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药香 > 第5章 有家难归
    第5章 有家难归

    张猛连牛车都来不及放好,便冲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我在县城里听说当今皇帝要练仙丹,把好多县里的郎中都抓去辰州采药了,你爹也在其中,我知道后,吓得立刻赶回来告诉你,这下你们家如何是好啊?”

    云岚哭了,她这命还真是苦不堪言,前面想着自己走了家里好歹还有爹爹,如今连爹都没有了,三个小萝卜头该如何活下去啊。

    “云娘,这下你们在李家村可是待不下去了,以前他们看着你爹能治病,多少对你们还会手下留情,如今……”

    “我知道。”云岚缓缓起身,打断了张屠夫的话,叹气一声,“我还是带着云阳他们回刘湾村吧,不管怎么说,祖父祖母也不会看着爹爹的血脉饿死,而且那边多少还有点土地,云阳从小就在地里帮忙,我想他能够照顾好弟弟妹妹。”

    张生也都无计可施了,叹气一声,“也只能这样了。”

    张屠夫有些担心银子的事,连忙说道:“云娘,你别担心,你们老家就在隔壁县,正好与买你的哪家人是同一个县城,虽然隔着村子,但好歹也很近,只要半天路程,你就可以经常回家看看云阳他们三个。”

    “谢谢叔。”云岚心里有了打算,多少没有那么惊慌了,点点头道谢。

    张屠夫也怕夜长梦多,又说道:“那明日我就陪着去隔壁县吧,顺便把云阳他们送回去。”

    “嗯,有劳叔费心了。”云岚说着,可想起云阳今日的过激,连忙又跪地地上,“叔,婶子,两位哥哥,云娘有一事拜托你们。”

    张屠夫连忙扶起云岚,“这孩子,今儿这膝盖还真是不管钱,怎么说着就下跪,赶紧起来,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云岚不肯起来,“求叔不要告诉云阳他们,我把自己卖了,也不要说爹爹被抓走了,我不想云阳他们担惊受怕。”

    张婶子一脸无奈,“可是这纸是包不住火的啊!”

    “没事,等过些日子,云阳好好的了,我自己会告诉他的。”云岚笑了笑,解释道:“我只希望云阳别做傻事,今天他真的把我吓到了,不然我也不会变成那个样子。”

    张生明白她的心思,叹气一声,问道:“云娘,那你打算怎么遮掩这事啊?毕竟你和叔可是不在云阳他们身边啊。”

    云岚想了想,便说道:“就说我为了还你们家的银子,去县城大户人家做事了,等还了银子,以后就能回家了,至于爹爹,什么都不要说,我爹反正都是摇铃走街串巷,一年半载回不来也很正常。”

    张屠夫听了,点点头,“这也是个办法,反正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就这样,云岚算是解决了银子的问题,如今就等着明日把三个小萝卜头安顿了,她也就心安了。

    云岚回家,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云阳,云阳很是开心,毕竟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去,如今知道了,那可是天大的喜讯。

    可是云梅知道中午后来发生的事,悄悄拉着云岚,背着云阳问道:“大姐,你是不是真的把自己卖了。”

    云岚心下一紧,这孩子毕竟十岁了,要想瞒着确实不易,笑了笑,“傻瓜,姐姐长这样子能卖得掉吗?你别多想了,这次幸亏张叔他们帮忙,不然你就被那畜生卖了,回头咱们回了刘湾村,也不能忘记张叔他们的好。”

    一听这话,云梅便安心不少,帮着云岚一起收拾东西,其实这个家里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但云阳舍不得那些锅碗瓢盆,全都装到背筐里,把爹爹和他们几件破衣服也叠的整整齐齐的装好。

    夜里,张雯端了一盆的稀饭过来,让云岚很不好意思,连连道谢,张雯还拉着云阳说了好一会话,才回家。

    第二天一早,张屠夫和张猛就拉着牛车过来了,看着那些锅碗瓢盆,心下一酸,含着泪把东西装上车,带着云岚他们回刘家湾。

    离开李家村的时候,云岚回头看了一眼李家村,心中暗暗发誓,如果她再度踏入这个村子,必定是碾压所有屈辱之时,云娘,你放心,那些欺负过你和云阳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牛车在颠簸的山路上,一路走走停停,到第二天早上,才好不容易到了刘湾村,这里路更窄,牛车也进不去,只好卸了牛车,步行进了村子。

    这里挨着林峰山,两边是小山坡,三面山中间便是刘湾村,沿着S型的平原,两边是稀稀拉拉的民居,在村子中央,有一个池塘,三三两两的村妇在池塘边洗衣服,看着村里来了陌生人,都起身看着,很是稀奇。

    “大嫂,借问一下,刘玉清的父亲住在哪里?”

    张屠夫上前问了一个夫人,那夫人荆钗布裙,上下打量了张屠夫,“你找我爹做什么?”

    “哎呀,这可是出门遇熟人啊。”张屠夫连忙笑着,拉着云岚和云阳,“这几个孩子是刘玉清的,他娘几年前死了,刘玉清出去摇铃赚钱,托我照看这几个孩子,可我们家里日子实在清苦,所以想……”

    没等张屠夫说完,那妇人就跳起来了,“他爹离家十几载,孝道都没尽,如今一回来,就想让爹娘给他养孩子,这未免太过分了。”

    云阳被那妇人吓了退后一步,身后的云梅和云峥也是吓得眼含泪花,浑身发抖。

    “婶子……”

    云岚喊了一声,那妇人就瞪着云岚吼道:“谁是婶子,我可是你伯母,真是没教养,一看就知道蛮子生下的种不是好东西。”

    云岚一怔,难不成这本家村子也容不下他们?

    “大婶,你可不能这么说啊。”张猛连忙把几个孩子护在身后,看着云娘的大伯母,“这孩子才回家,不知道你是谁很正常,是这么骂人,未免有些霸道了。”

    云娘的大伯母叫陈大春,是刘湾村出了名的泼妇,连本村老爷们都不怕,自然不怕张屠夫,这双手叉腰,冷哼一声,“老娘就骂了,你能把老娘怎么样?”

    “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