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极品小姨 > 第2192章 美少女踢馆
    小÷说◎网 】,♂小÷说◎网 】,

    李南方为什么要死活留在明珠美院?

    还不是因为,这地方将成为一个特殊的战场。

    借着学校刘氏周年校庆的机会,京华沈家牵头,华夏高层某些人辅助,撒出去了大量的诱饵,吸引那些敌华分子。

    就是为了在这里,能够将那些不安分的家伙一网打尽。

    明珠美院的校庆,其实就是个局。

    之所以把局定在这,也是看中了学校的环境。

    那些想搞点小动作的人,一定会觉得,华夏方面不可能拿着学校里学生的身家『性』命不当回事。

    无论他们搞什么,华夏方面都会投鼠忌器,不敢过分对付他们。

    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太多,大大咧咧冲进校园里面,胡搞一通就行。

    想抢古董卷轴的,那就去抢东西。

    想搞华夏定海神针沈老,放开了手脚杀上门。

    针对花夜神的罗德曼杀手组织,更是不会放过这次绝佳机会。

    而更多则是被“黑幽灵”吸引来的家伙,也卯足了劲来这凑个热闹。

    傍晚时分,李南方作为诱饵,终于发挥了效用,吸引来了一只不大不小的鱼儿。

    of杀手平台在册的银牌杀手会员——泰拳王雅桑康。

    李南方略有耳闻。

    犹记得很早以前混迹欧美的时候,就听人说起来过,亚洲最有名气的杀手“泰拳王”。

    也不知道那家伙背后有什么样的依仗,从来不像个真正的杀手那样,隐藏自身的行踪,但凡是接手了刺杀任务,都是大摇大摆走到目标人物面前,一击毙命。

    当然,那些任务目标,都是标价五十万美金以下的小人物。

    可雅桑康硬是凭借着刺杀这些小人物,获得大量杀手平台荣誉积分,一步步走到了银牌杀手第一位的位置上。

    这个人很少来华夏,可不代表军方没有特别关注到他。

    而今天,当他第一脚踏进明珠美院的学校大门时,散布在外面的军方侦察兵便已经发现,迅速将其所有的行动信息综合起来,汇报给上级。

    于是,沈轻舞这边也立刻得到了消息。

    “李南方,你这个黑幽灵的名头吸引力还真是不小啊。很少踏进华夏的泰拳王,都能被你吸引过来。”

    沈轻舞轻佻的一句话。

    也说不清楚她的语气是个什么意思。

    反正李南方对那个狗屁银牌杀手,提不起来任何兴趣,懒洋洋问道:“泰拳王来找我,对他有什么好处?”

    “杀了你,他就可以变成金牌杀手,身价暴增。”

    “那我杀了他,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从泰国『政府』那边,要点经贸优惠政策罢了。”

    “那好,这家伙我收拾了。”

    李南方做什么事情,就摆正什么样的心态。

    沈轻舞及其身后的官方大佬们,让他留在明珠,这几天待在明珠总院,实际上就是一场交易。

    李南方收拾那些敌华分子,帮官方谋取些既得的利益。

    而他这边则是能够和他的那些女人,活的更舒服、更惬意。

    再说了,对方明显是冲着他来的,他要是不亲自出面表示一下,也对不起人家专门跑来明珠花的那些机票钱啊。

    “那个泰拳王雅桑康到哪了?”

    他起身询问。

    沈轻舞反手举起来平板电脑,指了指上面的监控录像画面,说:“在明珠美院的武术社团训练场。”

    “嗯?他去那干什么?”

    “因为那里有他的徒弟黄志东,还有就是,黄志东好像被你的某个小美女给打趴下了。”

    “啊?”

    李南方莫名其妙了。

    谁的小美女,有打趴了谁啊?

    其实不用问,这里说的正是山口错爱。

    刚才那么多学生跑去办公楼门前聚集,吵吵嚷嚷着要把李南方赶出校园,山口错爱也在附近看得清清楚楚。

    尤其是黄志东站出来,要去挑战李南方。

    这对李老板而言,只是个无关痛痒的小事情。

    可在山口错爱看来,这是一次偿还李南方某些恩情的好机会。

    前些日子,李老板随手送出来一张南方健身会所的贵宾银卡,这对山口来说绝对是个天大的恩惠。

    南方会所里的武术健身教练,绝对是全华夏一等一的教学高手,给了山口错爱这个“武痴”极大的帮助。

    但是每次去,都不用花钱,总让人有种无功不受禄的感觉。

    正好碰上有人给李南方惹麻烦,山口错爱便决定,帮那家伙出出气,也算是小小的报答,这才会只身前往武术社团的训练场——踢馆。

    此时此刻,那间训练场的大楼周围,已经有数百名学生围得满满当当。

    训练场大门紧闭,只能是拉开一小条缝隙,才能看清里面的情况。

    这让所有好奇的人,听着里面时不时传出来呼哈和惨叫声,心里好像猫爪挠那样难受。

    有些聪明的,办来了梯子跑到高处,凑在窗口上往里面观看。

    甚至都有人做起来了现场解说,口头直播里面的战斗情况。

    “美少女单挑三十名青壮年猛男。

    现在战况非常胶着。

    黑『色』方山口错爱美女,又是一记漂亮的过肩摔,放倒了大三年级的孔学长。

    孔学长还要反抗。

    结果,咔嚓一声,山口美女拧断了他的胳膊——

    我擦。

    真打啊,胳膊真的断了。

    快去喊教导处主任啊。

    对了,叫救护车,赶紧叫救护车,武术社团的人已经倒下去二十多个,爬不起来了。”

    搞直播的同学,也还算是有点良心。

    他没单纯的看热闹,都已经开始考虑屋内那些受伤人的处境了。

    只可惜,他的话好像并没有被谁相信。

    “山口错爱放倒了武术社二三十个猛男?你这不是扯得吗。山口美女那么娇小可爱,根本不可能伤害到谁的。一定是武术社团的那帮家伙故意表现得很惨,大喊大叫,要把责任推到山口美女身上。”

    “呃,是不是武术社团的那帮人为了山口美女争风吃醋,自相残杀啊?”

    “我擦,你们见过把自己胳膊扭断了,争风吃醋的吗?”

    “呀,好急哦,为什么不能把门打开,让我们看看?”

    一群围观学生说什么的都有。

    大家只恨没机会亲眼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另一边,早有人通知了校领导过来。

    原本是为了校庆而无比开心的众多领导,正聚在一起算计今天的学校建设捐款收入呢。

    突然听说山口错爱和武术社团的人打起来了。

    这还怎么得了!

    山口同学是国际友人,万一受了伤,这可是会给学校抹黑的。

    学生处主任领头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高举着扩延喇叭,训斥里面的人住手,另一边是派人赶紧寻找趁手的工具,把门弄开。

    可铁链锁是在里面锁上的。

    山口错爱为了不手外界影响,还专门多绕了几圈,把铁链撑得死死的。

    一般的开锁工具,根本派不上用场。

    正是急得抓耳挠腮的时候,围拢在大门前的几个校领导突然就感觉脊背发凉,紧接着便在某中无法抗拒的力量下,踉踉跄跄推开到两侧。

    再等稳住身子看过去,就能看见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异国面孔男人,站在了训练场的大门前。

    “喂,你是什么人,干——喔?”

    学生处主任张口询问对方的身份,可话没说完,就被眼前出现的一幕惊呆了。

    那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男人爆喝一声,飞身前冲,一记漂亮的膝撞。

    人体膝盖骨和金属铁门撞击的声音,尖锐刺耳。

    所有人看着都疼。

    可那家伙半点表情变化都没有,反倒是刚刚令无数人束手无策铁链锁,被这人的突然攻击,硬生生撑断了。

    由此可见,这家伙应该就是刚刚沈轻舞所说的泰拳王雅桑康了。

    随着训练场的大门轰然打开。

    无数道目光投放进大门内。

    训练场上,将近三十个武术社团的历届学生成员,躺在地上翻滚哀嚎。

    痛苦的声音此起彼伏,东倒西歪的人体,溅在地板上的鲜血,破碎的木制桌椅。有的人一面呻、『吟』,一面挣扎着爬起来,完全已经是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有人叫痛,有人在哭,那场面惨不忍睹。

    武术社团的众多猛男都变成这样了。

    那孤身一人的山口错爱美女该是有多惨啊。

    众人真心不敢想象。

    可等他们把目光聚焦到训练场最中间的位置时,更不敢想了。

    那里。

    山口错爱娇小的身躯矗立着。

    她对面,则是那位之前正面挑战李南方的黄志东。

    只是与刚才的英雄神武不同,此刻的黄志东半跪在地上,一条胳膊被山口错爱抓住。

    门开的那一刹那,能够清楚看到山口抬脚踢中黄志东的肩胛骨。

    咔嚓一声。

    所有人的眉头齐齐跳了下。

    黄志东软绵绵瘫在了地上。

    微风拂过,训练场周围安静得出奇,直到远方救护车的警笛声缓缓传来。

    那些校领导才回过神,吓得赶紧冲进门内,大声喊着“快把受伤的人送医院”。

    这一晚之后的许多年,明珠美院都流传着那样一个传说。

    美少女大战三十猛男,只身覆灭武术社团。

    即便是后来的学生,都忘记了美少女的名字,也不会忘记,明珠美院武术社团是怎么消失的。

    暂且不提那些后话,单说现在。

    校领导已经顾不上去追究谁的责任了,救人才是最要紧的。

    呼噜噜一大群学生会的成员出现,帮着老师们抬走手上的同学。

    而山口错爱则是擦擦额头的冷汗,剧烈喘息了一会儿,终于恢复了点力气,就像没事人一样,准备随着混『乱』的人群,离开这间训练场。

    谁知,才走出去两步。

    一个和山口错爱体型身材差不太多的男人出现,挡住了她的去路。

    雅桑康。

    泰拳届的王者,杀手界的超级大混子。

    刚刚眼睁睁看到他的爱徒被这个小女生给废掉,其内心深处是有多么恼火,可想而知。

    武者不分『性』别、年龄,只看伸手高低。

    雅桑康面对山口错爱,双手合十,话不多说:“我和你打,我死或你死。”

    混『乱』的环境中,没有几个人能听到雅桑康的话。

    山口错爱也不是听得很真切,但她能明确感受到一种死亡的压力传遍全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