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1512章 我只花自己女人的灵石
    其实,在那高挑女子带着白衣年轻男子,来到六号包间的时候,整个拍卖会场的人就已经发现了,而且白衣年轻男子问高挑女子的话,他们也都听在耳中,知道白衣年轻男子是青灵剑宗的弟子。

    同样的,他们也听到了白衣年轻男子,对自己被安排在六号包间,表示不满的话语。

    他们正想着白衣年轻男子会不会继续闹下去,却没想到白衣年轻男子突然不闹了。

    而与此同时,火炎宗的谭沐菲和海澜阁冷玲之间的较劲,也把他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所以他们暂时“遗忘”了白衣年轻男子。

    然而,他们都没想到,这个青灵剑宗的筑基中期弟子,竟然以这样的方式,重新让自己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他是谁?”

    金阳宗的罗长义看向罗鸿胜,眼中带着疑惑:“爹,这位青灵剑宗的弟子,你有没有听说过?”

    罗芳红也看着罗鸿胜,问道:“爹,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罗鸿胜摇头:“没有听说过,不过我们继续听下去,应该就会知道他是谁了。”

    风雷门展韬,此时同样也在猜测着,青灵剑宗白衣年轻男子的具体身份。

    “爹,许大师,你们知不知道,这人在青灵剑宗,是什么身份?”

    展韬问完,却见两人同时摇头表示并不清楚。

    展恒神念传音道:“他不过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在青灵剑宗内,应该不算什么重要人物,我们不清楚他的身份,这也很正常。”

    展韬收到自己的爹的神念传音,便也同样神念传音:“我猜应该也是这样,不然的话我们不可能认不出他来……”

    两人之所以以神念交流,也是担心这些话会被白衣年轻男子听到,从而得罪了白衣年轻男子。

    毕竟不管怎么说,白衣年轻男子都是青灵剑宗的弟子,不是他们风雷门能够招惹得起的,他们自然要谨慎一些。

    火炎宗宗主曲楚宫微微皱了下眉头,心中暗道:“青灵剑宗的家伙,怎么这时候突然来了?”

    谭沐菲的身旁,祝腾丰看向曲楚宫:“宗主,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加价?”

    谭沐菲同样也看着曲楚宫,道:“宗主,尽管此人是青灵剑宗的弟子,但是他不过是筑基中期的修为,而且他看起来比我的年纪还要大,应该不是青灵剑宗的重要弟子……”

    曲龙看着曲楚宫,道:“爹,沐菲说的没错,如果他不是青灵剑宗的普通弟子,我们肯定能够认出来的!”

    曲楚宫却看向身旁的老者:“傅长老,你可曾听说过,青灵剑宗有这么一个人?”

    傅鹏,是火炎宗的元婴期长老,他脸色不起波澜,淡淡道:“不过是无名小卒罢了,不用在意此人!”

    海澜阁的天之骄女冷玲,是海澜阁炼丹师冷华之女,如今不过十七岁年纪,修为已经是筑基后期。

    冷玲先是看了自己父亲一眼,然后看向海澜阁阁主施兴风,问道:“阁主,青灵剑宗的人也来了,我是继续加价,还是看火炎宗和他的好戏?”

    施兴风还没有说话,那个中年妇人却道:“青灵剑宗就来了他一个人,估计是恰好就离西澜城不远,所以才会在此时到来。

    不过,我从未听说过此人,他自然不可能青灵剑宗的重要弟子,不用管他,只要那火炎宗的人加价,你就继续!”

    听到中年妇人的话,冷玲点头道:“是,唐阁老,我知道了!”

    海澜阁阁主的儿子施浩初微微一笑道:“唐阁老,我倒是希望,火炎宗会继续加价……”

    就在这时候,拍卖台上的中年男子喊道:“八千万一次,还有没有更高的?还有没有谁要继续加价?”

    中年男子等了几秒钟,见没人加价,于是道:“八千万第二……”

    然而,他的话没有说完,火炎宗的谭沐菲的声音,再次响起:“八千一百万!”

    “好!八千一百万第一次!还有没有人出更高价?”

    中年男子的目光,看向六号包间,可是却见那白衣年轻男子满脸笑容,并没有要加价的意思。

    不仅是他,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他们都想看看白衣年轻男子会不会继续加价。

    但是,过了好几秒钟之后,他们都没有听到六号包间中传出的声音,不少人心里都稍稍有些意外。

    “他是不打算竞拍了吗?”

    拍卖台上中年男子喊道:“八千一百万第二次!”

    不过,白衣年轻男子依旧没有喊价,甚至还张嘴打了个哈欠,一副打瞌睡的表情。

    海澜阁的冷玲见白衣年轻男子没有加价,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来,他刚才只是随口喊价,并不是真的要竞拍……”

    施浩初笑道:“他当然不是要竞拍,他应该是觉得自己的到来没有引起注意,所以才会喊价。不过,火炎宗那女的,应该要被戏耍了……”

    两人的声音都不小,而且就算声音再小,以火炎宗众人的修为,他们也都能听到。

    白衣年轻男子和海澜阁的人都没有继续加价,让谭沐菲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尤其是听到施浩初的话,她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她同样也觉得,自己被青灵剑宗的那个筑基中期弟子给戏耍了,心里不禁生出怒意。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火炎宗的天之娇女,几乎都没受过什么挫折与打击,此时自觉丢了脸面,她自然对白衣年轻男子产生了恨意。

    谭沐菲道:“你不是青灵剑宗弟子吗?为什么不加价,难道是你没有灵石了,要不我借一些给你?”

    六号包间的年轻男子轻笑一声:“免了!我的确是个穷人,不过我只花自己女人的灵石!”

    “还有没有人继续加价?如果没有的话,那这一瓶风雷丹,就属于火炎宗了……还有没有?”

    拍卖台上的中年男子等了一会,却等不到加价的声音,于是道:“恭喜火炎宗,这一瓶风雷丹,现在属于你们了!”

    不过,中年男子恭喜的声音,并不能消去此时谭沐菲脸上的怒意。

    不仅是谭沐菲,在她身旁的曲龙和祝腾丰,两人的脸色甚至比谭沐菲还要难看许多。

    曲龙眼中怒意闪烁,心中冷冷道:“该死的青灵剑宗小子!竟然敢调戏沐菲!”

    祝腾丰脸色紧绷,心中同样也是一片怒意:“该死的混蛋!你给我等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