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野蛮姐姐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只怕一种女人(2)
    可是,她们两都是非常优秀的女人,苏沐瑶跟叶欣怡可不像自己这么没本事,他可以同时找两个女朋友,她们不生气?这事,刘莹是真好奇,也真奇怪,不过她可不会坏唐飞的事,谁叫唐飞对她那么好的,所以这些事,她自然不会多说,会帮唐飞保密。

    而她呢,也多亏了苏沐瑶照顾她,唐飞吩咐她好好照顾苏沐瑶,自然,吃完了饭,刘莹走到苏沐瑶身边,小心翼翼的扶着苏沐瑶。

    “苏总,你脚今天好了点没?要是还差不多疼的话,应该去医院看看才行。”

    “嗯,好很多了,唐飞昨天帮我按了,也擦了红花油,不太疼了,只是怕又扭到,所以还是小心点。”苏沐瑶背着挎包,然后一手搭在刘莹的肩膀上,有人照顾的感觉,确实蛮爽的,以前一个人什么事都自己靠自己,好的坏的,开心的,劳累的,都要自己扛,如今,这一切改变了,苏沐瑶也是感觉身心舒畅,手搭着刘莹,穿着高跟靴,虽然走路略微有点颠簸,但是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也丝毫不影响她的心情。

    …………

    唐飞开着车,到安居集团,上楼,公司的前台笑呵呵的看着唐飞,因为有了上次的招呼,这美女倒是很热情的道:“唐飞,又来找云总啊……”

    “嗯,我来找云总,开不开心咯?”

    “我开心什么?那跟我有关系吗?”这美女也是略带拍唐飞马屁的嫌疑,毕竟云馨兰第一次跟一个男人走这么近,如果跟她男人搞好关系,那在公司肯定前途无量,但是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这美女自然也不会表露出来。

    不过唐飞依旧乐呵呵的道:“关系肯定有的拉,像我这么好说话的人,下次,你要是工作没做好,等下云总骂你,嗯,说不定我一高兴,帮你求情,那你不就有关系了吗?”

    “咯咯……你还真会说话,云总在办公室等你呢!快去吧!”

    “行,美女,我走啦!”唐飞美滋滋的走进公司,推开云馨兰办公室的门,这美女正坐在总裁的椅子上,整理着公司的一些资料,看唐飞进来,这女人依旧忙着,好像唐飞的出现,丝毫不影响她的工作。

    忙了手头上的活,云馨兰才从总裁的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拿着一份文件递给唐飞,“咯,这是份代理文件,你要我帮你收购公司,得签个合约,等下要是我不认账,嘿嘿……你那收购的公司,可就归我了,到时候,你可是亏大了。”

    “切,馨兰姐,不就是几亿收购个小公司吗!你要,送给你无妨,对我来说,几亿能买你这么个超级美女情人,很值得。”

    “少来!”云馨兰美眸一瞪,但是嘴角却挂着怪笑,“签个字,以后公司的事,虽然股份是你的,但是我全权代理了,咯咯……你安心做你的小职员去吧,如果哪天表现不好,我把你赶出公司,也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公司的管理权可是我的哦!”

    “噗……”敢明目张胆的的把自己这个老板开除出公司,不得不说,这未免也太怪了,而且看云馨兰一个恶作剧的样子,唐飞还真无语,不过,嗯……这美女笑起来的样子很美,她恶作剧,那是自己对手吗?唐飞揍到云馨兰身边,在她脸上美美的香了一口,完了,还美滋滋的舔着嘴馋,好像是吃了什么绝世美味一般的。

    “猪头,别乱来,这可是公司,我可不想跟你闹出什么绯闻。”

    “馨兰姐,好像你的员工已经在背后猜测了哦,你这时候才说,似乎有点掩耳盗铃了。”美女就是香,那漂亮的脸蛋,亲着就是爽。

    “还不是你……猪头一个,行了,赶紧签字,签了就没你的事了,之前,有个人打我电话,叫我嫂子,是你兄弟吧!”

    “嗯,是跟我一起在非洲当雇佣兵的兄弟,怎么拉!”

    “我可不是他嫂子,别那么叫,会给人误会。”

    “放心拉,他知道什么时候叫,什么时候不叫,那小子精着呢!”

    “你这家伙,是不是在外面风流惯了,你兄弟都知道你的秉性了?所以才这么圆滑。”

    “这也不叫圆滑咯,跟我关系好的女人,他们都这么叫!嫂子是辈分,嘿嘿……他们那几个小子,在外胡天胡地的,什么女人都不怕,只怕一种女人。”

    “什么女人。”

    “就是他们叫嫂子的女人!”

    “噗嗤……”真受不了唐飞这个流氓,被唐飞这家伙闹的,云馨兰也被逗的乐呵呵的,那红彤彤的嘴唇带着微笑,更显得大方,风趣,迷人。

    “对了,你兄弟是干什么的?怎么说他陪我去,何树发就一定会怕,一定会同意卖公司的!”

    “还能干什么,当官的流氓!”

    “当官的流氓?那是什么?”

    “就是流氓当上了官咯,就跟流氓当警察一样,你说是什么样的?”

    “……!”这家伙,云馨兰是真的服,流氓当警察,那不是电影里的情节吗?现实怎么可能,现在当个警察,要考警校,完了,还要通过各种公务员考试,麻烦的不得了,流氓当警察就够难的,当官,可能吗?

    “唐飞,你别忽悠我?是真的假的!”

    “真的,馨兰姐,我的事,你都清楚,我骗你还有什么意义吗?那小子,父亲是军委的老大,什么官,你应该知道吧,不过那小子叛逆的很,在当兵的时候,就很不服他老爹,对着干,又干不过他老爹,整个军部都是他老爹说了算,那小子能翻什么天,后来我去非洲当雇佣兵,他也跟去了,去了那,他就是个真流氓,嘿嘿……杀人放火的事,没少干,然后现在回来了,他就有只能听他老爹的,去当官了,而且还是个大官,军部的少将。”

    “……!你这家伙,还真的是能闹,那何树发的事,是不是你们故意整的。”

    “嗯,是我兄弟找流氓揍的,顺带敲诈他,嘿嘿,就何树发那种流氓不到家的人,遇到了我兄弟那个真流氓,哪是对手,被吓的屁股尿流的。”

    “你们这几个家伙,这么胡闹,真是!”云馨兰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一个那么大的官当个流氓去敲诈一个小商人,这商人,有反抗的余地吗?答案是当然没有咯,难怪何树发被整的一愣一愣的,而且唐飞也这么肯定把事情办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