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老板,好大的杀气啊!”

    十三堂总部,谢飞龙盯着眼前的叶错,冷冷地道。

    他的声音,透着一股寒气。

    叶错直接在十三堂总部,说要杀十三堂的人,这未免也太不把现场的人放在眼里了。

    谢飞龙虽然不服气白彦和,但是十三堂到底是一个整体,有外人来,他们还是铁板一块。

    叶错的身后,无数人的,呼啦啦,从怀中抽出了手枪,一起对准了叶错。

    一瞬间,整个大厅之中,剑拔弩张,杀气如山,所有的人,全都死死的盯着叶错,很多的枪一起射击的话,叶错就算是是大罗神仙,也逃不掉。

    白彦和,谢飞龙,阴成俊等一群人,脸上全然的没有了笑意,有的只是血腥的杀气。

    叶错漫不经心的擦着嘴巴和满手的血迹,坐在椅子上,无视周围上百人的虎视眈眈,淡淡地道:“谢老板严重了,我就是个小蚂蚁一样的人物,活的很幸苦。

    你们各位还有牛排吃,还有好久喝,还有这么多的弟兄给你们买命。

    你们才是有威风有杀气的人物,我只想活下去而已。”

    白彦和冷笑着道:“叶老板今天的所作所为,可不像是只想活下去的人,要干出来的事啊。”

    叶错捏起一根牙签,一点点的剔着牙,神情悠闲自得的像是在家里刚喝完下午茶,伸个懒腰躺在沙上一样:“正是因为有人想要我活不下去,我才干出这种事。

    白老板也是生意人,知道和气生财这几个字,我也有一票兄弟要吃喝拉撒,还有几个漂亮妹子要勾搭,我总得赚点彩礼钱娶她们是不是?

    我就想找个地方,做点小生意。

    云海是国际化的大都市,这么大的城市,谁都能财,为什么就他妈我不能财?

    不财我就只能饿死!

    白老板,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您忍心看着我饿死吗?”

    谢飞龙冷笑着道:“想做小生意,那你可以在路边摆摊卖牛肉拉面啊,我倒是可以让兄弟们每天去光顾。

    想财,你凭什么?”

    谢飞龙的话音刚落,一个人快步的跑了进来,道:“不好了,白老板,公孙老板的地盘,被龙腾的杀袭击了。”

    “什么?”白彦和面色一变。

    一群人,一瞬间,全都看向了叶错。

    “姓叶的,你到底想干什么?”谢飞龙面色冰冷。

    叶错的疯狂,已经把十三堂的人都吓到了,他只有几百个人,几条街的势力,竟然敢主动偷袭,这是要正面和十三堂开战吗?

    叶错咬着牙签,邪魅地一笑:“谢老板提议的卖牛肉拉面,倒是一个不错的注意,但是谢老板,您是有钱人,不懂得牛肉对我们这种小老百姓来说,贵啊!

    这卖牛肉拉面,总得有点本钱吧?

    这本钱从哪儿来啊?

    白老板?你借我点?”

    白彦和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叶错又看向其他人:“谢老板,你借我点?”

    谢飞龙面色阴冷。

    叶错扫视了一圈:“没人愿意借,那我就找死人借钱,把公孙老板的棺材本拿出来,做点小生意,等我以后财了,再烧给他,大家没意见吧?”

    全场十三堂的人,听着叶错的声音,都忍不住手中抖。

    ……

    海潮大厦。

    王一抓不喜欢使用武器,但是他的一双鹰爪,却比钢铁还坚硬,海潮帮的人,完全没有抵抗能力,。

    一时间,惨叫连连。

    一片哀鸿遍野,无数的人,捂着身体的要害部位,倒在地上抽搐。

    叶错的手下,全都是经过训练的,打人的时候,十分的有技巧。

    他们手中的防暴棍,就像是一条毒蛇,专门盯着人体的痛觉区打,比如肋下,鼻子,咽喉,裆部等部位,只要一棍下去,必定让对方失去反抗能力。

    海潮这边的人,被打的节节败退,而叶错手底下的人,则几乎是没有收到什么损伤。

    这一次的突袭,取得了最好的效果。

    海潮大厦三层以下的人,全都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但是也仅此而已了,上面的人,已经有了防备,迅集结了起来。

    上面显然还有头脑比较冷静的,开始组织人手,准备反扑了。

    “杀!”王一抓带着头,从楼梯上冲了上去,上面无数的铁棍打下来,王一抓伸手一抓,抓住两个人的手腕,用力一扯,将两人扯下来。

    他精瘦的和一只小鸡一样的身体,从楼下蹭地一声,竟然直接跳到了上面去,如同虎入羊群一样,一双铁爪掀起血雨腥风。

    王一抓是武者,面对着普通人,实力上的碾压,根本不是人多能解决的,除非真的人多。但是这里上楼梯,就算上面有很多的人,也挤着下不来,到不了王一抓的面前。

    无形之中,造成了王一抓的无敌,不光鼓舞了身后的龙腾的人,也镇住了对面的海潮的人。

    随着王一抓的鹰爪功完全的施展开,断手,断脚,身体出现几道恐怖血痕的人,越来越多。

    王一抓就像是一个无敌的存在,十分有效率的击溃着面前的敌人。

    对面的海潮的人,真的像是潮水一样,迅的崩溃,退散。

    “都让开!”楼上,忽然间传来了一声暴喝,公孙白马手下四大心腹之一,镇守海潮大厦的童鸣,从楼上走了下来。

    童鸣身材高大,满身的肌肉,看起来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他的一双手,不论是手心手背,表面都有一层厚厚的老茧,这是练铁砂掌,经常用手插烧红的铁砂,留下的。

    身为公孙白马的手下,他竟然也是一个武者,而且看起来实力并不比王一抓要差。

    王一抓和他对面而立,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气势,两个人的身上,都忍不住升腾起了一股战意。

    “死!”童鸣一掌,朝着王一抓的头顶拍去、

    ……

    浅水湾。

    展程鹏握着手中的枪,看着苏雅道:“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竟然想和我们同归于尽?”

    苏雅轻轻地喝着茶水,道:“箱子里面只是我给我的男人,带的几件换洗衣服,并不是什么炸药,展老板不要想太多。”

    展程鹏手中的枪微微颤抖,打死也不相信苏雅的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