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缓缓坐下来的姜环宇,内心逐渐的平静了下来,微微一笑,道:“言邪少爷这一招见面礼,真是不轻啊。”

    言邪笑着道:“都是自家兄弟嘛,初次见面,怎么能空手来呢?对了,大家都坐啊,别客气啊,我早就说了,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都这么客气,搞的我都不好意思吃饭了。”

    言邪嘴上这么说,手里可没停着。

    大块的进口牛排,经过名厨精心烹制,调理的造型典雅,好看又好吃,一般人怎么着也得配上一杯红酒,可是言邪也不用刀叉,直接用手,抓这就往嘴里送,弄得满手满脸都是黑胡椒酱汁。

    周围的人,看着程悲手中,那个不断跳动的计时器,哪有人敢坐下来。

    姜环宇已经冷静了下来,对着言邪道:“言少爷,这个礼物很别致,可是你放在这儿,自己也走不了了,要死大家一起死,你觉得我们会害怕吗?”

    言邪摆摆手,嘴里塞满食物,含糊不清地道:“这个东西不是让你们害怕的,是让你们和我说话的时候,想清楚点。”

    “好啊!”姜环宇摊手,“那咱们就好好说说。言少爷,我们的身份你都是知道的,今天这个东西要是炸了,对言家,对龙腾,都没有好处。

    要是没炸,我外面有吴家十几号高手,言少爷打算怎么从这里走出去?”

    言邪舔着手指头想了想:“哎呀,你这么一提醒,我还真是觉得,自己太冒失了,我没办法走出去。”

    姜环宇身边的人,嘴角都勾起了一丝微笑。

    言邪接着道:“看来只好等死了,哎呀我好后悔啊,不过没办法了,计划不周,只能等死。好在还有你们这样一群有身份,有背景的大少爷们陪着我,咱们黄泉路上不寂寞。”

    姜环宇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我计划下祝你们,现在看来是失败了,我走不了了,只能等死。你们这些没有接触炸弹的,就赶紧逃命去吧,留着这个捧着炸弹的陪我一起死就好。

    死俩呢,咱们黄泉路上就打扑克,死三个就斗地主,死四个就戳麻将。

    至于你说的,对龙腾和言家没好处,那就没办法了,我尽力了。”言邪用牙签剔着牙,一脸遗憾地道。

    “言邪!”姜环宇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你真的以为,你搞个破玩意,我就没办法了?吴大师,请你教训教训这个小子,让他吃吃苦,自然就会把这个玩具收起来了。”

    吴圣川冷笑了一声:“好的姜少爷。”

    他走到言邪的身边,伸手揪着言邪的衣领子,正准备将言邪提起来,忽然间“啊”的一声,猛地甩开手。

    但是一条细细的小蛇,却咬在了手腕上,甩不掉。

    吴圣川使劲一拉,将小蛇捏死,低头一看,手腕上两个细小的血洞,冒出来的血都是黑的。

    言邪一脸的歉意:“抱歉,我家蝴蝶大嫂喜欢小动物,送了我几个蛇蛋,估计是我踹在怀里孵化了。哎呀,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我当蛇爸爸了。”

    吴圣川惊恐地看着手背上不断蔓延的黑气,感觉半边身子已经麻了:“你……解药,给我解药!”

    “抱歉,真没有,要是这玩意这么容易解毒,蝴蝶大嫂肯定就换别的品种的蛇了。”言邪摊开手,一脸的歉意。

    吴圣川惊恐的一吼,倒在地上,全身开始抽搐,不断的吐出白色的唾沫。

    周围的人吓得立即离言邪十几米远。

    姜环宇愤怒的一拳砸在桌子上,从旁边一个人的怀里,夺出一把手枪,对准了言邪:“言邪,你以为靠着这点小东西,我们就不敢杀你了吗?我不行你的蛇毒还能靠着子弹传染。”

    言邪摸着下巴,点了点头:“有道理,我今天真是死定了,你开枪吧。”

    姜环宇血往脑袋上涌,但正准备开枪,嘴角却勾起一丝微笑:“我要是杀你,我下半辈子就在牢里了,我可不会上当!”

    姜环宇将手枪递给身边的一个人,道:“杀了他,我家族会安排你出国。”

    说完,他微笑着,看着言邪:“我看你这次,还有什么办法。”

    言邪挠挠头,苦笑一声:“唉,我死定了!”

    那人举起了枪,枪口对准了言邪,正准备开枪,砰地一声,言邪身后巨大的落地窗玻璃全部碎裂,一发子弹从对面的高楼楼顶上,打穿了玻璃,将这个人击倒在地。

    “狙击手?”姜环宇面色一变,看着一个红点,从地面上,缓缓的瞄准了自己的心脏部位。

    姜环宇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在颤抖,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言邪,你就这点招数吗?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我原以为你是个很难对付的对手,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你杀了我吧,不过被你这种招数打死,实在是我都替你丢人。

    大家都说言邪难搞,现在看来,只是下三滥的功夫而已,没什么可怕的。”

    姜环宇冷笑,言邪摆摆手:“我当然知道你不服,这么着吧,咱们俩赌几局如何?”

    姜环宇冷笑了一声,走到了言邪的面前,坐了下来:“好啊,你想赌什么?”

    言邪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遥控器,放在了桌子上:“这个是那个小玩具的遥控器,咱们就赌,那个小玩具,是不是真的。姜少爷,你觉得这玩意按下去,会不会爆开?”

    姜环宇看着端着红酒直接往嘴里灌的言邪,又看了看另一边吓得几乎尿裤子的程悲,双眼紧紧的眯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言邪,道:“我赌,这个小玩具是假的!”

    “好啊,按吧。”言邪看着姜环宇,笑眯眯地道。

    姜环宇盯着桌子上的遥控器,程悲惊恐地道:“姜少爷,不要啊,我还不想死啊。”

    姜环宇大怒:“怕什么?这是假的。”

    “可……万一是真的呢?”程悲惊恐的要哭,“我怕了,姜少爷,我不玩了,你们赌什么我不管了,以后言邪的事我不掺和了,我的公司他想要就要,我不要了,我就想活着。”

    “你!”姜环宇愤怒的看着他,目光阴狠。

    “姜少爷,还赌不赌啊?”言邪笑嘻嘻的看着他。

    姜环宇手指颤抖。

    都说言邪是言疯子,索然姜环宇死也不信他会拿自己的命来玩,但是万一呢?

    姜环宇手指颤抖了半天,猛然间抬起头,看着言邪,冷笑了一声:“言邪,我就赌你不敢拿自己的命来玩!”

    说完,他猛地按了下去。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