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956章 老张的事情
    一得知这个情况,关晓凡自然是感到这里面有问题了,严磊与这个老张两人合伙一块搞工程,到底是怎么搞到的?他们为什么敢这么大胆地克扣工人的工资?

    陈辉在向他汇报这个事情的时候没有讲得太具体,而他也没有太多想,现在一看到王建深把这个情况给调查出来,交到他这里,这让他倒是感到王建深在这个事情蛮尽心的。

    “老王,不错,你们的这份调查报告写的不错,有分量,很详细,如果你们劳动局的工作都能是这种工作态度,我也就不会批评你们了。”关晓凡看完之后,把报告轻轻地往桌子一放,向王建深说道。

    听到关晓凡表扬了他,王建深心里头当然是非常高兴了,但是光高兴也没有用,那份辞职报告还在关晓凡手里呢,到底他此时要不要主动提及一下辞职报告的事?

    “关县长,之前受了你的批评,我回去后反思半天,觉得你批评的对,同时我又感到自己能力有限,难以再胜任劳动局长的职务,所以就是向您提交了辞职报告,报告提交有两个星期了,不知您有没有看到啊?”王建深想了一想便向关晓凡提出了这个问题。

    看到他主动提起了辞职报告一事,关晓凡从抽屉里拿出王建深所写的那份辞职报告,然后往桌上一放说道:“老王啊,你怎么能意气用事呢?我批评你那是想督促你们劳动局的工作,整顿工作作风,并非真是想免你的职,你现在却是向我提交了辞职报告,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这不是在将我的军吗?”

    听到关晓凡这样一讲,王建深连忙说道:“关县长,我绝对没有将您军的意思,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关晓凡把辞职报告拿起来伸手递给他道:“这份辞职报告你收回去,你是一位老同志了,要有觉悟,你的工作县委县政府还是认可的,只是在个别事情上没有把握住,以后在这方面改正就是了,我也理解你们这样的老同志的心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是其实无功便是过,无论年龄有多大,是不是面临着退休,都要在岗一天,坚守一天的岗位,这样才行,你说是不是?”

    听着关晓凡的话,王建深知道他是不想着让他辞职了,心里头顿时感到很欣慰,关晓凡这相当于是在慰留他,既然这样,他只有顺水推舟把辞职报告收起来了。

    想了一下,王建深接过辞职报告后说道:“关县长,你说到我的心坎上了,我之前就是有船到桥头车到站的思想,在一些工作要求上低了,下面的职工自然要求的会更低,导致出现上次的事情,现在我听了关县长您的话,回去以后一定会好好整顿一下局里的作风,争取做出成绩来,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

    关晓凡点点头道:“你能明白这个事情就好,辞职报告拿回去之后,希望你就不要再拿回来了,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王建深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关晓凡的办公室,心里头对关晓凡挺佩服的,不过关晓凡只所以会有这种态度,估计与他所做的调查工作有关,否则的话,关晓凡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态度。

    想了一想,他回去以后,专门召集全局干部职工开大会,落实关晓凡所提的有关要求。

    在王建深走了之后,关晓凡一想到老张与严磊的这个事情,便是感到这里很蹊跷,他们二人是怎么拿到工程的?这个事情要调查,要追责,为什么会用这样的公司来干经开区的工程,陈辉是否知道这里面的内情?

    本来关晓凡对陈辉很有好感的,但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让他的好感度有些下降,而且陈辉本身是常务副县长,与他搭班子,他也不好当面质问陈辉这些事情。

    想了一想,关晓凡把刘振强悄悄地叫了过来,想让刘振强打着公安的名义去详细调查一下严磊和那个老张,因为这个事情如果要以纪委名义去调查的话,那可能会引起各方的猜疑,造成的影响不大好,而以公安的名义去调查,只是调查欠薪的事情,应当不会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作为公安局的副局长,刘振强现在当然是会听关晓凡的,关晓凡把他叫过来之后,专门吩咐他,不要太声张,打着调查欠薪的名义把老张和严磊叫到公安局去,借机问一问工程承包的事情。

    刘振强接到这个任务,立刻去开展工作,连王行军都没有告诉,直接让民警把老张和严磊两人叫到公安局了。

    老张看到公安局来找他,心里头有些害怕,而严磊则是淡定的多,必竟严磊担任着社区的书记,见多识广,而老张只是一个建设承包商而已,虽然与吴守功有着所谓的亲戚关系,但是他的见识就是浅多了。

    问题首先在老张那里突破了,老张承认这个工程是他和严磊一起合伙做的,而只所以能拿到这个工程是因为吴守功的帮助。听到这个情况,刘振强就是问他吴守功是怎么帮助他拿到工程的?

    老张就说他不知道,吴守功自然有办法,吴守功是副县长,想弄个工程应当是容易的吧。然而吴守功并不分管经开区的工作,也不管工程,他本身没有这样的权力,因此吴守功很有可能是利用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权力来达到拿到工程的目的。

    刘振强想了想,就是追问老张,有没有私下里给吴守功送过什么好处,老张连连摇头,说没有,但是表情很不自然,刘振强猜测他在说假话,但是由于公安局并不是纪委,所以他不好在这方面继续追问下去。

    老张回答的很痛快,虽然有所隐瞒,但是把事情说清了,而严磊则是不交代这方面的事情,只是承认欠薪,而只所以会欠薪则是因为他们想挪用资金去干其他的项目,并非是故意欠薪,这是他的一种解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