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苍龙果是世间奇珍,寻常人一辈子也见不到一颗。天『』籁 小说ww w. 23txt.com

    叶错前一世和这一世,能得到都是靠着极大的运气,到现在他连能长出来苍龙果的树是什么样子的都不知道,更别提弄到种子了。

    想到这里,叶错又想到了阿离的那颗蚕豆。

    那蚕豆只有一个嫩芽,所散出来的绿光,却将整个天地似乎都充塞满了。

    听林一说,那个东西叫做通天藤。

    这么霸气的名字,想来也不是什么凡品,可是被林一连同阿离一起带走了。

    一同带走的,还有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阿离的身世的秘密的南宫六叔。

    叶错看着手中的小鼎,觉得没什么头绪。

    不过,就在此时,他忽然间想起来,自己曾经得到过苏家的苏老太爷送的一本书,《药王经》。

    这本书之中,不光记载了很多的疑难杂症和伤病的治疗办法,也记载了不少稀奇古怪的药物的外形、特性、和种植方法。

    而且后面还有不少的药方,和炼制方法。

    叶错之前大体的扫了一遍,就背了下来,在脑海中不会忘记。

    这些药方之中,有不少都能够提升习武者的修为的,只是之前叶错觉得,能收集齐里面的药物,是很难的。

    而且很多药物的生长条件十分的苛刻,自己现在花费精力去种,可能比直接练武,要消耗的时间更多,很不划算,就没有去管。

    但是现在有了这神奇的小鼎的催生作用,叶错觉得,自己可以建立起一个医药基地,大批量的种植药材,帮助自己快的提升龙神功。

    因为龙神功升到第五层之后,就需要大量的时间了,不是埋头苦练,就能进步的,必须要有外力的帮助。

    想到这里,叶错直接一个电话,吩咐下去,让手底下的人,开始收集各种珍贵的草药的种子,准备建立一个大药田,大规模的种植。

    外面,苏雅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虽然现在,她是苏家的家主,龙腾的实际操纵者,又接入了一部分南宫世家的事情,但是对她来说,丝毫看不出有什么难事。

    她的私人办公室外,排起了一条长队,每一个人都抱着一叠厚厚的文件,等着她来处理。

    而办公桌后的苏雅,则是一边侧目看着电脑上的恐怖片,一边听着面前的人的报告。

    不管多么复杂的事情,只要对方一报告完,苏雅立即就给出处理方法和意见,每一条都精妙无比。

    下面的人,全部都虚心的听着她的处理,没有一个人敢对她一边看电影一边处理事情,提出异议。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这样。

    叶错刚让苏雅接手龙腾的事情的时候,不少人私底下还认为她只是因为是叶错的女朋友,才获得了这么大的权力。

    因此有一个人在做汇报的时候,故意的念错几个数据,都是将小数点前移一位,或者后移一位。

    他以为这样,苏雅就听不出来,到时候可以拿着苏雅的指示去做,做错了,再来找苏雅的麻烦。

    然而刚汇报完,苏雅直接将他开除了,理由是连一份报告都念不清楚,数据都记不住,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从那之后,整个龙腾上下,再也没有人敢不服这位大嫂了。

    苏雅这边,有条不紊的处理着龙腾的事情,小小的龙腾,在有了南宫世家的帮助之后,终于有了开始腾飞的迹象。

    而云海市另一边,十三堂的人,则开始了暗地里的计划。

    “白老大。”谢飞龙一脸阴森的表情,看着白彦和道,“那个姓叶的小子,现在势力是越来越大了。

    咱们十三堂,自从和他交手以来,就没有讨过好处,现在连各帮派老大都死了好几位,传出去,我们的脸,实在是没地方放。

    江湖上的人,现在提起我们十三堂,都捂着嘴巴笑,这个人,你可丢不起啊。”

    同为十三堂的人,他却故意说这个人白彦和丢不起,摆明了是想挑拨白彦和对叶错出手。

    白彦和也是多年的老狐狸,自然不会上当,只是他的女儿白家茵,躲在一块屏风后面,恨恨地咬牙:“这个谢飞龙,每次我父亲干坏事,都是他挑拨的,我倒要看看,这是他还有什么馊主意。等我听到了,就告诉叶错去,让叶错好好收拾他。”

    白彦和的声音从屏风前面传来:“姓叶的小子现在的确是一点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但是你能拿他怎么样呢?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手底下的高手不多。

    那小子是练家子,一身的武艺,燕家的燕飞绝公子,都被这小子杀了,你想试试的话,倒是可以出头,燕家想必会帮助你的。”

    屏风后的白家茵听到这话,全身一震:什么?燕公子……被叶错杀了?

    她一瞬间,感觉到全身的血都冷了。

    谢飞龙的声音传来,道:“燕飞绝死了,和我们并无关系。燕家现在应该恨透了这小子了,上次他们和萧家,一起合伙,打算抢走龙组护送的一个青铜鼎,要是这个小子出手,弄得他们的人,一个都没回来。

    萧家和燕家,都把这个小子视为眼中钉。

    白老大,我们现在投靠燕家或者萧家,他们是古武世家,势力大的没边,只要随便分我们一杯羹,都比在这小小的云海市翻云覆雨要强。

    燕飞绝临死前,我记得是住在你家里吧?他是白小楼的表哥,跟你们家也算是有点亲戚,他死了,你们也应该为他报仇才是。”

    谢飞龙的话,每一句都像是一柄重锤,不断的敲击在白家茵的心上。

    她还是少年怀春的年纪,刚遇到英俊冷酷的燕飞绝,又被他救过一次,其实已经有一点芳心暗许,此时听到燕飞绝死的消息,她整个人几乎都要晕过去了。

    “不……不可能……他不会死……”

    白家茵神情慌张,直接转身朝着屋外跑去,然而她没注意到,一柄弯曲的小刀,静悄悄的漂浮在角落的空气中。

    那刀身之上,有一个眼睛,阴森森的盯着她跑出去的身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