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878章 刘奇的处理
    胡小辉回去以后,果真去调查这个事情了,而那名地税所长此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把咖啡馆的帐目拿回地税所之后,准备处罚于若男呢。

    但是没想到,还没等他去处罚,地税局纪检组的人便来到了他的地税所里面,找他进行谈话。

    纪检组工作人员根据胡小辉的安排,一边去找于若男调查了解情况,一边就是找地税所长谈话。一看到纪检组的人员突然来找他,地税所长感到莫名其妙,而等到纪检组的人员问起这方面的事情之后,他才知道是什么事情。

    然而他不能理解的是,他一个小小的地税所长怎么会惊动市地税局纪检组的大驾?区地税局纪检组来就可以了啊!

    难道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地税所长面对市地税局纪检组的人,便是感到紧张起来,一听到纪检组的人问他有没有到咖啡馆里头吃拿卡要,他就是连忙表示没有,他都是秉公办事,而正因为他秉公办事,所以才会有人告他吃拿卡要。

    看到他不承认这方面的事情,纪检组的人员一时没有再去追问他,但是等到调查于若男那边传来消息后,纪检组的人员便是沉下脸来审问地税所长,让他把态度放老实一些,否则的话对他没有好处。

    在纪检组人员的审问之下,地税所长最后只好承认曾经去过于若男的咖啡馆里面免费消费的事情,拿到了这样的证据之后,纪检组人员立刻回去向胡小辉复命。

    得知这个事情属实之后,胡小辉立刻给关晓凡去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调查的这个事情,同时提出给地税所长一个党纪处分的建议。

    听到只是给地税所长一个党纪处分,关晓凡就是不大满意,便是对胡小辉说道:“这样的人还能继续当所长?如何以儆效尤?”

    关晓凡这样一讲,胡小辉只好说道:“关秘书长,那什么,就把他的地税所长给免了吧,然后再给一个党纪处分。”

    关晓凡道:“你看着办吧,胡局长,你们地税部门可是优化全市投资环境的重要部门,你要是管不好自己的人,出了事情,这帐可是记在你的头上,他这不是坏我关晓凡的事,而是坏你胡局长的事,具体怎么处理,你自己作决定吧!”

    关晓凡这样一讲,胡小辉算是知道这件事的利害了,连忙说他一定会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与关晓凡通完电话之后,胡小辉便是召开局党组会议,严厉批评了这名地税所长的行为,要求免去此人的地税所长职务,并且给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通报全市所有地税部门。

    这算是一个很重的处分了,处分完之后,胡小辉专门行了一个文交到关晓凡那里,关晓凡看了看,便是交到了丁新桥那里,丁新桥看到后,赞扬了胡小辉的处理方法,告诉关晓凡以后只要再出现这种吃拿卡要行为的,就照此方法处理,一定要遏制住这种歪风邪气。

    丁新桥作了批示,等到他批示完后,关晓凡就是给胡小辉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丁市长非常肯定了他们地税部门查处自身吃拿卡要的行为,专门表扬了他。

    胡小辉一听便是感到意外的很,他以为关晓凡不会把这个事情再报告给丁新桥的,但是没想到关晓凡居然又报到丁新桥那里了,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丁新桥居然赞扬了他的做法。

    本来这个事是一个坏事的,地税部门自身出了问题,然而现在经关晓凡这么一处理,居然变成了一个好事了,这让他一时之间非常佩服了,看来关晓凡很善于操作这些事情,政治智慧比他高明!

    胡小辉顿时从心里头佩服关晓凡了,看来今后还是要听从关晓凡的话,即使以后关晓凡不当副秘书长了,也要与关晓凡保持好良好的关系。

    时间大概过去一个月,关晓凡去了一趟省城,便是知道陈超的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被免去了,调到市公路局任副局长,不在公安系统干了。

    而这个调整是刘奇安排的,陈虎如此胡作非为,一方面是他爷爷陈彪在护着他,但是另一方面关键是他老子陈超的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没有公安局副局长这个身份,如果陈虎再乱来,公安一定会抓他,所以打蛇要打七寸。陈彪是老干部,刘奇没办法对他怎么样,而且如果处理不好,还会引起反弹,虽然他并不畏惧陈彪这样的老干部,但是至少不能把关系搞僵了。

    而对于陈虎本人,今后只要他还这样胡作非为,没有他老子的庇护,公安的人抓起他来就是没有了顾忌,如果等到他爷爷出面保他,那对陈彪本身就是一个重大的打击,所以便是四两拨千斤,只打要害,把陈超调出公安系统。

    陈超突然让云州市委给调出了公安系统,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一直很在意他这个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现在突然之间给他免去了,他自然很不高兴,便是回家和陈彪说起此事。

    陈彪此时才知道他儿子让云州市委给调离公安系统了,看到儿子很不满意,他自然也是不高兴,想着找云州市委问一问情况,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专门打电话给以前的一个老部下,老部下接到他的电话之后,便是一副很恭敬的样子,他的这名老部下现在担任市委副书记,自然知道这次免去陈超职务的情况,现在一听到他问起,便是告诉他,这个事情是省委有指示,具体原因不明,他也不太清楚。

    一听到这样的回答,陈彪便是感到有些糊里糊涂,不知道省委为什么要针对他的儿子,便是又通过他人打听省委的情况。

    刘奇过了半天知道陈彪在找着这个事情,心里头非常生气,自己儿子孙子是什么情况,难道他一点不知道吗?调整了陈超的职务还是看在他的面子上,现在居然为此事找来找去,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