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970章 服从组织
    李松涛来找丁新桥想着与丁新桥理论一番,让丁新桥知道这样调整是不正确的,他的资历比关晓凡要老,怎么能让他到苍远县担任县委书记,而他当县长呢?

    过了一会儿,丁新桥接见完客人,便是来到小会议室。一见到丁新桥,李松涛立刻站了起来,丁新桥看到他,一脸的冷色,没有什么笑容,李松涛一看,心里顿时胆怯起来,感觉此时过来找丁新桥可能是一个错误,丁新桥现在可是一个强势领导人,搞不好还得挨批。

    “松涛同志,你来找我是什么事?”丁新桥也没有示意李松涛坐下,直接坐到旁边的沙发上,便是冷眼看了李松涛一下,直接问道。

    李松涛想着坐下,但是丁新桥又没有坐下,因此犹豫之间形成了一个半蹲的姿势,站在那里对丁新桥道:“丁书记,我过来想找您谈一谈我个人的想法。”

    听到他这样讲,丁新桥声音提高八度,哦了一声问道:“你想谈什么想法?”

    李松涛想了想,沉住气,最后觉得半蹲半站的姿势太不雅观,因此看了一眼座椅就是直接坐了下去,然后才说道:“丁书记,我在苍远县工作两年多了,我觉得我不合适再呆在苍远县任职了,请求市委能调整我的职务,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小想法!”

    “你想离开苍远县?”丁新桥盯住李松涛问道。

    李松涛沉了沉心,点点头道:“丁书记,我是有这个想法!”

    丁新桥沉默了一下,想了想道:“你这个要求我知道了,这么说来,你是不想呆在县区干了,是不是?”

    丁新桥这样一问,李松涛不知该作何回答,什么不叫不想在县区干了,他过来这样说,目的还是想表达对市委调整的不满,而并不是因为不想在苍远县干了,如果让他担任苍远县委书记,他能不愿意在县里干吗?但是有些事情不好直接讲出来,一讲出来,那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所以丁新桥这么一问,他一时真不知该如何回答。

    “丁书记,这个,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我不适合在苍远县干了!”李松涛犹豫一下这样回答道。

    丁新桥顿时说道:“松涛同志,你今天来就是向我反映这个问题的?那好吧,我就告诉你,如果你觉得自己不合适呆在苍远县干了,那你回去就写个正式的辞职报告来,我可以给你批!”

    丁新桥这样一讲,一下子弄得李松涛的脸上白一阵红一阵,非常难看,丁新桥对他根本没有什么客气的,本想着表达不满的,但是现在看来,丁新桥会容忍他表达不满吗?

    李松涛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了,反正他感觉丁新桥对他的印象极差,或许之前他与原市委书记刘凯走得太近了,现在丁新桥当了书记,而他又与丁大勇走的太近,丁新桥怎么可能对他印象好呢?

    “丁书记,我只是说我不合适在苍远县干了,但是我并没有想要辞职,我还是服从市委的安排的,市委让我与关晓凡搭班子,我觉得这样不合适,不利于工作的开展,这是我今天想找您反映情况的理由。”李松涛在丁新桥的压力之下,一下子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听到他这样讲,丁新桥反而笑了一下,李松涛过来找他,想表达不满,却是在他面前绕着圈子说自己不合适呆在苍远县干了,适合不适合不是他个人说了算的,而是市委说了算的,他这样跟自己讲,是想将他的军,他岂能容忍?

    现在李松涛直接把真正的原因说出来了,他当然就好处理了。如此一想,丁新桥看向李松涛道:“松涛同志,市委决定让关晓凡同志担任苍远县委书记,调整的是县委班子,你是县长,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你可以做好县政府的工作,怎么会不合适呢?关晓凡同志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说过,和你搭班子不合适,不利于工作开展,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市委的人事安排都是统筹考虑的,你不要以为现在没有当上县委书记,便是觉得很委屈,没当上县委书记的人多了去了,没当上县长的人也多了去了,全市能有多少个县长,多少个县委书记?松涛同志,无论我们呆在哪个位置,担任什么职务,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把工作做好,为人民服务,而绝不是想着把官当得越来越大,你当了县委书记还想当副市级,当了副市级还想当正市级,如果你当不上副市级,还会觉得自己当县委书记也不合适了吗?只有官当得越大才觉得越合适,没有这种道理吧?”

    丁新桥把说了这样一通话,李松涛听了后不言语了,丁新桥讲的都是大道理,他没法进行反驳,然而他却没有相信丁新桥的话,因为丁新桥这样讲,不过是为了让他老老实实听话,不要想着不服气,但是为什么丁新桥不让关晓凡当县长,他来当书记?如果丁新桥这样安排,他一点意见也没有,他也不会过来反映不合适的事情。

    但是如果这样再讲下去,那么他就是彻底撕破脸皮与丁新桥闹了,那样的话,最后遭殃的只能是他,丁新桥会把他的事情提交到常委会上讨论,在目前情况下,免去他的县长一职是板上钉钉的事。

    “如果丁书记您认为我与关晓凡搭班子合适的话,那么我服从,我只是提出我个人的想法,请组织考虑,如果组织上认为这样合适的话,我也没有意见。”李松涛想来想去,这样表了态,没有再继续与丁新桥顶下去了。

    丁新桥一听说道:“你能这样说,这样认识是很好的,心里头有什么话可以向组织上讲清楚,但是如果组织上决定了,一定要服从,不能想着与组织讲条件,说一些没有组织原则性的话,关晓凡的确是年纪轻,没有你资格老,但是他在连城县的工作做的好啊,特别是信访工作做的非常好,而你恰恰是在这方面没有做好,出了问题,明白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