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都市逍遥狂少 > 第24章 最需要什么
    第24章 最需要什么

    当楚清扬和林月婵、赵芳站在超市外面的街上说话时,圆月湖附近的高尔夫球场里,柳凤舞正陪着楚云凯和乔月打高尔夫球。

    楚云凯打出了漂亮的一杆,几人一起朝前走,其中,那个年龄比楚云凯大几岁,并不显老,可右腿稍微有点瘸的人,就是楚家的高手陆通。

    楚清扬刚出生那年,陆通就跟在楚云凯身边,到今年,已经二十六个年头,是楚家绝对的元老。

    当年,如果没有绝顶高手陆通的保护,楚云凯和乔月,肯定都死在了石魄舟的手里,楚云凯将没机会成为身家八百多个亿的顶级富豪,乔月也没机会成为华夏顶级学府景湖大学的校长。

    楚云凯和乔月都是知恩的人,所以他们当陆通是亲人,可陆通却认为,当年他犯事出狱以后,所有的人都冷落他,是楚云凯给他提供了混下去的机会,对他有再造之恩。

    相互感激,多年来非常默契。

    柳凤舞已经把楚清扬这些天的情况,都告诉了楚云凯和乔月。

    其中当然包括昨晚在活力健身中心发生的事。

    柳凤舞道:“那个陈江,已经变成了清扫厕所的保洁,可还是那么嚣张,楚叔,你该认真考虑一下,是不是应该继续让陈江待在楚氏。”

    “这个问题我已经在考虑了,可抛开人品不说,陈江是个业务方面非常强大的人,生意方面,是为楚氏做出过贡献的。”

    楚云凯沉思片刻,又道,“普通员工,几百上千个,都很容易招来,楚氏总部和旗下所有公司,一共养活了两万多人,每年的招聘会,都是撞破头的场面。可是,顶级的管理者却很难找到合适的。这个陈江,先让他当保洁员反省一段时间,如果他有所改变,副总裁还是他。”

    这么一来,柳凤舞对陈江有了更多的了解,看来陈江还是有点真本事的,可人品方面,有待提升。

    楚云凯很随意地坐到了草地上,其他人也坐下了。

    乔月道:“凤舞,你觉得清扬最需要的是什么?”

    “钱,女人。”柳凤舞道。

    乔月释然地笑:“好现实的答案。”

    “清扬目前的状况,就是大学毕业生打拼者其中的一员,也许向往诗和远方,可必须为生活奔波。上大学时,他的女神周丽娜没选择他,选了杨帆,所以在他的心里,爱情二字有点沉重。”

    柳凤舞喝了一口矿泉水,又道,“现在楚清扬和林月婵交往着,暂且不用操心他找女朋友,先观察一段时间看看。不过钱就是当务之急了,在景湖,清扬属于地道的穷人。”

    乔月的心里很难受,双眼又湿润了,说出的话略有哭腔:“我的儿子,他已经过了多年穷日子,我和你楚叔,太想给他很多钱了,可是,一个过惯了穷日子的人,忽然有了很多钱,未必是好事。”

    “乔姨,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如果一下子就让清扬拥有几千万甚至上亿,真不见得是好事,弄不好就把他毁了。可以想办法先适当给他一点钱,从而改善他的生活。”柳凤舞道。

    楚云凯和乔月表示同意,他们曾经想过,希望儿子是那种非常喜欢钱,甚至认钱为亲的人,这样更容易回到他们身边。

    可理性去分析,他们还是希望,楚清扬是一个有才华,有原则,综合能力强大的人。

    楚云凯道:“凤舞,既然你代表楚家与清扬接触,这个事,你来吧。”

    ……

    赵芳的利发超市。

    看了一眼时间,楚清扬道:“快到午饭的点了,我请客,就在附近的饭店随便吃点。”

    “你进账十万,只在小饭店随便吃点,岂不是便宜了你,不如你请我和赵芳吃海鲜好了。”林月婵扬扬眉梢,一脸俏皮。

    楚清扬释然笑道:“月婵,我发现,我存了五万块定期,你对我意见很大,可你的定期存款,分明比我高了很多。好吧,请你们吃海鲜。”

    赵芳想着给楚清扬省钱,可吃海鲜,是林月婵提出来的,她不能有什么意见。

    一起上车,朝着蓝港海鲜城去了。

    而此时,在活力健身中心被楚清扬修理了一顿的陈江,脸还是肿的。

    身价几千万,陈江住的是180平米的豪宅,地段还不错,可偌大的房子里,就他一个人。

    他和老婆没有离婚,可夫妻感情很差,老婆带着儿子在国外,他一个人在景湖。

    但是,陈江并不孤独,日子过的是逍遥快活,除了三个固定情人外,他还经常出入高级娱乐场所,同时还有一些女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主动献身给他玩。

    眼下,忽然从楚氏的副总裁,变成了保洁员,不能坐在豪华的办公室处理集团的大事,只能和厕所打交道,让陈江非常不适应。

    本来就痛苦,可昨晚,又被楚清扬给修理了一顿,陈江的肺都快气炸了。

    约了被楚氏开除的曹朗来家里,可曹朗还没到,陈江拨了曹朗的电话,愤懑吼叫:“你他妈快点,死在路上了?”

    “还活着,马上就到,三分钟后开进小区。”曹朗道。

    陈江把手机扔到了茶几上,靠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又开始回味昨晚的场面。

    那个在关键时刻帮了楚清扬的女人柳凤舞,到底是谁?楚清扬和柳凤舞又是怎么认识的?

    一个个疑问,让他的脑袋很大。

    虽然陈江的处境不妙,可他还是曹朗巴结的对象,曹朗来了,带了几个小菜,还有两瓶好酒。

    看到陈江的脸肿成了那个样子,曹朗最想问出口的就是,你肿么了?

    可是生怕一句话说不对激怒了陈江,曹朗只能用眼神表示惊愕。

    “瞧你的表情,好像见了鬼,难道只许你的鼻梁骨被人打断,就不许我偶尔也挨顿打?”陈江冷笑道。

    “陈哥,就连楚氏的董事长楚云凯都几次说过,你很有才华,你当然可以偶尔挨顿打,你天天挨打都没问题。”

    曹朗想拍马屁,可是慌乱的情况下说出的话,拍到了马蹄子上。

    只听嘭的一声,陈江的巴掌拍到了茶几上,肿起来的脸甚至变得狰狞起来:“你他妈说什么?就连你这个被楚氏开除的狗东西,也敢嘲讽我了?你是不是已经忘了,以前在楚氏,我都是怎么罩着你的?如果没有我,恐怕你提前两年就被开除了,你根本没机会当上财务部总监。”

    “陈哥说的是,我刚才太紧张了,说错了话,该打!”曹朗扇了自己两个耳光,挺用力,发出的是啪啪的声响。

    “算了,不跟你计较,你去厨房,拿碟子把菜放好,我家里刚好没酒了,就喝你拿来的剑南春。”陈江愤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