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野蛮姐姐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贱男人
    整个江面风很大,比在船里感觉大,而且夜深,风越大,查这案子,确实就越难,水上的活,是个挑战,而且要 让汽艇飘到准确的位置,还需要划船,而且怕被发现,还要躲着光,慢慢的靠近。

    船里,何应文用望眼镜紧紧的盯着前面,而小丫头何梦玲也紧张的看着,外面又是刮风,又是下雨,而且越晚风越大,也难怪师傅说做警察办大案子很难,平时师傅是又流氓又痞,但是真做大事的时候,真的很认真,也不得不说,师傅虽然混的时候,真的是大流氓,但是男人的时候,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比她看到的那些小警察,贪生怕死的小人物强太多太多了。

    “爸爸……师傅他们到了吗?”

    何应文摇了摇头,“风太大了,水太急,容易飘偏。”

    “爸爸,给我看看。”这小丫头从爸爸手里接过望远镜,何应文看自己宝贝女儿这么急匆匆的样子,心里也是有点感叹,女儿在家是个宝,而且被她母亲惯的,太调皮胡闹了,但是被她师傅教的,小丫头似乎也知道什么叫国家大事,什么叫正义,虽然调皮是依旧调皮,但是何应文却感觉到自己女儿真长大了,而且还会关心人,心疼人了。

    码头昏暗的灯光,在阴雨天里,更显得暗淡,从阴暗的地方往前荡,不过麻烦的,就是水流太急,汽艇很容易被水直接冲走,为了能靠近,两个人只能不停的滑动,而且靠近船的时候,没有缆绳,汽艇根本无法停靠,只能在经过船的瞬间攀上去。

    这真的是个相当困难的活,就梁子那小子,估计是够呛,正不好就会水流冲到下游去,而且下游水更急,万一冲的汽艇都翻了,真的是命就交代了,这水上的活,真不比陆地,他们几兄弟,太少在海里办什么事了,挑战性确实很高。

    下来划是二十来分钟,汽艇成功靠近了,不过身上全湿了,马上要行动,管不了那么多,汽艇靠近货轮,贴着货轮,唐飞掏出电话,看看时间,十一点半,然后示意啊狼把电话全关了,准备行动。

    货轮上去,从水平面到船舷,三米多高,没缆绳,一般人哪上的去,三米多高,而且还是在水面,真的是只有按 翅膀飞上去的感觉,也正因为如此,船上的人晚上相对也放松很多,因为夜里,很少有能人从江面这么偷偷接近,更难爬上这种货船。

    汽艇还在往下漂,根本停不下来的,因为水一直流动,从货船边上经过的时间,也就几分钟,到船中部,唐飞示意下啊狼,这小子一下就清楚了,唐飞双手一合,准备把他抛上去,啊狼用眼神跟唐飞一交流,然后踩在大哥的手上,顺势一蹬,唐飞再用力一抛,瞬间整个人就翻了起来,然后直接腾空而起,飞上了三米多高的货船上。

    啊狼一手拉着船舷,一手示意大哥跳上来,唐飞点点头,因为汽艇是浮在江面上的,不好着力,所以弹跳力非常的差,唐飞只能顺势轻跳,然后拉着兄弟的手,本来三米多高的船舷,因为兄弟在中间,两臂伸展的距离有一米多,加上唐飞身高和手臂长度,也有两米,所以不需要弹跳很高,就能抓到兄弟的手,而啊狼在用力一拉,将唐飞抛上船,然后这小子再手一用力,整个人跃了上去。

    何梦玲在望远镜里痴痴的看着师傅跟沈大哥两个人,感觉他们就跟飞檐走壁的怪侠一样的,要是她,算了吧,别说抛一个人上去,就是吊在船舷一只手都攀不上去,一般人哪来那么大的力气,这小丫头暗暗咋舌,师傅就是师傅,果真是厉害,而且那天看到师傅跟那个杀手较量,那种高手的对决,真的像一种顶级的艺术一般,只是这是杀人艺术,要不是过于残忍,肯定是最完美的艺术,也是最值得、最美的艺术。

    两个人上了船,船舱已经关上了,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两个人借助着码头昏暗的灯光,摸到了舱门那,舱门被扣住了,一种老式的牛头锁扣住了门,不过对他们这种习惯了潜伏阻击的人来说,这锁非常的简单,用一张卡片都能打开,而啊狼早就准备来这查探的,需要的东西,早就准备好了,作为最厉害的雇佣兵,这种事,驾轻就熟。

    很快,打开舱门进去,这是头舱,主要是负责驾驶货船的地方,也是货船船长负责指挥休息的地方,进来,在里面探探,感觉到里面有人在睡觉,但是睡过去了,有呼噜声,而且不是一个人,是好几个人,如果说他们走私军火,货就在船上,那么很明显,不可能在头舱,而且这都是睡觉的地方,并且相对很起眼,尴尬,要查军火,应该去货船,一想到这,两人相识一笑。

    也是几乎没在海面作战过,虽然以前唐飞到潜艇上去过,上过军舰,对军舰、潜艇,甚至是航母的一般空间的安排都知道,但是毕竟那是当兵的时候接触的,接触不是特别多,后来去当雇佣兵,几乎就没接触过了,这东西,相对来说真生疏不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这种货轮,货舱应该在中间的甲板下面,应该是中间那个舱门,两个人又悄悄的关上门出来,而此时,外面的风越来越大,雨也越来越大,吹的还有些寒意,毕竟是降温天气,半夜更显得冷,但是白天一般都还比较热的。

    走到中间船舱门那,老套路,啊狼把锁打开,不过这小子用开锁的工具整了会,还没打开,真的是丢人,这手艺,梁子比他厉害多了,论开锁,破解密码,破解电脑程序,还是梁子厉害,唐飞都自愧不如,不过比啊狼这家伙,却是厉害多了。

    无奈,接过啊狼手上的工具,准备自己来,啊狼靠在边上,有点不服气,每次出去干这种事,多半是梁子动手开锁 解密码的,这舱门的锁,是防盗锁,虽然不是什么保险库的那种密码锁,但是却是非常不容易掏开的锁,要打开这种锁,还是要点技术含量的,之前看梁子搞这东西,就跟玩一样的,而自己也开过不少锁,结果鼓捣这种好点的防盗锁,却鼓捣不开,有点郁闷。

    看大哥也搞了一会,也没开,啊狼这时候也嘚瑟的笑了,自己不行,大哥好像也好不了多少吧!总算没比大哥差很多,不算太丢人,这玩意,还是得梁子来才顺手,那个家伙就喜欢鼓捣这些偷鸡摸狗的事,那猥琐的家伙,干这种事,怎么就那么在行……

    “啪嗒!”总算把锁打开了,两个人顺着船舱的梯子,下来,里面一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还好啊狼这小子准备好了,翻 出个小手电筒,打开,然后把船舱的门一关,两个人 探了下去,唐飞虽然是临时过来,没特地武装准备的,啊狼却是早就准备好的,也是唐飞并没太过在意这种行动,毕竟就是个黑道的匪徒,也毕竟就是那么个走私军火的犯罪集团,又不是什么超级高手,他还真没多当个事,更不像一般的警察那样,面临这种大案子,全副武装。

    没办法,能力太强,游刃有余,所以适当的放松下,虽然这事对一般的人来说,难度系数相当的高,对唐飞来说,比较麻烦的,就是不好划水过来,只要过了江面,什么都不是个事了,这些人,对他来说,还是很好对付的。

    这中间,确实是货船,货船的货舱中间,是运送海鲜的水池,因为海鲜运送,要保持活的才新鲜,所以货船里面就是一个大水池,然后周边又给水池注氧的机器,而枪械那种干燥的东西,会放这吗?有点不太像的感觉,不过货船很大,两个人一直慢慢的摸索,在货船边上,有扶手到两旁储藏室,两个人顺着扶手上来,储藏室的门紧闭着,但是上扶梯的这个 储藏室里有人在睡觉,在门口,能听到里面的人的呼噜声。

    一般的货船,基本不会安排人在储藏室睡的,毕竟储藏室条件比较差,没什么特殊的货物,没必要特地安排人看管,把货舱加一把防盗锁,已经是够安全了,而且轮船的货物,一般是因为多才值钱,又不是单一什么货物值钱,真正单一的货物值钱的,都会空运,谁会用轮船运的,这种安排,明显就有点反常了,货舱是不需要人守夜的,要搬空货船的东西,在前舱就能发现,这么大批的货物,哪是那么好搬的。

    唐飞和啊狼对望了一眼,好像两个人都有这种感觉,那就是货舱这有问题,货舱内,有四个储藏室,一边两个,而进门的这个储藏室有人睡觉,边上另外一个,好像就没人。

    储藏室的门是关着的,而且还有一把锁扣着的,是普通的挂锁,门也是普通的木门,很容易开,对他们这种老油条来说,开这种锁,开这种门都是小意思了。

    啊狼掏开锁,打开储藏室的门,靠,顿时就发现了情况不对,储藏室里,大量的枪械拜访在那,步枪、手枪、*,各种枪械都有,很明显,这船很可能是刚到货,肯定是因为有人要买货,所以才把货储藏到了这,准备立刻转手的吧,用手电筒的灯光照照,这批东西是崭新的,原封不动,应该是新到的。

    而且这帮人还是很小心的,虽然货放到了这,可是这储藏室里,有暗门,啊狼仔细的查了 下储藏室的柜子那,有个暗门可以下去,但是下面太潮,容易把这种新的军火搞坏,因为货要立刻转手,所以就没搬下去,摆放就随意了点。

    啊狼嘚瑟的笑了笑,就这发现,他感觉一点不意外,因为他昨天跟梁子去查了,就跟唐飞说的那样,装个几个混混,好像对生活太不满意,要去抢劫,好像要立刻搞到军火,纯子餐厅那个小胡子男人好像是有点上当,因为当时梁子把那个青帮的女孩子骗来了,三个人,有一个是真的青帮老大的女儿,这老板自然就上钩。

    至于那个陈小琴,算了吧,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在黑道混,也就是为了痛快,梁子这家伙花言巧语的,哄了下,就跟她上床了呗,反正就那样,玩的舒服,高兴,就当朋友,不高兴,就滚蛋,那个女人还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过,跟这些喜欢出来混,喜欢出来打架的男人玩,那不是她的嗜好嘛!

    他们几兄弟,其实以前都是这种痞子,有的玩就玩,有女人睡,傻子才放过,当然,丑的除外,漂亮的,连哄带骗,能玩尽量玩,以前他们几兄弟,活着是为了潇洒,谁特么的在乎那份爱情,爱情那是狗屁,他们不想去爱,也不想参合那情。

    不过退隐了,这 性子都改了不少,虽然现在收敛了很多,但是骨子里,都是几个贱男人,对有些女人来说,真是可以贱这词来形容他们,对玩女人,对混这些东西,……几兄弟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了,唯一留在他们骨子里的,也就是还有正义,所以做事不会违背良心而已。

    “虎哥,看样子,又破了个惊天大案了,这回头,我想低调都难了,能力太强,国家不会放过我们的。”

    “没事,大不了谈判,帮国家做事可以,但是,我们兄弟的本性,谁也管不着,说真的,自己国家,多少还是有些关心的,想出点力的,只是对官场那些人那些事,没兴趣,帮国家做事可以,但是跟官场的人,咋们也是河水不犯井水,他们给面子,我们也给他们面子, 他们不给面子,我们兄弟管他天王老子都不怕。”

    “哈哈……虎哥,还是跟你混舒服,没那么憋屈,我看你这隐居,也是半隐半退了。”感觉大哥也不是完全不管事了,啊狼这小子就得意了,有大哥当垫背,干什么都起劲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