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739章 省纪委来人
    关晓凡非常看重重点企业保护制度,在常务会通过以后,便是在县政府设立了重点企业保护工作办公室,由他亲自担任重点办主任,工作人员则是高飞以及几个年轻的县政府办其他工作人员。

    关晓凡让这些年轻人专门负责这个事情,设立了举报电话,如果接到举报,说有人在企业里吃拿卡要,他便是安排他们去调查了解情况,然后形成报告上报到县政府处理。

    正当他安排这个工作的时候,县里头却是发生了更爆炸性的一个新闻,姚闲仁直接让省纪委来人给带走了。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让好多人没有想到,姚闲仁现在已经退居二线了,担任县政协副主任,而且有传言说他有可能接胡汉帮的班,再进一步出任县政协主席,然而没想到的是,他现在居然会让省纪委的人给带走。

    而带走姚闲仁的地点是在县委的小会议室里,当天早晨,姚闲仁刚刚来到县政协的办公室上班,正准备让秘书给泡上一杯茶,然后翻开今天的报纸,好好地看上一个上午,中午的时候约几个副主席一起去农家山庄吃饭,但是他刚坐下,茶还没有来得及泡,便是接到县委办的电话,说县委有个会议要让他参加,让他抓紧过来一下。

    姚闲仁一时没有多想,来不及再去泡茶,便是坐车来到了县委大院,到了县委的小会议室里面,一进去,便是看到袁作海和几个陌生人正在那里说着话。

    袁作海一看到他,眼神中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是根本没有机会和他说,招了招手就是让他过来,市纪委的一位同志问他是不是姚闲仁,姚闲仁连忙答是。一答是之后,就有两名年轻的市纪委工作人员走过来站在他的身旁,然后市纪委的同志就是向他宣布了对他双规的决定。

    而省纪委的同志则只是坐在旁边没有说什么话,姚闲仁一听到市纪委要双规他,他的腿一下子就软了下去,跪到了市纪委的同志面前,那两名年轻的纪委工作人员,立刻上前架起了他。

    袁作海看在眼里,黑色的脸庞在暗中抖动了两下,看着姚闲仁让纪委的人给带走,等到姚闲仁被带走之后,省纪委的人也是站起了身,与他握了握手,袁作海就是感到省纪委同志的手很凉,凉得他都感到打哆嗦。

    省纪委的同志是昨天晚上到达的连城县,到了连城县之后,齐鸣通知了袁作海,袁作海一听省纪委的人来,不知是什么事,便是问起了齐鸣。

    齐鸣就是告诉他,自己也是不知道,只是知道有任务,但是具体是什么任务,他不大知道,他现在也只是根据省纪委市纪委的领导的安排做好接待工作,而袁作海是县委书记,自然要把这个情况告诉他。

    连城县最近可是不怎么太平,因为物资局爆发了一个大案,社会上什么传言都有,物资局长张宝合虽然在县里头位不高,名不显,但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搞经济是有一手的,家里头有不少钱,同时与县里的领导关系不错,因为在计划经济时代,物资短缺,他这个物资局长可是吃香的很,只是现在进入了市场经济时代,物资局败落了,但是却还是有着不少的国有资产,这个也可能是张宝合只所以会出事的原因。

    袁作海当然知道这个事情,他想着要了解张宝合案的具体情况,然而这个案子却是市纪委直接办理的,按说,物资局长只是一个科级干部,按照纪委案件的管理权限,县纪委完全就有钱权管了,无须市纪委亲自操刀,然而现在市纪委亲自出面办理这个案子,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案子非常重要,需要市纪委的亲自出马。

    市纪委直接办案,他这个县委书记就没法插手去过问此事,他想着让齐鸣去了解一下情况,然而齐鸣却也是不积极,告诉他市纪委纪律非常严格,别说是他这个县纪委书记,就是市纪委的一些领导都是不大了解这个案子的情况。

    案子如此保密,自然是让袁作海感到比较纳闷,他这几天一直想着这事,怕是会引起什么其他的事情来,他知道姚闲仁以前担任过物资局长,张宝合接的是他的班,虽然这都过去七八年了,但是陈年旧事会不会被翻起却是不好说的事情。

    袁作海为了了解一下情况,还专门与姚闲仁一起吃了顿饭,看一看姚闲仁的动静,结果姚闲仁一脸的平静,看上去根本没有那种担心的样子。他一看,感觉姚闲仁在物资局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不然姚闲仁此时应当紧张才是。

    然而他此时却是不知道,姚闲仁心里头比谁都紧张,但是他不能表现出紧张来,否则的话,别人一定会认为他出事了,他只是幻想着市纪委只是查办张宝合罢了,不会牵扯到其他人,他越是紧张,越容易出事,因此即使见到袁作海之后,他也是保持很平静的样子,不让袁作海看出什么来。

    如果姚闲仁与张宝合没有什么牵扯,那么张宝合会牵扯到什么人?当省纪委的人来到连城县之后,袁作海其实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省纪委来人说有任务,肯定是针对县级干部,如果只是处理一个科级干部,省纪委的人不可能会来的,因为市纪委办理科级干部已经杀猪用宰牛刀了,省纪委的人更不可能过来直接办理张宝合案的。

    袁作海陪着省纪委人员吃饭的时候,想着打听这里面的事情,然而省纪委的人员却守口如瓶。袁作海一看,想着省纪委的人到底是想针对谁呢?

    直到第二天早晨,省纪委的人吩咐他通知姚闲仁到县委来一趟,有些事情想要找他问一问,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姚闲仁可能是省纪委人员的目标。

    他的心里立刻一沉,感觉到自己身子在略微抖动,没有亲自打电话给姚闲仁,而是安排县委办的人去通知姚闲仁到县委大院来,而他则是保持着镇定,依然谈笑风生地与省纪委的同志说着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