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888章 血婴之怨
    “叶错,看我这一招如何!”黑黎狂笑了一声,手中的玉笛一挥,滑过一道绿光。天『』籁 小说ww w. 23txt.com

    那绿光像是一片潮水,从玉笛上蔓延出去,在空气中掠过。

    即使是距离很远的古武界人士,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一招的威力。

    气势恢宏,让所有的人都喘不过气来。

    这种被压制的感觉,让不少人惊呼:“神榜!”

    只有神榜,才会对一般的武者,形成这种威压,就像是叶错的龙神功,对蛇类形成的威压一样,那是高等生物对低等生物天生的威势。

    一旦进入神榜,就仿佛是变成了比一般人类更高等的生物,会形成那种天生的威压。

    很多人感受到了这个威压,心中暗自惊恐:难道黑黎,真的突破了,进入了神榜?完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死在这里了。

    玉笛的绿光,化作一个巨大的半月形,轰隆一声,斩在了一片山崖之上。

    在绿光之下,那片山崖,竟然直接裂开了一个大口子,无数的沙石泥土滚滚落下,形成了一个小滑坡。

    被砍断的树木,稀里哗啦的滚下来,像是形成了一个泥石流一样。

    原本坚硬的山崖,硬生生的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

    “这……”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这已经不是人类的力量所能达到的了,不少的古武者,心中生气了一丝的绝望。

    而萧剑仇,此时则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

    场中,黑黎已经着叶错杀去!

    叶错单手如刀,凌空一道金色的光芒仿佛将天地都斩破。

    初时,只有一条细如丝的金线,渐渐的,空气中滚动着闷雷的声音,如同钱塘江的大潮一般,从远到近,越来声势越大。

    待到到了黑黎的面前,已经是铺天盖地!

    面对着叶错这足以撕裂天地的一招,黑黎长飞舞,一声暴喝,双眼之中,有几个光点像是小蝌蚪一样,在相互的追逐,快的游动。

    猛然间,他的玉笛举过头顶,全身的精、气、神,几乎凝练为一个整体,身体像是要与身后的大自然相融合一般,一股对于“道”与“理”的玄奥,在他一举手一投足之间,无声的流动。

    这一刻,黑黎原本邪恶无比的蛊术,竟然有了一丝浩大,光明,正气。

    “鬼蛊术·血婴之怨!”

    黑黎吹动玉笛,空气之中,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不知道从哪里,响起了一个孩子凄惨的哭声。

    那声音,像是一根针一样,猛然间刺入所有人的耳朵。

    “啊!”众人惨叫了一声,捂住了耳朵,而修为较低的,早已经双耳流血。

    空气像是一盆水,被滴入了一滴血,血液晕染开来,将所有的人都笼罩在里面。

    一个血刀,凝聚成形,刀气冲天而起,几乎有数十米高。

    黑黎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叶错,眼中的小光点,像是无数的萤火虫,快的飞舞。

    那数十米刀芒凌空劈下,匹练刀芒仿佛要将整座渔岛,都直接一下子切成两半一般。

    随着血色的刀光,和叶错金色的海潮撞击在了一起,虚空都出震动,众人脚下的徒弟,剧烈的颤抖,周围的山峰,无数的巨石滚滚而下,这大地似乎都再也无法承受两人的一击。

    不少人口喷鲜血,趴在地上,完全的站立不起来。

    他们不是在战斗的中心,但是却被余波,震成了重伤。

    就在血刀和金色海潮相互碰撞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婴儿,全身是血,双眼之中没有眼珠,凄惨的哭嚎着,从空气中忽然间出现。

    这婴儿不是幻影,而是真是的存在,鲜血淋漓,全身溃烂,朝着叶错扑来。

    一张婴儿的脸,如同一种虫子一般,嘴角朝四角同时裂成四瓣,内部都生满了反锯齿形倒刺,如同昆虫的口器,这一裂开,仿佛是整个婴儿的脑袋都分成了四片,朝着叶错咬来。

    叶错心中一惊,一拳轰出。

    砰地一声,无数的碎肉,血块,肉酱漫天飞舞,令人几乎要恶心的吐出来。

    那些碎肉沾了叶错一身,每一块都在蠕动着,像是一只只恶心的小虫子,想要从鳞片的缝隙中,钻进叶错的血管里。

    叶错用手一抹,不但没有抹掉,反倒沾满了一手。

    一股腐烂的尸体的味道,让叶错几乎要晕过去。

    轰轰轰!

    黑黎连打出几拳,每一圈都正中叶错沾满了婴儿血肉的地方。

    挨了一拳之后,叶错的鳞片直接破碎。

    这婴儿,竟然是黑黎抓住从未生育过的处女,将一种蛊虫的虫卵,放到她的肚子中,用人体来养蛊。

    等到即将分娩的时候,活生生的折磨凌.辱而死,那孕妇在临死前,经历万般痛苦,产生无边的怨气。

    肚子中的孩子吸收了这些怨气,在母亲死掉之后,还被黑黎用特殊方法包住性命,不会死掉。

    最后因为饥饿,这种半虫半人的怪物,在肚子中开始啃食母亲的尸体,等到将肚子啃破爬出来,就成了苗疆蛊术之中,最邪恶恐怖的血婴。

    这种血婴的攻击力倒在其次,最主要的是,他们的血肉之中,罕有十分邪恶的剧毒。

    叶错的鳞片,原本坚硬无比,在这浓烈腥臭的血肉腐蚀下,出滋滋的声音,不断的冒泡,最后软化下来。

    黑黎几拳,叶错的身上,就多了几个伤口。

    “哈哈哈哈哈哈!”黑黎扬天狂笑,“叶错,你到底只是古武高手,岂能知道我苗疆蛊术的威力?这血婴,一千里面都不一定能活一个,我炼制这血婴,原本是为了对付叶千战的,没想到用在了你这里,不过没关系,杀了你,我足以领悟到神榜的真谛!”

    叶错的金色瞳孔闪动:“也就是说,为了炼制这个邪恶的东西,你至少杀了一千多人是吗?”

    “一千个怎么够?要允许我失败嘛!炼制这个血婴,这些年来连拐卖带抓捕,萧家至少为我提供了三千个少女。而且还都是十六岁左右的黄花处.女,怎么?小子,你心疼了?哈哈哈,这算什么?血婴在苗疆的所有蛊术之中,邪恶程度只排第七。只可惜,前六你没机会再见到了!”

    黑黎说着,玉笛滑过时间和空间,无声无息的朝着叶错袭来。

    就在叶错的身体,都要全部溃烂的时候,他的体内,忽然间“嗡”地一声轻响,一直在他丹田之中的那个锈迹斑斑的青铜小鼎,震动了一下。

    一滴蕴含了无限生气的绿色液体,从丹田之中流出,快的随着血液,流遍叶错的全身。

    那澎湃着生命的气息的液体,一瞬间,让叶错全身的伤口,肉眼可见的恢复着,鳞片快的生长,血婴的血肉被瞬间蒸成一滩雾气,消失在空气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