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悬崖的顶上,叶错解下腰间的绳子,扔了下去,将蝴蝶拉了上来。

    下面言邪和腾无伤再次爬了上来,被叶错用绳子拉了上去。

    “还有多长时间?”叶错问道。

    言邪看了一下手表:“我们从针叶林中到这里,消耗了半小时的时间,还剩下两个半小时的时间,要不我们先去喝杯咖啡?”

    叶错道:“还是给你裤裆一脚,先治治你的蛋疼吧。”

    “靠,老大你真粗暴,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本宝宝的,你一定是嫉妒我比你英俊比你帅气。”

    言邪和叶错两个人,一边闲扯,一边还不耽误事,顺着岗哨后方的小路,溜了过去。

    距离这边半里路远的地方,就是婆森岛的监狱,灰黑色的石头,修筑的如同城堡一样。厚实的围墙上,拉着密密麻麻的电网。

    监狱的周围,都有不少的岗哨,站着来来回回巡逻的士兵。

    由于整个山顶之上,没有什么植物,整个山顶十分的空旷。监狱和这个悬崖之间,是一大片的乱石堆。

    没有太多的障碍物的阻隔,使得叶错这边根本无法快的接近监狱,只能在荒乱的石堆之中不断的寻找掩体,一点点的接近。

    监狱外,几米高的墙壁上,一个美国大兵正端着枪,一脸警惕的在巡逻。

    因为婆森岛上的犯人,都是那种具有很强的技能的犯人,在之前都是别的监狱关不住的,一个不小心,他们可能就逃掉了。

    所以,婆森岛的警卫,都是十分的警惕。

    这个士兵也不例外,一双深深凹陷的蓝色眼睛,扫视着四周。

    忽然,他的耳朵之中,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他愣了一下,低头一看,只见墙壁下方,一个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服装的人,走了过来。

    “嘿!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这人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了叶错。

    叶错抬起头,朝他笑了笑,用一口地道的美国腔道:“换岗时间到了,我们是来替换你的。”

    说着,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叶错等四人,目前的面容都化妆成了欧美人种的样子,包括蝴蝶,都变成了一个高鼻子大眼睛的外国美女,只是身材娇小了许多。

    所以此时叶错走到这边,这个人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叶错,道:“换岗?吉米呢?我并不认识你们,只有他是和我交接的。”

    “吉米生病了,在医务室里,我来临时替换他的。”叶错道。

    “生病?早上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为什么会生病?”那大兵皱了一下眉头。

    叶错微微一笑:“很简单,因为我来了,你马上也要生病了。”

    那大兵听了叶错的话,登时双眼一眯,举起枪就要对着叶错开枪,然而叶错的度,比他要快无数倍,抬手一弹指,一根细如牛毛的金针,直接刺入了他的脖子之中。

    那大兵的手指已经按在了扳机上,却惊恐的现,自己的身体,忽然间不受控制了,甚至连眼珠都无法转动一下。

    他整个人,直挺挺的朝后倒去。

    砰地一声,登时惊动了许多人,吸引了周围的岗哨的全部注意力,大家一起朝着这边移动了过来。

    言邪和腾无伤的度最快,一瞬间就接近了这里。

    叶错此时则直接站了起来,对着周围朝这边移动的岗哨道:“都过来干什么?这只是一次突然的昏厥而已,守住自己的岗位,不要给想要越狱的囚犯可乘之机。”

    那些岗哨听了,都迟疑了一下,停下了脚步。

    叶错指挥着言邪和腾无伤,抬起了那个如同一块木头一样,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的人:“他昏迷了,我们要带着他去医疗室。”

    那个被叶错用金针扎在脖子上的美国大兵,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抬起来,走进了监狱的内部,但是却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叶错和言邪三人,抬着那个士兵,进入了监狱的内部,一个娇小的身影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正是蝴蝶。

    此时她已经换上了一身护士的衣服,跟着叶错后面,伸手在那个美国大兵的脖子上一摸,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

    那个美国大兵直接口吐白沫,脸色青,一张脸瞬间肿的不像样子,全身都在抽搐。

    蝴蝶十分熟料的从怀中取出一个吊瓶,给那个大兵扎上输液,四个人朝着监狱内部跑了起来。

    刚跑出没多远,一个士官从走道之中,拦住了四个人:“站住!这是怎么回事?”

    蝴蝶直接喊道;“让开!不要耽误我们的救治时间。”

    那个士官被吼的一愣,看了看那个士兵,只见他此时已经是满脸的黑气,看样子再不急救可能立即就死了。

    这士官只好让到了一边,叶错这边领着四个人,朝着医疗室跑去。

    整个监狱的内部构造,十分的复杂,好在叶错有地图,绕了两圈,到了一个医务室之中。

    监狱内的医务室并不是很大,里面只有两三个男医生,平时主要负责给士兵和犯人治病。

    “大夫,有一个士兵中毒了。”四个人抬着那个士兵,进了医务室之中。

    那三个大夫,连忙站了起来,准备去检查。

    但就在此时,一个大夫看着蝴蝶,道:“你是谁?”

    蝴蝶愣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回答。

    那大夫立即警觉,直接伸手,朝着墙上的警报器按下去。

    就在此时,叶错直接一抬手,一条如同毒蛇一般的软剑,直接将他的手臂削断。

    “啊!”那个大夫捂着自己的手臂,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

    “杀!”叶错冷喝一声。

    腾无伤和蝴蝶瞬间暴起,一人一个,将剩下的两个医生杀死。

    两个人的手法都极其的高明,没有留下多少血迹。

    与此同时,之前在走道上,拦住叶错的那个士官,皱着眉头,看着几个人离开的方向,沉思了很久,猛地愤怒的一跺脚:“法克!,有敌人进入了!”

    他直接伸手从腰间拔出手枪,就朝着医务室这边追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