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八十九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二十八)

快穿之打脸计划 第八十九章 和尚,我是你的小狐狸呀(二十八)

    莳七拽着半死不活的万安灵直奔不知山而去。

    不知山的怨灵集聚,冲天的阴气压得万安灵喘不过气来,渐渐开始七窍流血,进了不知山的地界,莳七将万安灵往地上一扔,旋即用灵力扬声道:“不知山鬼,你要的魂魄我给你带过来了,之前你我商量好的事是否还作数?”

    等了片刻,不知山传来厚重的低鸣声。

    莳七嫣然一笑:“好,我就知道山鬼大人言出必行!”言罢,她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高高扬起,一串血珠在空中盘旋成圈,最后渐渐消失不见。

    万安灵见她如此,心底慌张:“你……究竟和他达成了什么约定?”

    “告诉你作甚!”莳七嗤笑一声,言罢转身就走。

    万安灵顿时感觉到一阵阴冷的威压笼罩在自己周围,莫不是山鬼,她连忙求饶:“山鬼,你若是肯放我一马,我日后一定去世间找寻各种美味的灵魂给你!”

    尚未走远的莳七轻笑出声,漫不经心道:“你这世外之人的灵魂可是世间独一无二的,换成我也不会放你走的!”

    身后传来万安灵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团浓郁的黑气将她包裹在一起,如万虫啃噬一般,那惨叫声渐渐变小,最后再也听不到了。

    莳七微微驻足,扬手对着身侧的一株树狠狠甩出一道白光,那百年巨树顿时被拦腰劈断。

    她眸光凌厉的向断树后头看去,只见一个眼鼻流血的男子正躲在后头。

    空年见自己已被发现,对着她扑通一声跪下,而后不停地磕头:“仙姑,我只想替我家主子拾骨埋葬。”

    “万安灵这样狠毒的人,竟也有人真心恋着她。”莳七看了他一眼,而后淡淡道,“不怕死就去吧。”

    空年不过一介凡夫俗子,她也不知他究竟是怎么寻得这不知山的,可他一踏入这不知山的地界,眼鼻皆流血,不知山的怨灵阴气太重了,他若是坚持替万安灵拾骨,能不能走出来还是两说!

    回到寒水涧旁,袅袅怀抱着被重伤的秦逸,眸底满是绝望。

    万安灵死了,她能感受到怀中的人渐渐虚弱,双手逐渐冰凉,她知道有个法子能险中求平安,事已至此,她不得不这样做了。

    “姝丽。”玄净一见莳七,便低低唤了一声。

    莳七对他淡淡道:“玄净,你且等我片刻,我和袅袅的恩怨是非还未清算。”

    “不必算了!”身后传来袅袅冷厉的声音,“今日你必须死!”

    莳七顿时察觉身后传来巨大的灵气威压,一股灵气似是破开空气,迅猛的朝自己袭来。

    “小心!”

    “姝丽小心!”

    几乎是同时,两道男声同时响起,一个是玄净,一个是秦逸。

    “啊!”

    就在莳七转身反击的时候,她听见袅袅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她将指尖的灵气硬生生止住了。

    只见秦逸浑身包裹着金光,手里紧握着之前万安灵的那柄长剑,狠狠的刺穿袅袅的心口,秦逸眼眸漠然,狠狠的抽出贯穿袅袅心口的长剑,顿时一股鲜血喷涌而出,直溅得袅袅白皙的脸庞上满是绝美的猩红。

    她强撑着最后一口气转过身,双唇颤抖,眸底隐隐有几分湿润,让她看不清眼前那个深爱的男子。

    她嗫嚅着唇瓣,哆哆嗦嗦的轻声问道:“秦……逸,我的……鲜血……可曾弄脏……你的衣袍?”

    秦逸漠然移开双眸,淡淡道:“不曾。”

    袅袅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听他说完这两个字,终于心满意足的笑了。

    她颤抖着手捂住汩汩流血的心口,声音轻得恍如来自天际:“我……爱……”

    最后一个字终是随着她轻阖上的双眸,彻底消散在唇齿间。

    莳七静静地看着他们,喉咙处像是梗的难受,她轻轻眨了眨干涩的眼眸,半晌才轻声道:“秦逸,你杀了她。”

    秦逸神色淡漠:“是,若非如此,她便要杀了你。”

    莳七唇角不由泛起一丝苦***刻才看向他:“她喂了你她的精魄,妖神难以共容,这才逼得你觉醒紫微星神格,所以你才能一剑杀了她。”

    秦逸浑身一震,眸底满是难以置信。

    “她为了救你,甘愿自己生祭不知山。”万安灵死了,秦逸也必须得死,袅袅不愿让他死,所以死前最后的一个心愿便是死在他的剑下吧。

    秦逸猛地回眸,只见原先袅袅死去的地方一团黑气逐渐消散,露出地上森森的白骨,那是一副鸟雀的骨架。

    他浑身颤抖,手指一松,掌中的长剑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莳七微微转过身看玄净:“玄净,现在该来算算我们之间的事了。”

    玄净眸光隐隐闪过一丝惊恐,他强忍着心底的慌张道:“姝丽,我们之间的事没有什么好算的,我已经知道血洗国清寺的人不是你了。”

    他薄唇扯了个生硬的微笑,如鲠在喉的涩意卡得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小狐狸,跟我走吧,我们还像从前一样。”

    不知为何,他心底的不安越来越浓烈,直觉告诉他,他要失去她了,可他怎么能没有她呢,他已经找了她十年,他不想下半生的岁月都在彷徨寻觅中度过。

    莳七唇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云淡风轻的道:“你错了玄净,事已至此,我们根本回不去了。”

    “回得去的。”他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说出这句话。

    玄净只觉得自己仿佛一脚踩在悬崖边上,她只要一松手,便是万丈深渊,她终是累了,想放弃了吗?她不是说她喜欢他吗?怎么现在就不喜欢了呢?

    “玄净,我对你,向来是一步顶一万步。”莳七唇角溢出一抹苦涩,嗓音淡淡,“只要你向前走一步,我便可向你前进一万步,哪怕前头荆棘丛生,会弄得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可你往前踏了一步,却很快往后退回了一万步,我实在是累了。”

    玄净心底升起巨大的恐慌,他上前一把抱住了她,声音颤抖:“不了,以后我上前一万步……”

    “太晚了……”

    莳七嫣然一笑,那笑意仿佛正午的阳光暖人心脾,可玄净的一颗心却沉沉往下坠,如坠深渊。

    “玄净,倘若我受伤了,你会心疼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