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遥控器的红色按钮,被姜环宇猛地一按,全场的空气,都凝固了一秒钟,然后——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人群中爆开,程悲惨叫了一声,身体前面的衣服,都直接被炸的稀烂,血肉模糊,横飞出去好远,摔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血。

    所有的人都惊恐的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好几秒钟之后,才摸摸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没有被炸伤。

    言邪笑眯眯的看着姜环宇:“你猜对了,我的确懒得拿自己的命来和你玩。

    可是,我们赌的是这个玩具是真是假,你输了。

    哎呀,你看你把你兄弟炸的,真惨啊!”

    姜环宇愤怒的一锤桌子,言邪一进门来,就直接说了,这东西能把整层楼都炸飞。

    他心中也下意识的就觉得,言邪不可能抱着一个威力很小的东西进来,但没想到,言邪的这东西就是只把人炸伤,不炸死。

    这就是言邪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灌输的心理暗示,让大家觉得,言邪这是赌大家不敢一起死。

    姜环宇也算是聪明人,并且足够胆大。

    他敢赌言邪不会和这群人一起死,在按下去的那一瞬间,他已经将自己的命,也赌了进去。

    要是言邪真的丧心病狂,直接把所有人都炸死,那他也粉身碎骨。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言邪这个是真的,但是威力却比想象中要小了很多。

    姜环宇回顾了一下言邪从进门的那一瞬间,到后续的聊天,心中忍不住暗自骂了自己一声:真蠢!

    无意之间,就被言邪灌输的信息给操纵了潜意识。

    想到这里,姜环宇终于不得不承认,言邪虽然招数看起来简单粗暴,但是花费的心思却是完全不少。

    也许,他就是用这种近乎无赖的招数,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产生轻视之心,才成功的操纵了赌局。

    姜环宇恨不能扇自己一巴掌。

    看着程悲躺在地上,全身都是血,而且已经毁容了,他心中一沉:这下要如何跟程家交代?

    他咬着牙,一双眼睛恶毒的盯着言邪:“好,第一局我输了,咱们三局两胜,下一局的规矩,我来定!”

    “行!”言邪道。

    “那好,咱们这一局,就赌命!”姜环宇说着,伸手一指刚才被狙击手挤碎的落地窗外,道,“言邪,我赌你不敢从这里跳下去!”

    言邪扬扬眉。

    这是丽思卡尔顿的顶楼,接近一百层,在整个云海市,也就是附近有几栋同样高的建筑。

    从这里看下去,房子都如同火柴盒般大小,要是跳下去,绝无生还的可能。

    姜环宇这是一个死结的赌局。

    他赌言邪不敢跳,要是言邪不跳,他就赢了,要是言邪跳了,那言邪就死了。

    姜环宇笑着道:“言邪,如果你输了,不敢跳,那今天程悲的伤,你要负全部的责任,并且以后,龙腾在云海的业务范围,遇到我们的公司,都要给我们让步。”

    言邪鼓掌:“精彩啊精彩,看来你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但咱们先说清楚,刚才一局赌的是这个姓程的小子的命,这局赌的是我的命。

    可是,万一我要是赢了的话,你们那边,那谁的命做赌注?”

    姜环宇抬头环视了一圈,一群人都在惊恐的往后退。

    姜环宇愤怒地道:“你们这群混蛋,酒会是你们提出来的,现在难道要我一个人承担吗?王斜,你过来。”

    一个被叫到名字的人,惊恐地道:“姜少爷,我……我怕……”

    “怕什么?这一局我们是必赢的!”姜环宇大怒。

    如果言邪掉下去摔死了,他们就算输了,可是言邪就来了一个人,输了也死无对证。

    王斜看着姜环宇,嘴唇哆嗦了半天,最后只好把心一横。

    姜环宇微笑着,看着言邪:“那么,你到底是敢还是不敢啊?要是敢的话,就跳吧。”

    言邪掰着手指头:“哎呀,姜少爷真是厉害啊,这是一个死局啊!要是我不跳,就是不敢,那我就是输了;要是跳了——”

    言邪探出头去,从高空往下看,夜风呼啸,吹得人脑袋都发晕。

    言邪挠挠头,苦笑了几声:“倒霉,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啊,今天真是失算。那啥,姜少爷,我这跳下去了,肯定是死,不跳吧,我认输了有心有不甘。

    在我临死之前,能不能满足我一个遗愿?”

    姜环宇微微一笑:“言少爷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吧,完事了赶紧上路!”

    “能不能给张床单,我这摔下去了,摔的稀巴烂,要是不包裹一下,到时候家里人收尸都找不齐全。”言邪道。

    “哼!”姜环宇冷笑了一声,对着身边人道,“找张床单给他。”

    一个人走到酒店的房间里,从床上扯了一张床单,拿回了大厅,丢给了言邪,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恶毒:“给自己裹紧点。”

    “哎呀谢谢谢谢,真是太贴心了。”言邪接过床单,一脸的笑意。

    姜环宇看着言邪真的拿着床单走到窗户边,也忍不住心中暗自惊讶:难道他真的要跳?不是吧?

    刚才的炸弹威力变小,就是让姜环宇觉得,言邪不敢玩命,可是现在言邪的举动,让他心中有了一丝的疑虑。

    不过,要是跳下去的话,言邪就是自己死的,不管别人的事。

    姜环宇微笑着看着。

    只见言邪走到了窗户边,叹息了一声,对着天空道:“老天爷啊,我要死啦,所有的人啊,下辈子再见吧。”

    说完,也没看见他跳,只见他把床单四个角两两扎在一起,做成一个小小的降落伞一样的东西。

    姜环宇冷笑一声,知道这玩意根本没什么用,淡淡地道:“言少爷果然厉害啊,要是你真的摔不死,那就再上来,我们等着认输呢。不过我提醒一下,这么小的降落伞,应该是没用的。”

    “还是稍微有点用的,只要有一点,就够了。”言邪笑着,拖着床单组成的降落伞,走到窗户边,回头笑着道,“姜少爷,等着我回来啊。”

    说完,纵身直接跳了下去。

    姜环宇眉头一跳,一直到刚才,他都觉得言邪在装腔作势,可是言邪真的跳下去了。

    他心中一惊,连忙跑到了窗户边。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