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257章 把事情处理了
    杨宗伟越这样说,老杜越生气,等到喝完了酒,杨宗伟转身回宿舍休息去了。他想了一想,把食堂简单收拾一下,便起了骂大街的心思。

    老杜其实是一个农民,但是后来通过招工进了春水镇政府,现在的身份变成了工人,文化素质不高,而且还很霸道。由于跟着周贤齐还有亲戚关系,平时遇到不如他意的事,喜欢在喝醉酒之后骂大街。

    农村骂大街的人比较多,喜欢发个酒疯什么的,而老杜便把这农村的风气给带到镇政府大院里面来了,在胡一平和周如伟当政的时候,胡一平将买菜的大权从他的手里收了回来,他便是借着酒劲在镇政府大院里面也是闹了起来。

    而这一闹,胡一平没有办法,因为老杜也就是一个无赖,而胡一平盖了后面的这栋办公大楼,外人传言不知他从里面捞了多少钱,老杜也是知道的,便在骂大街的时候,讲了出来,说胡一平从中捞了多少多少。

    这让胡一平非常气愤,把周贤齐叫过来给训了一顿。他知道周贤齐与老杜的关系,而且也知道周贤齐可能对他有所不满,因为盖大楼的事情他没有让周贤齐参与,周贤齐心里一直不高兴,此次骂大街的事有没有周贤齐从中撺掇也未可知。

    周贤齐当然不能承认这事与他有关,只表示会劝劝老杜,让老杜不要再闹事了。胡一平一听也没有办法,盖办公楼的事的确让他有了不好的传言,现在老杜又闹事,如果他敢处理老杜的话,老杜肯定会跟他没完。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息事宁人的态度,胡一平态度软化,让老杜承包食堂,在合理范围内照顾一下老杜的利益,老杜这才没闹下去。

    所谓好男不和女斗,好民不与官斗,像老杜这种人,连镇里的一二把手都没有办法,当然也不是胡一平治不了他,而是他不愿意因此引火烧身,让一个伙夫蛋子给缠住了。

    现在老杜又故技重演,想着也让关晓凡难看,同时也是在向党委施压,让他重新承包,或者获得买菜的权力。便在杨宗伟走了之后,跑到镇政府大院中央开始骂起来了。

    骂声引起其他干部的注意,便有人出来劝他,但是越有人劝,他越会骂得厉害,就像小孩,你越哄他,他越会哭一样。

    结果就是让关晓凡他们听到了。关晓凡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在农村老家的时候,虽然碰到过在农村的大街上骂街的人,但是在镇政府的大院里面,而且还是镇政府里面的职工也骂大街的情况,这还真是少见。

    关晓凡脸色不由地铁青起来,很想过去教训一下老杜,但是一想到老杜是一个泼皮无赖,而且还喝醉酒了,他要是过去教训老杜,就是太有失自己的身份了。

    一想到这里,他只好放弃了这样的想法,但是如果任由老杜骂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必须得有人制止老杜才行。

    郝美慧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老杜骂胡一平的时候,她还没有来到春水镇呢,此时不禁低声说了一句道:“素质真低!”

    郝美慧说的没错,像老杜这种人素质就是很低,如果他们的利益受到侵犯了,他们可不会跟你客客气气,直接就让你下不来台,要想治住这些人,必须得比他更强硬,更有势力才行。

    郝美慧只能这样说,但是她也毫无办法。而谢若轩下楼来看到后,只能急忙走过去劝说一下,因为他是党政办主任,出了这种事情,总不能让关晓凡去处理吧?

    但是他不过去还好,一过去老杜反而闹的更厉害,直接指着谢若轩的鼻子说他向关晓凡告他的状,这就是针对谢若轩了,谢若轩自然感到很生气,但是他向来柔弱,不喜与人发生冲突,只能说老杜喝醉了,抓紧回家睡觉去,尽力劝说着老杜。

    但老杜就是不听劝,他的目的应当是让关晓凡出面,好让关晓凡向他许诺什么,或者让关晓凡直接下不来台。

    看到这种情况,徐占学和杨树仁两人只好一起走了过去,他们两个也要上前劝一劝,他们总不能让关晓凡亲自上阵,必竟是镇长嘛,不能和老杜这样的无赖打交道,他们出一下面比较好。

    徐占学先来到老杜面前,向他劝说着话,当然还是说着好话,并没有批评老杜的意思,如果批评了老杜,反而会让老杜更加闹将起来。

    但是徐占学虽然是党委副书记,但是平时他的威望并不高,老杜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还说他多管闲事,把徐占学给气得不轻。

    这个时候还是杨树仁有本事,只见他走到老杜跟前,伸手就搂脖揽腰,把老杜给拉到了一边。老杜虽然泼皮,但是由于他喝醉了,站都有些站不稳,而杨树仁长得体格比较强壮,这么一搂,便是让他不由地跟了过去。

    把他弄到一边去以后,杨树仁就是简单地和他说了两句,就是告诉他,事情闹大了不好,刚才派出所的人打电话给他,要过来处理事,他给推回去了,有什么事明天处理,处理不好可以直接来找他,保证让他满意。

    杨树仁一上来就把派出所给说了出来,像老杜这种泼皮,即使再厉害,但是也怕派出所的人。而杨树仁分管政法工作,与派出所的人比较熟悉,老杜平时不怕徐占学,但是比较怕杨树仁,现在杨树仁一提派出所,他心里就是有些怵,然后杨树仁又向他许诺,明天帮他解决问题,这样一打一拉,就把老杜给镇住了。

    问题不在乎有多大,而在乎什么人出面,杨树仁一出面便是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杨树仁虚虚实实,一出招就降服了老杜,老杜听了杨树仁的话之后又骂骂咧咧几句便转身离开了。

    而杨树仁答应他的那些事,不过是权宜之计,等到明天老杜一醒酒,事情就好解决了,现在关键是把老杜给弄走家,别在这里闹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