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1055章 毫不客气
    关晓凡决定让蒋东平在常委会上给大家讲讲课,震慑一下一些人,有人居然认为他从中强公司拿了什么好处,真是岂有此理,他要在常委会上好好说一说这事,虽然他不会去向老干部们去解释这个事情,但是他要在常委会上说一说,只要在常委会上一说,很快就传了出去,看那些老干部是什么反应。

    过了有三天,蒋东平吃住在县政府招待所准备着讲课的事情,很快大家就知道了这个情况,不知道蒋东平怎么突然入住县政府招待所了,会不会上面有大领导要来,要见蒋东平?

    虽然蒋东平很古怪,但是他的实力不容小觑,他可认识不少上面的大领导,只是他不愿意给别人引见,也不想着法子让自己的子女得到恩荫,反正是老古董一个了。

    而那些联合起来要告关晓凡的老干部们,已经开始写信往省里寄送了,市里头自然也会寄一份,就看一看省市会怎么处理的,他们的举报信可是与普通老百姓不一样,他们的署名可是苍远县的老干部,这样的信件一般都会送往主要领导那里批阅的。

    关晓凡在三天之后,召开了一次常委会,通知研究的议题是研究党风廉政建设工作和交通建设工作,所有常委必须参加,不得请假,如果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务不能参加,要亲自和他打电话报告。

    当天上午九点,常委会会议如期举行,时间并不是定在工作日,而是在星期天,反正像关晓凡这样级别的干部也没有周末的概念,工作日各个常委需要处理政事,把常委会放在周末开是常有的事。

    蒋东平被先接到他的办公室里面去,关晓凡见到他,笑问他准备好了没有。蒋东平看了看他,居然突然说道:“关书记啊,我这突然出来讲课,这心里头还有些紧张呢。”

    关晓凡呵呵一笑道:“蒋老,您有什么紧张的,您在会上就是骂我们,我们也得听着,您说是不是?可能您这几天准备讲稿,准备的有些累了,要不再休息休息,把会议推迟一些?”

    蒋东平连忙摆手道:“哪能推迟呢,没事的,我放开讲是了,只要他们愿意听,我也是感到满足了。”

    关晓凡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他一起走进了县委常委会会议室。

    此时,县里的常委们已经来了会议室,等待着关晓凡进来会议就要开始,因为这是两个议题,也不知道先进行哪一个,不过不管先进行哪个,他们等着是了。

    当关晓凡带着蒋东平来到的时候,众常委们感到眼前一闪,把目光盯在了蒋东平的身上,关晓凡带着他来干什么?怎么让他也参加今天的常委会?

    关晓凡搀扶着蒋东平走进会议室,让蒋东平坐在中间的位置上,而他则坐在蒋东平的旁边,蒋东平也不看常委们,跟着在关晓凡的搀扶下就坐了下来。

    “同志们,今天我们召开这次常委会,主要议题是两个,一个是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一个是交通建设工作,我们先进行第一个议题,研究党风廉政建设之前呢,我们先要听一堂课,不用我介绍,大家应当都认识吧?蒋老到我们这来了,今天我们是邀请蒋老给我们上党风廉政课,蒋老是一位老同志,有着六十多年党龄的老同志,让他来给我们讲一讲如何搞好党风廉政建设工作,如果转变我们的干部作风和工作作风,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蒋老给我们上课!”

    关晓凡带头鼓起了掌,其他常委一看,也急忙鼓起掌来,大家都没有想到,原来关晓凡把蒋东平请来,是要让蒋东平给大家上课。

    看来关晓凡与蒋东平之间的关系是越来越紧密了,这代表了一种风向,关晓凡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似乎要做出不凡之举,至于会是什么样的不凡之举,现在还不好说。

    蒋东平在大家鼓完掌之后,就是拿出了几张纸,然后又戴上老花眼镜,手微微颤抖着拿起纸,对着全体常委说道:“关书记今天邀请我给你们讲讲课,我一开始是不答应的,为什么?因为我知道好多人不喜欢我,说我是老古董,说我不通情理,说我生活在旧石器时代,这些话我都知道,也都懂,无非是认为我没有随着时代的发展,放弃一些不该放弃的东西,难道我不知道放弃这些东西,我也会得到很多好处吗?难道我不懂得利用我个人的关系可以给自己的子女孙辈获取一些不该得到的东西吗?你们可能认为我傻,古板,刻板,不知道捞好处,但是我心里清楚的很,一点也不糊涂,人终究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我们民族今天能站起来不易,想想倒下的那些先烈们,他们当初的志向是什么?我们今天的志向是什么?大家心里头有没有想过?有的人想升官,有的人想发财,有的人既想升官,又想发财,还有其他的志向没有?你们都是县里的常委,在一县之内官也是不小了,但是你们肯定还不满足于仅仅当个县级常委吧?当了常委还想当副书记书记,当了书记还想到市里当领导,无止境的。如果我们都把目光盯在这上面,所有奋斗努力的结果都是为了升官,那我们为官一任,能给后人留下什么呢?是一片骂名?还是一地鸡毛?还是让群众骂着脊梁骨离开这个地方?”

    蒋东平说起话来毫无客气之意,直接说在了全体常委的脸上,关晓凡平静地坐在那里,而高玉雪也是显得很安静,感到不安静的都是本地的常委们,因为他们感觉蒋东平这么说,就是针对他们说的,关晓凡请他来讲,他肯定不会说关晓凡,而高玉雪刚刚来到,又是一个女同志,肯定也不会说她,所以蒋东平的话肯定是指向他们的了。

    关晓凡看到其他的常委都是坐在那里做沉思状,不和蒋东平的目光接触,他看到这个场面,倒是感到很有意思,用蒋东平来刺他们一下,可能会有一定的效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