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556章 人事调整
    朱朝山向袁作海汇报了关晓凡职务调整以郑刚是否要转正担任团县委书记的事情。袁作海听完他的汇报,坐在那里沉思片刻说道:“朝山,关晓凡职务调整的事情先放一放,等一等再说,至于郑刚能不能转正担任团县委书记的事情,我的考虑是这样的,郑刚副科的时间短,让他主持工作便是有所勉强了,但当时出于各方面原因让他主持了团县委的工作,我听说他主持团县委工作之后,工作做的也不怎么样,没有干出什么出彩的工作,在春水镇那边的挂职也是没什么成绩。但是考虑到他必竟是主持过团县委的工作,我的意见是这样的,可以让郑刚成为正科级的干部,但是团县委书记一职不能让他担任,你拿出一个新人选的意见,至于郑刚如何安排,如果不行的话,还是让他呆在团县委,不过让他有正科的级别待遇,你看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袁作海现在不让他调整关晓凡的职务了,情况发生了变化,但是郑刚的情况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团县委书记还是不能当上,朱朝山想了一想,觉得袁作海这个想法比较周全,不让郑刚担任团县委书记,估计吴统海会有所不高兴,但是袁作海又确实不想让郑刚担任团县委书记,因此便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让郑刚的行政级别上去,但是职务却是没有变化,还是团县委副书记,平衡一下方方面面的关系。

    朱朝山点头表示同意,不过他又问了一句道:“袁书记,之前都传言关晓凡要调整,薛江达现在巴望着接关晓凡的位子呢,你看这怎么办?

    袁作海脸一肃道:“他着什么急?是不是薛勇又给你打电话了?我心里自有数,不需要他来催,关晓凡在春水镇的工作市领导都看在眼里,我这个时候动他的职务,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过一阵子再说。”

    朱朝山一听便知道袁作海的用意了,他不是不想动关晓凡,而是动不了,至少现在是动不了,也许需要过了一段时间,让袁作海感觉到动关晓凡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了,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摸到了这个底,朱朝山便是离开了袁作海的办公室,回去以后,就是想着如何落实袁作海的旨意,首先关晓凡不需要再去考虑了,暂时放过,不过这个事情要和薛勇讲一讲,向他透个底,一方面让薛勇安心不要再找他,而另一方面也是向他卖个好,说明他是支持薛江达的。

    而团县委书记人选的事情,他立刻想到了杨宗伟,因为之前杨宗伟就是竞争这个职位,现在吴团结又打电话问他,因此袁作海让他选拔新的团县委书记时,他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杨宗伟。

    想完这个事情,他便是先给薛勇去了一个电话,然后又给吴团结去了一个电话,把这两个情况向他们告知一下。

    薛勇一听到袁作海暂时不动关晓凡了,心里头自然是不高兴,但是又听朱朝山说,只是暂时不动,以后还是要动的,他的脸色才好了一些,只是觉得如果过一年半载的才动,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到那个时候说不定关晓凡就又会升职了,薛江达不过是顺序接位而已。

    当然,袁作海在位,关晓凡在他手里再升职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也不能说没有可能性啊,必竟吴统海现在在市里面呢。

    薛勇得知这个消息后情绪不高,而吴团结一接到杨宗伟有可能成为团县委书记候选人之后,立刻非常高兴,连声向朱朝山表示感谢,让朱朝山多多照顾。

    朱朝山自然是客气了一下,挂了电话之后,他想了一想,又给郑洪军去了一个电话,也算是向郑洪军卖个好,虽然没让郑刚担任团县委书记,担是让郑刚升任正科,也是一个好事情啊?人心不要不知足,既得陇又望蜀。

    郑洪军听到他说郑刚有可能马上要成为正科级干部,猛一听顿时感到很高兴,他以为这就是暗示郑刚要正式担任团县委书记,接完电话后便是告诉了郑刚,郑刚听了之后自然也是很高兴了,以为团县委书记一职是没有任何问题了,本来担心着有什么变故,想着去找一找吴统海的,但是现在一听这个消息,便是觉得没有必要再去找吴统海了。

    郑刚一时受到了蒙蔽,得知这个消息以后,他还给关晓凡去了一个电话,说县里头马上又有人员调整的计划。关晓凡一听便问起他的事,他便说估计自己的问题不大,差不多能转正。

    知道这个消息后,关晓凡自然也是为他感到高兴,但是转念一想便问起他是否听说其他的人事调整计划?

    郑刚想了一想便说没有,这个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其他人事调整计划是否还有,他需要再打听一下。

    关晓凡此时担心的是自己的职务会不会被调整,之前他已经与吴统海讲了,吴统海无法左右袁作海的行为,最终决定的还是袁作海个人的判断,如果袁作海觉得不能太过分,那么就不会调整关晓凡的职务,但是不好排除袁作海不按套路出牌啊!

    想到这些,关晓凡接下来几天心情都是比较郁闷,因为如果县里这次人事调整有他的话,那肯定不是一个好事,而他现在也没有好的应对方法了。

    而郑刚现在要当上团县委书记,他被调整的可能性将会更大了,因为袁作海或许会为了平衡关系,把他给牺牲了。

    一想到此,关晓凡自然是比较不高兴,而就在这个时候,车德利突然给他打来了电话,说镇里的工商税务到他的厂子里收费来了。

    一接到车德利的这个电话,关晓凡便问一问是怎么回事,车德利便是向他讲了,工商和税务的人到他的厂子里来,要收他一年的税和工商管理费用,而之前镇里说这些费用两年内是不用交的,现在却过来问他要,不给还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