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云海大学的校园之中,叶错默默的行走在林**下。天『『 籁小说ww』w.』23txt.com

    冬天的风,将路边的梧桐落叶全部卷下来,现在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

    叶错行走在校园之中,看着略显陌生的校园,心中想起了同寝室的付爱国的话:“老大,这段时间你到哪里去了?都不来上课,老师找了你很久。后来是找了苏雅姐,才解决的。

    不过你整天逃课的事情,就连校长都知道了,他还曾经派人来通知过,要是等你回来,就让你去他办公室找他,你去问问吧。”

    “唉,还要混个毕业证!”叶错心中暗自叹息,对于毕业证这个东西,他是满不在乎,不过总要混一个,拿回去糊弄父母。

    不过这么长时间不在学校,所有的学分应该都扣完了,估计要么是开除,要么是记大过处分,不过好在叶错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也不是很在乎这个了。

    踩着满地的梧桐叶,叶错到了校长的办公室前,敲了敲房门。

    “请进!”里面传来一个老男人的声音。

    叶错推开门,却现里面不光校长,还有一大群的人。

    叶错连忙道:“不好意思走错了,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校长欣喜地看着他,道:“是叶错同学吧?快进来快进来!”

    校长十分热情的拉着叶错的手,弄得叶错有点摸不着头脑。

    里面大约七八个人,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叶错。

    校长高兴的拉着叶错的手,对着众人道:“各位记者同志,这就是我们学校,今年刚入学的叶错同学,十分优秀的学生。

    他现在自己开了一个公司,不光算是事业有成,还积极的回馈社会,回报母校。

    我们学校教职员工宿舍和不少老师的住处,新安装的五十台空调,都是这位叶错同学捐献的。”

    旁边的那几个记者,连忙举起相机,对着叶错道:“这位同学,您能和校长站近点吗?让我们拍个照!”

    叶错一脸懵逼,心道:我什么时候捐过空调?

    想到这里,他猛然间想起来,之前付爱国说苏雅不知道是用什么办法,解决了自己逃课的危机,现在想来,一定是苏雅借着自己的名义捐献的。

    到底是她聪明,到了冬天给老师们都换上新空调,这家学校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叶错不光不会被开除,还成了优秀学生。

    不过,叶错也知道,这不单单是因为空调。

    也是因为,龙腾现在的实力,比较的强大,所以学校也舍不得把叶错这样的优秀学生开除。

    毕竟,大学里什么样的人都有,但是能在大学就如此成功的,并不多。

    学校无论如何不会傻到得罪叶错的。

    从校长的办公室走出来,叶错忍不住觉得有点好笑,正准备转身下楼,忽然间看到一个女孩冷清的身影站在那里。

    叶错第一眼,并没有正眼看这个女孩,而是余光扫过她的身上,登时心头一跳,暗自道:怎么这么重的杀气?

    他抬头一看,只见眼前的女孩,面色苍白,神情有点痛苦,像是正在承受着难以言说的剧痛。

    她容貌秀美,却是白彦和的女儿白家茵。

    叶错猛然间见到她,心中登时想起了燕飞绝,但是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叶错只是淡淡的冲她点了点头。

    白家茵满头的虚汗,摇摇晃晃了两下,猛然间身体一软,朝着地面摔去。

    叶错愣了一下,连忙抢在她摔倒之前,伸手扶住。

    “你怎么啦?”叶错抱住她柔软的身体,伸手在她的脑门上摸了一下,意料之外的是,白家茵的额头,并不烫,而是冰冷刺骨。

    叶错心中暗自一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冰冷,就像是元瑶的身体一样。

    白家茵虚弱的喘息了一声,强撑着想站起来:“我没事……”

    “不要乱动了,我送你去医院吧。”叶错道。

    “不……不要!”白家茵登时像是十分害怕一样,挣扎着想从叶错的怀里站起来。

    “你身体不舒服,我需要送你去医院,你……”

    “我不去……我不去……”白家茵的反应,让叶错大感异常。

    “好吧!”叶错左手按住她的后背,一道龙神功的真气,缓缓的输入到了她的体内,纾解着经脉,希望能解除她的痛苦。

    这道暖烘烘的真气,进入白家茵的体内之后,白家茵额头上的冷汗少了很多,脸上痛苦的表情,也渐渐的舒展开了。

    她睁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叶错,忽然间虚弱地问道:“叶错,你杀了燕飞绝,是吗?”

    叶错手一顿,看了一眼她,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白家茵看着他,眼神中满是凄婉,道:“为什么呢?你们两个都那么的优秀,难道男人之间,就只能是仇敌,非要一决生死?为什么你们两个,就不能成为朋友?”

    叶错低眉道:“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白家茵愁苦地道:“你恨他吗?”

    叶错淡淡地道:“没有所谓的恨不恨,我们只是站在对立面,为了不同的目标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只是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刚好阻拦了对方,所以为了自己的事情能够进行,我们——”

    说到这里,叶错猛然间手心一震。

    他的龙神功真气,在白家茵的体内游走的时候,分明感觉到,白家茵的丹田之内,有一股凌厉无匹的刀气,锋芒闪烁,吞吐不定。

    这股刀气,叶错感觉道十分的熟悉,就像是当初面对着燕飞绝的夜魔刀一样。

    叶错手一抖,龙神功的真气瞬间被那股刀气反弹回来,将他的手弹开,离开了白家茵的后背。

    “你……”叶错带着一丝怀疑的看着她。

    白家茵猛地站起来,一把推开叶错,转身就跑。

    叶错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心。

    原本光滑的掌心之中,渐渐的裂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一条细细的红色血线,出现在了掌心之中,就像是被刀子割伤了一样。

    “怎么会这样?”叶错看着自己的手掌,喃喃自语。

    他龙神功的体质,原本受伤之后,恢复的度十分的块,但是这个小小的伤口,却是不停的流血,没有丝毫愈合的迹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