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123章 研究任免事项
    乡财政困难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谁也不想把财政上的钱拿出来给工人发工资,而且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来解决这个事情,有人提出通过贷款的方式来给工人发工资,毛成万当场表示,如果贷款能解决,乡政府坚决不会出面进行贷款,否则这笔债等同于乡政府的债,还是财政上的钱,如果要贷,就让皮革厂贷,关键是现在有哪个银行还会贷给皮革厂钱?

    毛成万一这样说,提议的人就是不说话了,谁也不想多沾上事,牛大伍整天开着蓝鸟轿车,烧得不轻,他们心里头也是有点小意见,别看他们得了牛大伍的好处,与牛大伍很是交好的。

    看到大家已经无话可说,毛成万便是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好的办法,我们就拍卖皮革厂的这辆蓝鸟轿车,用来发放工人的工资。”

    毛成万一这样说完,杨全生想了一想却是说道:“毛书记,如果我们现在拍卖皮革厂的财产的话,会不会对外造成皮革厂要破产的印象,对皮革厂的发展和改制工作不好?”

    杨全生皱着眉头说了这么一句话,显然有着想反对毛成万的意思,毛成万一听,马上回道:“皮革厂弄到这个地步,这个牛大伍负有很大的责任,现在把他的座骑给卖了,恰恰能提升皮革厂职工的士气,同时也是为企业改制打好基础,至于别人会产生什么印象,我想现在已经成这个样子了,别人还能会有什么好印象?工人的工资都发不起,破产不破产还有什么意义,反正工人的工资必须得给解决,钱财必须得让皮革厂来出,不卖蓝鸟轿车,那就把厂子的设备卖了吧!”

    毛成万在说这话的时候无疑带着一种意气的成分在,看到毛成万动气了,杨全生不吭声了,其实不在乎毛成万动气不动气,而在于杨全生没有好的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所以现在只能把蓝鸟轿车给卖掉。

    关晓凡看着毛成万与杨全生在那里隔空过招,心里面惊叹不已,政治争斗有时候就是这么表面化,关键时候还是要靠着意志来取得胜利,毛成万在关键时候明显有着强烈的权力意志,否则依着杨全生的人多势众,肯定会让毛成万招架不住,但是现在看来,毛成万经过精心准备,随机应变,以一人之力来对抗杨全生的众人之势,毫不出现畏缩之意。

    当然,毛成万和他占据道德优势,牛大伍和杨全生等人虽然势众,但是道理不在他们那一边,因此他们难以理直气壮,虽然可以虚张声势,但是在最后的关头他们还是要败下阵来。

    作为一名入仕途不久的年轻人,虽然跟在吴统海身边学了不少的东西,但是现在亲身经历一些事情,更是会让他刻骨铭心,学习到一些东西,他必须得注意揣摩这些东西,县委常委会他是没有资格参加的,所以没有感受到县领导之间争斗情况,先体验一下乡镇领导之间的争斗也是很好的。

    在决定完这个事项之后,毛成万提出召开党委会,乡政府的有关人员离去,不过在大家走去的时候,毛成万把关晓凡叫住,让他列席党委会。

    乡镇的党委会相当于县级以上党委的常委会,因为乡镇一级党组织不设常委机构,只有一个党委会,同时设书记副书记,其他人员皆是党委委员,而不是常务委员。

    党委会当然是乡镇党的决策机构,一般来说,重要事项都是要召开党委政府联席会议来决定,很少只召开党委会来研究大事,而唯一只能召开党委会研究的事项是人事任免事项,政府的会议是不能决定人事任免事项的。

    毛成万现在宣布散会之后,又召开党委会,显然研究的应当是人事任免事项,所有的党委委员又坐在了一起,同时关晓凡作为列席的人员也出席了会议。

    毛成万把党委委员召集起来以后,便是说道:“皮革厂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牛大伍负有主要责任,现在职工们军心不稳,牛大伍已经难以再主持皮革厂的工作,我现在建议暂时停牛大伍的职,让关晓凡同志兼任皮革厂的厂长负责企业改制和维护职工人心工作,大家对此有什么意见可以表一下,同时晓凡同志也表一下态。”

    毛成万把此话一说,杨全生等人立刻思考了起来,想着如何应对这个事情,现在牛大伍确实是遇到了麻烦,职工上访告他,已经不是工资的事情了,而且还涉及到贪污的问题,如果牛大伍继续担任皮革厂厂长,由于他在位,可以将问题再掩盖一段时间,但是同时还有另一种风险,那就是职工很不满意,继续告他,导致问题越来越大,本来不处理他的,结果最后有可能处理了他。

    因此,此时当不当皮革厂的厂长,其实都有一定的危险性,而毛成万这个时候要把牛大伍直接拿下,让关晓凡兼任这个职务,说不出到底好不好,如果朝好的方面讲,牛大伍可以平安着陆,而从坏的方面讲,牛大伍一不在位,他的问题可能就会暴露,最后有可能导致他完蛋,受到处理。

    这个事情有一定的两难,而杨全生此时也没有多少时间思考,如果他想保住牛大伍,必须得找出切实合适的理由来,而这个理由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实在是有些难找。

    “毛书记,我来说一点意见,皮革厂出现这种情况,也不仅仅是牛大伍本人的原因,也与当前的市场发生变化有关,经营企业都有一定的风险性,不能说因为企业没有经营好,便是厂长的责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没有人愿意担任这个厂长了,我的建议还是不要急于将牛大伍的职务给免掉,让他处理后续的问题,如果现在把他给免掉了,他不配合工作,工人的工资仍然解决不了,这样是对整体的工作是不利的。”杨全生想了一想,想出了这样的理由来。

    第四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