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碧溪传人之邪体 > 第794章 离山
    刘启超的这一刀极为凶悍,他已经完全使用了十成的功力,直接将葬天刀没入了妖蟒头颅的伤口里。

    这一刀可谓是极度致命的,妖蟒遭此重创,剧痛之下,长达六丈有余的身躯几乎蹦得直成一条流矢。大量的黑血如同温泉般喷溅出来,刘启超仗着有艮山道袍护体,只是掩住了面目,任凭其喷溅到身躯之上,却是紧紧握住刀柄,不肯松手。葬天刀本身乃是一柄顶级嗔器,其中蕴含的煞气,对付阴邪之物最是有效,因此只要葬天刀插在妖蟒的体内,其中的无穷煞气便倾泻而出,更加重创妖蟒本身。

    那妖蟒被葬天刀的一击,以及之后的煞气侵蚀搞得苦不堪言,当即翻动身躯,它那长达六丈有余的身体只是稍微一动,便会将附近的地面震得开裂,更不用说它现在疼得死去活来,到处滚动乱甩头尾。几乎将附近的石头都轰得粉碎,地面也是处处开裂,眼看着这一块沙洲就要在妖蟒的乱动之下彻底沉沦。

    不远处的某处密林里忽然传来一声长啸声,刘启超还没有什么反应,却见原本还在疯狂乱滚的妖蟒却猛地停滞在原地,竖瞳里的痛楚和愤怒却烟消云散,只剩下了呆滞和茫然。就像是这条妖蟒被那声长啸给硬生生地震散了神魂一般。

    刘启超却没有注意到妖蟒的竖瞳里的变化,他只知道身下的这条妖蟒已经没了动静,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刘启超大喝一声,一掌拍在葬天刀的刀柄之上,那葬天刀瞬间没入妖蟒的头颅之中,又从它的颔下破体而出,牢牢地钉死在了地面之上。大量的黑血如同秋雨般喷溅而出,妖蟒却没有如同之前那般挣扎,它只是停滞了片刻,那庞大的身躯便轰然倒地,抽搐了几下,便没了气息。

    “这畜生死了?”刘启超喘息着解除了燃血秘法,然后一瘸一拐地走到葬天刀附近,一把将刀拔了出来,望着那庞大的妖蟒,顿时有些感叹。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那声长啸是帮助自己的,可是发出这声长啸的人又是谁呢?

    发出那声长啸之人,似乎并没有现身的意思,刘启超运转灵力,大声吼道:“何方高人相助,敢请现身,刘某望当面答谢!”

    刘启超的声音极为洪亮,在秘法的运转之下,更是传得整座青羊山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可是除了远处越来越接近的厮杀声之外,刘启超并没有听到任何异响,显然对方是不打算现身了。刘启超开启了青煞灵眼,也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的情况,不知是对方隐匿的功夫太好,还是对方在发出长啸之后便悄然离去了。

    不过现在刘启超也顾不得这些了,远处的厮杀声愈发清晰,显然那几股势力已经逐渐在接近这座沙洲了。尽管刘启超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青羊山,可是他本能地感觉,对方是为了自己而来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可能了。青羊山并不是什么着名景点,也不是什么名城大邑,更不存在什么秘葬。若是有唯一可以吸引的他们的,那便是刘启超和他可能掌握的关于碧溪秘库的线索了。

    刘启超一瘸一拐地蹦到妖蟒的尸体旁边,开始仔细观察起来,他发现那妖蟒大张的嘴里,似乎含着什么。刘启超小心翼翼地拨开它的信子,发现妖蟒的信子下粘着一个特殊的墨色竹筒。那妖蟒原本就浑身布满了黑色鳞片,信子也是暗红色,再加上刘启超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的厮杀状态,他一直没有发现妖蟒信子下面还有个墨色的竹筒。

    “难不成所谓的线索,就是这个?”刘启超用葬天刀将那个墨色竹筒给割了下来,他小心翼翼地将墨色竹筒给收了起来。而就在他做完这一切之后,远处的厮杀声已经接近了沙洲,刘启超可以清楚地看清,一排排手持火把和兵刃,奋力厮杀的术士们,自青羊山的各处山道出现。刘启超还在犹豫间,却听得数声长啸,原本还在厮杀正酣的数股势力的术士们,竟然倏然分离开来,他们泾渭分明地站成数个阵营,开始了无言的僵持。

    刘启超眉头一皱,他却见了几个熟悉的宗派,黑莲教、正气院、轮回殿这三个势力自不用说。还有一些道士和尚剑客模样的术士,他暗暗想道:“没想到这次碧溪秘库,居然会牵扯到如此多的势力,看来我不能久留于此。撤!”

    想到这里,刘启超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枚避寒丹,含在嘴里,然后直接跳入深潭之中。刘启超不大识水性,可是几招狗刨还是会的,他原先已经探查过一番,这深潭的水似乎可以和后山的某条山溪相连,所以他根本不用担心无法离开此地。

    “噗通”一声,刘启超跳入了深潭之中,冰冷的潭水瞬间将刘启超包围起来。而刘启超口中含着的避寒丹,此时也发挥了它的作用,一股温热的力量开始顺着刘启超的筋脉,朝着四肢百骸蔓延而去,将周身的严寒给彻底驱散。刘启超笨拙地划动着四肢,朝着深潭下方游去。

    和想象的不同,深潭下方并没有那么黑暗,潭水说不上清澈见底,可也没有那么浑浊,分辨东南西北还是可以做到的。

    刘启超知道自己的水性不佳,即使是术士,他也无法在深水游动多久,不过碧溪一脉有一种秘法,可以让人在水下呼吸,尽管时间不长,只有短短半个时辰。所以刘启超才会选择自水路撤退。

    这深潭下的水道比刘启超想象中的还要深,不过刘启超最终总算是在避水法诀失效前,从水里冒头,刘启超喷出一口潭水,他已经湿透的面容从山溪的水面钻出。刘启超四下张望,却见自己已经离开青羊山的主体,这里应该是青羊山附近的某条山溪。刘启超从山溪中跃起,站立在岸边,正准备用灵力烘干自己的衣衫时,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师弟啊,那个东西到手了没有?”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