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446章 杨全生的态度
    一个月过去了,杨全生从市人民医院出了院,便是回到家里休养了一个星期,在家里休养期间,接连给镇里打了几个电话,过问一下镇里的工作。

    电话是打给关晓凡的,关晓凡知道他从医院回来了,想了想,就给吴统海去了一个电话,把杨全生从医院回来的事情告诉了他。

    吴统海知道杨全生从医院回来,便把韩学志叫了过来,让他找杨全生谈一下话,让他不要再呆在春水镇干了,先回县城,什么时候有位子,什么时候安排他,当然肯定不会给他安排什么好位置。

    听了吴统海的话,韩学志立刻答应了下来,准备联系杨全生,与他谈一谈这个事情。杨全生与杨翠花之间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连城县,对于两人之间的事有着很多的版本,但是都是两人之间有着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事情,但由于两人发生了矛盾,所以将杨全生的那个啥给剪了,这个事情成了整个连城县的一个笑话,连在连城县城跑出租的司机都知道,见着客人就讲这事。

    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让杨全生继续干下去了,这是韩学志的观点,但是杨全生本人怎么想,却是不好说。如果杨全生自觉一点的话,应当主动向组织说明情况,然后表示辞去春水镇党委书记的职务,然而直到现在,杨全生都没有表什么态。

    杨全生出院后,虽说要回家再休养一阵,但是他一回家便去找了袁作海。袁作海本来不大想见他的,因为出了这样的事他也不想惹事上身,免得让人家认为他包庇这个事情。

    但是在吴统海去了春水镇视察工作,看出吴统海要捧关晓凡上位后便改变了主意,觉得还是要给杨全生一点支持,至少要让他感到自己支持了他,让他继续呆在春水镇党委书记那个位置,阻止关晓凡上位。

    只要阻止关晓凡一段时间,等吴统海调到市里工作,市里头让他接了县委书记一职,那么他就可以从容布置春水镇的班子问题,把杨全生调走也好,让薛江达上位也好,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了。

    出于这种考虑,他自然想让杨全生在春水镇党委书记的位子上拖延一段时间,因此,他见到杨全生之后,就告诉他,不要着急去春水镇去上班,留在家里休养着是的,县委现在还没有调整他职务的意思,等到这一阵的风声过去之后,该干嘛还干嘛。

    听到袁作海这样告诉他,杨全生心里一想,本来他想着尽快回到春水镇上班的,但是现在袁作海却是不让他去镇里上班,这样到底好不好?长期不去上班,让关晓凡呆在那里主持着工作,时间久了,他还能回得去吗?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袁作海这样安排他,他又不能说不行,袁作海应当也是考虑到当前的舆论环境,如果他跟仿佛什么事没有发生一样地回去上班了,外面未免会有着议论,所以还是等一阵子,等风声过去再去上班为好。

    看到袁作海还是比较支持他的,杨全生便答应了袁作海的要求,先在家里休养着,有什么事情他可以遥控指挥。袁作海一听,表示同意,这样比较好,不会因为不去上班而耽误镇里的工作。

    袁作海向杨全生安排了一下,杨全生完全听从他的话走了。他不能不听袁作海的话,没有袁作海的支持,他恐怕就会回不到春水镇去,因此现在他必须要听从袁作海的吩咐。

    韩学志让人打电话给杨全生让他到县委组织部来一趟。杨全生接到这个电话以后马上问是有什么事,打电话给他的县委组织部工作人员,表示不知道,让他来一趟就知道了。

    一听到这样讲,杨全生马上说道,自己现在身体还没有养好不能过去,让他帮忙向韩部长请个假,如果有什么吩咐请韩部长直接安排他。

    杨全生感到这个时候韩学志找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大概不是要提拔他,倒是有可能让他从位子上下来,所以不与韩学志见面倒是一个好办法。

    县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一听没了办法,只好向韩学志报告。韩学志一听他不愿意到县委组织部来,说自己的伤还没有好,这是什么情况?

    韩学志亲自给杨全生打了一个电话,问他现在的伤情。杨全生一接到他的电话,便连忙说自己的伤还没有痊愈,需要在家里休养,现在不能下床走路,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去组织部,请组织上原谅。

    听到他这个回答,韩学志想了一想,问他对今后的工作问题有没有什么想法?杨全生一听心里猛得震动了一下,说道:“韩部长,我想等伤好以后,回去上班啊!”

    看到他还有这种想法,韩学志道:“我看你就不要再去春水镇上班了吧,你的伤迟迟不好,不能耽误镇里的工作。”

    一听韩学志这样讲,杨全生连忙说道:“我还有一个星期差不多就会痊愈,痊愈之后我立刻回去上班。”

    看到他还坚持这样讲,韩学志沉默了一下说道:“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再回去上班就不大合适了,老杨,我说这话是为你好。”

    杨全生与韩学志之间也是老相识,听了韩学志的话之后,他先是心里一动,但是随即说道:“韩部长,我与杨翠花的那些事全部都是传言,她那是故意伤害我,现在也让公安给抓起来了,我们镇里头有一个集贸市场工程,她找的人中了标,现在有质量问题,我要求重新返工,她记恨于我,才故意伤害我了,并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韩部长你要相信我。”

    杨全生便是这样为自己辩解,韩学志也不了解这里面的情况,但是听他讲的话又是有一定的可信性,而且两人还是老熟人,当然也不好说什么重话,只好表示,让他再考虑考虑,等考虑好了打电话给他,最好是主动申请离开春水镇,不要再呆在春水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