爬了上来。

    叶错的寝室在五楼,一般人绝对怕不到这个高度。

    然而这个身影,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如同一个鬼魅,很轻松的便爬了上去,一直到了五楼的窗户边。

    叶错的寝室开着空调,那窗户从里面反锁了。

    然而这个身影,一只手臂晃晃悠悠的挂在床沿上,另一只手拿着一根铁丝,从窗户缝里拨弄了两下,窗户就被打开了。

    她蹑手蹑脚的推开窗户,整个人敏捷的像是一只小猫,没有出任何一丝声音。

    叶错在房间内,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细缝,心中暗自叹息道:唉,还是要杀我,这段时间对你这么好,完全都没用,看来要换一种办法了。

    叶错知道,血杀的洗脑能力,是十分的强大的。

    被血杀的组织培养出来的杀手,一半是被洗脑了,一半是惊恐于叛离之后的惩罚,很少有人会选择离开血杀,自己如果不先把血杀的分部干掉,是很难让蝴蝶决定离开血杀的。

    但是现在自己对她的好,既然全无用处,叶错也不得不换一种思路了。

    蝴蝶从狭窄的窗户缝中,毫无阻拦的溜了进来,敏捷地落在地上。

    一身的黑衣,让她和周围的夜色都融为了一体,即使此时寝室中的其他人醒着,也未必能看得到她。

    进入寝室之后,蝴蝶灵敏地一跳,悄无声息地落到了叶错的床,看着躺在床上的叶错,心中暗自道:这次先给一个教训,让你在床上躺半个月,算是对你辜负苏雅的惩罚;等任务结束了,再直接杀了你。

    心中的想法一停,蝴蝶抬起手掌,阴柔地一掌,排在了被子上。

    “蓬”地一声轻响,被子表面完好无损,但是里面的棉花都完全的被震烂了。

    蝴蝶一甩手,心道:这人怎么像是已经死了一样?全身的肌肉,没有一点弹性,软绵绵的。

    她心中惊疑,撩开被子,只见被子里面,塞满了衣服,并没有叶错。

    她心中一惊,暗自道:不好,上当了!

    转身跳下床,正准备走,却被地板上一个什么东西拌了一个趔趄,差点撞倒了桌子。

    蝴蝶吓了一跳,手在腰间一模,一柄寒光闪闪的,已经出现在了手中。

    此时,地板上响起了一阵呼噜声。

    杀手的夜视能力都很强,蝴蝶明明记得,进来的时候,地面上什么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地板上躺着一个人,四仰八叉的睡着,只穿着一个大裤衩,十分的不雅观。

    蝴蝶吓的后退了几步,才现躺在地上睡觉的是叶错,睡的呼噜声震天响,像是死猪一样。

    深呼吸了一口气,蝴蝶心中大怒:原来是从床上掉下来了,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个高手呢。哼,这种恶心的男人,该杀!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叶错的身边,掌心中蕴着一道阴柔的掌力,朝着叶错的胸脯,猛地打了上去。

    这一掌无声无息,无数阴柔的掌力,像是一条条的小蛇,顺着叶错的胸口,钻进了体内。

    原本正常人,挨了这一掌,立即就要吐血,内脏受损,修养十天半个月都算是短的。

    然而蝴蝶这一掌拍在了叶错的身上了,却依旧感觉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样,软绵绵的浑不受力。

    她心中诧异,准备提起手掌再打。

    可是此时却惊骇的现,自己的手掌,像是被什么东西,黏在了叶错的胸口上一样。

    蝴蝶使劲的挣扎了几下,手掌被吸在叶错的胸口,纹丝不动,根本挣扎不开。

    蝴蝶急的满脸通红,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焦急之下,她另一只手,挥舞着,就朝着叶错的咽喉割去。

    叶错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睡梦中伸了个懒腰,手指头像是无意的扫过蝴蝶的手腕。

    蝴蝶忽然间感觉到手腕一麻,再也无法那捏住,“当啷”一声,落在了寝室的地板上。

    这声音在夜晚格外的清晰,寝室中的其他几个人翻了个身,蝴蝶连忙一动不动,不出任何一丝声响。

    等到半分钟之后,她才一咬牙,另一只手掌朝着叶错的胸口拍去。

    就在此时,叶错猛地一翻身,抬腿一踢,膝盖正撞在蝴蝶的腰眼上。

    一下子让蝴蝶全身的力气都泄了,身体一软,趴在了叶错的身上。

    蝴蝶还是第一次和男子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叶错又没穿衣服,身上散着一股热烘烘的男子气息,让蝴蝶忍不住脸红心跳。

    她伸出手撑着叶错的胸膛,准备站起来。

    谁知道叶错的皮肤,一阵波动,滑不溜秋的像是泥鳅一样,蝴蝶一下子没撑住,再次摔倒了下去,双唇好巧不巧的,吻在了叶错的嘴巴上。

    这一次,令蝴蝶全身都是一震,呆了片刻之后,眼中满是杀意,恨不能此时就杀了叶错。

    她抬手一缕细小的药粉,朝着叶错脸上撒去。

    哪知道叶错此时正好打了个喷嚏,阿嚏一声,将药粉全吹到了蝴蝶的面前。

    蝴蝶登时感到头脑一阵晕,心中暗自惊恐:今天真是见鬼了!

    她刚想站起来,却猛然间感觉到后辈轻微的一痛,像是被蚊子叮咬了一下,全身立即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无法再动弹,软绵绵的倒在了叶错的怀里。

    叶错像是睡梦中感觉到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身上一样,直接伸手抱住,继续酣睡。

    蝴蝶的内心简直要崩溃了,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忽然间不能动弹,但是知道,这肯定是叶错捣的鬼。

    睡梦中的叶错,像是感觉怀中的抱枕,十分的舒服一般,一双手摸来摸去,蝴蝶一开始还满眼的杀意,最后只能红着脸,闭着眼睛,默默的忍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