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风千尘带着怀疑的看着他,叶错拍了拍手掌,言邪从一边的阴影里出来了,脸上带着贱兮兮地笑:“风老大,你比以前又瘦啦,以后走路遇到狗,要记得躲远点,免得被当成骨头叼走了。”

    风千尘一脸无语的看着言邪,有点不可思议的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言邪点点头:“不是蒸的,难道还是煮的?”

    风千尘完全无法理解:“你好歹也是言家的继承人,而且你们言家这一代,言氏三害完全是三个窝囊废,只要你好好努力,以后言家都在你的掌控之下,为什么你……”

    言邪淡淡地道:“这个风老大你应该最能理解啊,咱俩不都是一样的吗?”

    风千尘全身一震,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的痛苦,转头看向一边:“我和你不一样。”

    言邪点点头:“是啊,你比我惨多了。我要是真的跟着那三个草包混,凭借他们的智商,我以后就是言家真正的家主。但是你这边,三个弟弟一个比一个不服你,你以后再努力,也就是个保安队长,而且保护的还是一群比你强大的人。”

    风千尘大怒:“言邪!你找死吗?你们两个人,连在一起,我也不害怕,想羞辱我?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他说完,愤怒地在地上一拳轰下,轰隆一声,叶错只觉得像是生了一场小型的地震。

    风千尘面前的地面,出现了一个大坑,一条裂缝蜿蜒了好几米远,一直延伸到了叶错的脚下

    言邪摊手:“这挖坑的度倒是挺快的,植树节要是有你,大家种树就方便多啦。”

    风千尘气的要吐血,但是知道言邪就是这么的嘴贱,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转头就走。

    叶错在他的身后,淡淡地道:“你练言邪随便说你几句,都忍受不了,为什么反倒能忍受在风家,那种无关紧要的冷漠?”

    “住口!”风千尘大怒,看着他,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批评我?”

    叶错淡淡地道:“我倒是没有批评你的意思,我只是在替你想办法,帮助你如何成为,风家最受重视的那一个。”

    风千尘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冷笑:“好啊,那你倒是说说,如何帮我成为风家新一代的翘楚。”

    叶错道:“你的那个三个弟弟,每一个都特别的信任你,我倒是有一种毒药,吃下去必死无疑,无药可解”

    叶错还没说完,风千尘大怒:“住口!你这种卑劣的人,也敢出现在我的面前,真当我不会杀你吗?”

    言邪道:“那就换种方法,等风千绪他们三个老死,你就成风家的唯一一个异能者了,不过,你的年级比他们三个要大,又活的这么抑郁,我看你应该会死在在他们前面。”

    风千尘气乐了,笑着道:“言疯子,你现在是越来越遭人讨厌了。我反而挺纳闷,你这种到处惹人厌的家伙,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什么意思。”

    言邪道:“我只管自己爽不爽,哪管你们郁闷不郁闷,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明明活的十分憋屈,还要每天装出一副没事的人的样子,对着风千绪说弟弟,你是好样的,风家的未来靠你了,我甚至都能想到你每天晚上躲在被窝里哭的样子,真是楚楚可怜,我都想给你买根棒棒糖了。”

    “你!”风千尘一脚在地上一踢,一块石头被迅的踢了起来,朝着言邪射来。

    叶错心中一紧,一把抓住言邪,将他往旁边一拉,那时候擦着言邪的脸飞了过去,打在后面一根路灯的灯柱上。

    “咣当”一声,钢铁的灯柱,被直接打断,上半段落在地上,出一声巨响。

    言邪刚才和死神擦肩而过,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估计脸都吓白了,但是言邪依旧一滩烂泥一样,吊儿郎当的站着:“你应该去参加奥运会啊,你这个脚法和国足的水平一样一样的。”

    风千尘气的要吐血:“你们两个,究竟想干什么?”

    叶错道:“其实我们今天来,是来拉拢你的。有句话叫做,宁为鸡口,不为牛后。我希望,以后你能够帮我做事情,我也会给你,你所想要的。”

    风千尘看着他,淡淡地道:“你姓叶?和长白山叶家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我就是云海市的人。”

    “那你的势力,叫什么,有多少实力?”风千尘看着他。

    叶错道:“目前只有几条商业街和一个没有建好的俱乐部,总价值不到一个亿。”

    “哈哈哈!”风千尘哈哈大笑,“这么点过家家的实力,就敢来拉拢我?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

    叶错微微一笑,道:“知道,你是一个有野心,但是永远都不会有舞台的人。”

    风千尘面色一凝,眼神的深处有了一丝的痛苦,嘴上却道:“你放屁!”

    叶错前走了两步,道:“风家不会给你舞台,因为你的三个弟弟都比你强;其他的家族,你觉得哪一个会接受你?”

    风千尘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幻了几下,冷哼了一声,不说话。

    叶错道:“其实无论是你们四大家族,还是隐藏在民间的四大古武家族,一开始的时候,都是从很小的一个小势力展起来的。你们的祖先都有这个野心去做,而你却只想捡现成的,这是一种懦夫的表现。”

    “你敢说我是懦夫?你有什么资格?”

    叶错笑着道:“我还真有资格,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你们八大家族的东西,全都拿过来。未来整个华夏,乃至于整个世界,都只有一个大家族,就是我们龙腾!”

    风千尘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疯了吗?痴人说梦!”

    叶错看着他,微微一笑:“我至少还有梦可以做,而你连做梦都不敢了吗?”

    风千尘全身一震,整个人呆立在了当场,一双手都在颤抖。

    叶错心中微微一笑,苏雅教的这些话,果然句句杀人诛心,现在风千尘,整个人的心里都在纠结,无数的想法在脑海中喧嚣。

    叶错看着言邪:“走吧。”

    言邪很想再调戏风千尘两句,但是临来时,苏雅严厉警告过,说完这句就走,再多说就起反作用了。

    但是有话不说,对言邪来说,真的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他憋了半天,在自己的腿上一掐,痛的嚎了一声,才跟着叶错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