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十七章 逆袭娱乐圈(二十七)
    林善在迟瑞的家门口转悠了好几天,才终于等到迟瑞。

    当她头上包着头巾,脸上带着墨镜出现在迟瑞的面前时,迟瑞眸底一闪而过一丝惊诧,在她摘下墨镜时,他眼底瞬间布满了浓浓的厌恶。

    “你来做什么?”

    三个月不见了,她瘦的仿佛只剩下一副骨架了,眼眶四周是乌青的黑眼圈,脸色憔悴的吓人,半点也瞧不出往昔的风采。

    林善嗤笑一声:“我来做什么?你倒是说说我来做什么?”

    迟瑞不想理她,虽然她做了那样的事,可他和她从前到底还是好过,于是,他抬腿便要走。

    林善见状,上前一把拉住他。

    迟瑞像是触电一样,猛地甩开她的手,面上是遮掩不住的嫌恶。

    林善的心像是被人用刀狠狠刺了一下,她强忍着喉咙泛起的酸涩说道:“迟瑞你真够可以的,让杨千蔓把东西拿走,以为可以脱身了是吗?我告诉你!那东西我那里的才是原件,杨千蔓拿到的不过是备份的而已。”

    迟瑞满头雾水:“什么东西?杨千蔓去找你了?她不是去美国避风声了?”

    像是当头一棒,林善只觉得天旋地转,指尖传来阵阵颤抖,她不蠢,前后联想一下,竟然得到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她当即把手机掏出来到电话给杨千蔓,这回通了。

    “杨千蔓!”林善恨恨的低斥道。

    那头传来杨千蔓咯咯的笑声:“林善,你也有被耍的一天?怎么,当初把我当枪使,现在换成是你就不行了?你当他么四海之内皆你妈啊!”

    “谁让你做的?”林善气得面目狰狞。

    “还能是谁,你林善那么聪明,应该能猜出来吧!”杨千蔓笑嘻嘻说道。

    林善气得浑身发抖,她正欲破口大骂,忽然瞥见一旁还未离开的迟瑞,反而笑了:“杨千蔓,回去告诉你主人,养你这条会咬人的狗没什么意思,连事情也办不好,不妨告诉你,她拿到的东西是备份的,原件还在我手里,你让她等着,早晚有一天我要她跪在我面前!”

    “嘁,林善你好大的脸啊!我也不妨告诉你,你那天喝的咖啡里有安眠药,我趁你睡着的时候已经把原件拿走了,你要是不信,回去看看你保险箱里的是不是备份件!”杨千蔓笑得前仰后合,“林善,你斗不过她的,蠢货!”

    林善听了她的话,脑子顿时嗡嗡作响,东西在徐知初手里?

    电话挂了之后,林善平生第一次体会到绝望,她手中最后的底牌,就这样没了……

    “哈哈哈……”她像是疯了一样,先是低声轻笑,继而变成放声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

    “林善你疯了?”迟瑞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林善。

    “是啊,我疯了!我早就疯了,从我来到这里开始,我就疯了!”林善削瘦的脸庞肆无忌惮的笑着,高高凸起的颧骨让人心生寒意,只听她低声神秘道,“迟瑞,你要是知道徐知初手里有什么,你也会疯的哈哈哈!”

    迟瑞心头顿时笼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她手里有什么?”

    林善讥讽的眼光从上到下的打量着他,良久才大发慈悲的开口:“就是天星贪污逃税的证据啊!”

    迟瑞听了她的话,又想起刚才她打的那通电话,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扬手狠狠打了她一巴掌。

    林善也不恼,用手轻轻抹了抹被打得流血的唇角,笑得诡异:“你打我又有什么用?估计舒衡现在已经忙着把东西往上头递了。”

    “林善!要是天星出了什么漏子,你也别想活下去!”

    “那就不活了。”林善仰起脸放声大笑,阴测测的笑声震得迟瑞心底发憷,“大家一起死好了。”

    她就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迟瑞、徐知初,一个都跑不掉!

    要说今年最大的新闻是什么,不是林善和卫枫的艳影门,也不是舒衡和徐知初的订婚,更不是《帝王燕》转为在大卫视播出,且收视破一,一直占据年度第一。

    而是在国内最大传媒公司之一的天星,因为贪污逃税被彻查,公司董事迟瑞被捕,天星的股票直线下跌,最终在即将破产之际,被艺光收购。

    自此大陆的经纪公司只剩艺光一家独大,其他小公司也难以与之抗衡。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又过了一年半,《锦绣》也杀青了。

    莳七现在也算是正儿八经的艺光老板娘了,走到哪里都有溜须拍马的。

    “你那旗下的艺人可以管管了。”莳七推开舒衡的办公室,眉心浅蹙,有些不悦的开口。

    舒衡见她来了,笑着上前抱住她:“怎么了?”

    “我这一出现,周围就像围了苍蝇一样,嗡嗡的。”

    舒衡笑着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那些艺人原来都是天星的,今天过来开会就撞见你了。”

    “我说怎么有几个那么眼熟。”

    天星的艺人,多多少少都因为林善而打压过她,重则公开羞辱,轻则冷嘲热讽,也难怪他们现在一看到自己就像苍蝇似的围了上来。

    不过是怕她在舒衡那边上眼药罢了。

    自打收购天星之后,舒衡这一整年都很忙,莳七也忙着拍戏,两人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她能感受到神魂越来越强烈的存在,也算是快功成身退了,只是在半年之前,戒指上玉石的颜色就停在了橙红色,趋近于红色,却没有变满。

    莳七试了很多办法,可玉石的颜色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半年里再也没变过。

    是哪里出了问题?舒衡对她,还差了点什么呢?

    “路演结束了?”舒衡倒了杯咖啡递给她,笑着问道。

    莳七微微颔首:“就等首映了。”

    路演几个月,她和他聚少离多。

    她上前抱住他的腰身,脸轻轻地蹭着他的胸膛:“咱们结婚吧。”

    也许结婚是个突破也不一定,对于现在的状况,她必须主动做出改变。

    舒衡一怔,继而将她一下子抱了起来,眼底是化不开的欣喜:“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