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809章 无法理解
    由于侯波的介入,再加上老干部的告状,郭锐不得不低头,让财政局把钱拨付给组织部,在钱拨付给组织部之后,关晓凡重新给老干部们买了纪念品,事情才平息下去。

    郭锐经受过这两次老干部的打击,使他不敢再对老干部有任何的不利了,而老干部又属于组织部来管理,如果他要对组织部不满,想动用什么歪脑筋,关晓凡就可以利用老干部这把大杀器来对付他,如此一来他顿时产生投鼠忌器之感,无法再针对组织部了。

    从此之后,组织部的经费总是如时拨付到位,没有再发生任何的刁难之事,郭锐算是在这个事情上向关晓凡妥协了。

    关晓凡看到他向自己妥协,自己当然也不会想着非要与郭锐作对,郭锐做事虽然是有些蛮横,但是不得不承认他在做事上还是有些魄力的。

    在其他的县还没有开始修建外环路的时候,不知他从哪里学来的东西,在城市建设领导小组会议上力主要修建外环路,打下整个城市建设的框架,而且外环路修的也是高标准,达到了惊人的十车道,并且外环外的也太厉害了,以外环路为框架,扩大了十倍的县城区域,这样大胆的设想,让侯波几乎不敢相信,当场予以否决了。

    而郭锐在这个事情上却是丝毫不愿意妥协了,他觉得自己做的对,一方面他向市领导汇报,然后想着与其他常委进行沟通,争取其他常委的支持,让他们支持自己这个城市建设的设想。

    不过,郭锐在这个事情上却是没有联络关晓凡,他总觉得关晓凡一心一意跟侯波站在一起的,与关晓凡商量没有什么意义,然而他却忘记了,关晓凡与他不和,并非是关晓凡的原因,而是他自己的原因。

    关晓凡在得知郭锐有这个狂想之后,其实是非常佩服他的,因为以前从来没有哪位领导提出过这种想法,无论是之前的张中江还是后来的吴统海,以及袁作海,在城市建设这个问题上只是做一个修修补补的工作,从来没有要为未来的城市发展打下一下良好的框架,有人说一口不能吃一个胖子,但是如果事先不知道这个胖子的胃口,实际上是无法吃成一个胖子的。

    要想长成一个大胖子,必须先给人开开胃,让胃口好起来,如何让连城县这个小县城胃口好起来,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现在郭锐想做的事情就是要给连城开开胃口,把胃口给撑得大大的,以后就好往肚子里喂食了。

    郭锐的这个想法其实就是这个道理,把整个城市的框架先打起来,然后根据需要开展相关的建设,外环路一修,外环路以内的部分就是整个城市需要发展的部分,这样就定下了以后发展的目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今天想着发展这里,明天想着发展那里,换一个领导便是要换一个想法。

    郭锐这个想法具有创造性,关晓凡虽然对郭锐有些不喜,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这个想法很好,主要问题是打下这么一个框架需要一大笔的投入,同时,下这么大的血本又让很多人无法接受,这是侯波一上来便会否决的原因。

    郭锐为了能让这个事情得到实施,他不甘心在城市建设领导小组会议上受阻,他提出要到常委会上进行商量这个事情。

    侯波阻止不了他在常委会上提出这个问题,但是他觉得自己有把握不让郭锐的想法得逞,必竟在常委会上郭锐占不到大多数。

    而郭锐也是感到了这一点,虽然他想着与其他常委联络,让大家理解他这个想法,然而其他常委一方面是不理解他这个想法,另一方则是觉得他不务实,有些太脱离实际了,现在他要修建外环的地方还是一片庄稼,村庄,到那个地方去修建一条那么宽的路,这不是发神经病了吗?

    在县政府那边,也只有薛江达支持他,而薛江达支持他,不过是因为他们两人一直是关系好而已,并不是因为薛江达认可他这个想法,然而薛江达现在不是县委常委,薛江达支持他,没有多大的用处,在这种情况下,他便是感到很孤立的。

    为了取得其他人的支持,郭锐也是铁了心要说服大家,便是在常委会再次把自己的这个构想提了出来,让大家支持他,告诉大家只要框架打起来了,连城县未来几十年的发展路子就是确定了,这可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

    他一讲完,其他常委在私底下不禁是暗笑,郭锐也是太年轻了,他懂什么!到庄稼地里去修路,破坏农业设施,他疯了吗?什么城市化,他们不懂,总之这样会对农业发展影响很大,而且老百姓也不会愿意的!

    侯波和大家的想法是一样的,认为郭锐的想法是胡闹,是一种不合实际的狂想,如果连城县这么做了,很可能就是一种犯罪,破坏大片的耕地和庄稼,市里头也是不允许的!

    当郭锐讲完这些话的时候,连一向对他支持的朱朝山倒没有帮助他说话,朱朝山也是无法理解郭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你在这里多说什么?有什么用啊?只会让大家笑话他,认为他不要实际,根本没有什么必要。

    看着常委们一个个认为他不切实际,是大.跃进,县里根本没有这样的财力来做这种事情,同时修建那么宽的马路也没有什么作用,连城县不是什么发达的地区,县城的道路那么窄,路上也是没有多少车,现在要修那么宽的路干什么用啊?让骑自行车的人在上面行走吗?

    面对这些冷嘲热讽,郭锐脸色变得通红,他来到连城县几乎没有做成一件事,感觉人人都在对他形成牵制,他知道这主要是侯波的原因,但是他不甘心如此,总想着冲突罗网,而这一次则他冲破罗网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再冲不破,他就是彻底被网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