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朕是大昏君(三十一)
    昭宁帝的御船行驶在运河之中,两岸风光大好。

    日色渐渐西沉,晦暗不明的光影透过船上的帘幔溢了进来,婢女们迈着款款的莲步,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伺候昭宁帝的婢女守在房门外头,不敢走远,却一直低着头。

    容貌俏丽的绿衣婢女手上端着一盏彩绘四龙莲花陶灯走近,疑声问道:“锦瑟姐姐,陛下房中不点灯么?”

    锦瑟双颊泛红,轻轻摇了摇头,就在此时房内传来阵阵浅吟声。

    绿衣婢女立刻大窘,红着脸逃也似的离开了。

    要说秦长殷哪里不好,那便是在房事上格外孟浪,厚颜无耻。

    “你快点。”莳七被他撩拨的浑身燥热,敏感的不行,可他偏生像是掌握了主导地位一般,非要吊着她。

    她有些烦他,要做便做,不做滚蛋,遂一脚踹了过去。

    秦长殷一把捉住她踹过来的玉足,轻轻把玩着。

    昭宁帝懒性十足,在莳七过来前,她甚少走路,故而一双玉足生得形状优美,嫩生生的。

    他执起她的脚轻轻落下一吻,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脚背上,痒痒的触感让她忍不住蜷缩了一下脚趾。

    秦长殷薄唇紧抿,大掌顺着她的玉足往上。

    粗粝的指腹隔着亵裤拨弄着那敏感地带,惹得她浑身又是一阵微颤。

    他眸底深邃,晦暗不明,声音低沉,像是极力克制着,“都湿了。”

    “闭……闭嘴。”莳七脸色发烫的厉害,整个人恨不得埋在被子里,半羞半恼的低声斥责他。

    秦长殷薄唇溢出两声轻笑:“陛下想要了?”

    莳七侧着脸,将半张脸都藏在了光影里,“烦死朕了,你若是不做,便退下吧!”

    她的抱怨在他听来,仿佛耳旁风一般。

    秦长殷倾身覆在她身上,眸光灼灼的凝着她,就在她被他灼热的目光瞧得浑身发烫之际,却被他一把扯掉了身上的肚兜。

    他眼神向下,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胸前,继而伸出手。

    冰凉的翠玉扳指有意无意的擦着那顶端的两处红缨,直将那两处撩拨的脆生生的挺起,他眯了眯双眸,然后低下头一口衔住,右手一路向下,隔着亵裤按了按湿润的那处。

    莳七的贝齿死死的咬住下唇,在他手指隔着衣料往里头顶了顶时,终于没能忍住喉头的那声娇叹。

    “陛下想要么?”秦长殷忍着浑身的火热,低声问道。

    他一面问着,右手又加重了按揉的动作。

    “嗯,你快点。”莳七终于忍不住应了声。

    秦长殷却不满意,继续手上的动作,轻拢慢捻,“要谁?”

    莳七恨不得一脚踹死这厮,蹬鼻子上脸,简直厚颜无耻!可她知道,她就算踹他,还是会被他捉住双脚把玩,到时候难受的还是她。

    秦长殷暗着眸色,见她久久不语,遂发狠了一般的拨弄。

    莳七快要崩溃了,早知现在这样,她就不该让他上这个床!

    “你!要你!”

    秦长殷唇角微扬,却还是继续问道:“臣是谁?”

    “秦长殷!朕要你,要你秦长殷!”莳七几乎临近溃乱的边缘,也顾不得什么,直接仰着脸喊出了声。

    秦长殷终于听到了满意的答案,一手扯掉她身上的亵裤。

    “秦长殷!你再戏弄朕,当心朕下旨砍了你!啊!”在她的怒斥中,他扶着那炽铁重重捅了进去。

    真是一点也不温柔!

    莳七强忍着身下像是要被撕裂的剧痛,双手紧握成拳,狠狠的捶着他的胸膛,“痛死朕了!”

    秦长殷也不好受,忍着不敢动,只得帮她分散注意力。

    他俯身低头亲吻着她的脖颈,一路向下。

    在她痛苦的声音渐渐变成惑人的浅吟时,他才缓缓动着。

    雕花红木架子床隐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床上纠缠的身影在垂下的床幔中依稀可辨。

    莳七溃不成军,喉咙里不断的溢出哭腔,紧紧阖上的眸子似是滑出一抹晶莹剔透的泪珠,“太……太快了……”

    “太快了?”秦长殷精壮的腰腹愈发凶狠的撞击着,额间起了一层薄汗,眼底欲色浓重,“臣还快不快?”

    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他最爱她在他身下略带哭腔的讨饶。

    莳七几乎尖叫出声,环着他后背的手指死命的在他背上滑下一道道血痕。

    “不……不是那个快……朕命你……慢点!”

    秦长殷喘着粗气,一下比一下更重的冲撞着,“陛下,臣的子孙根有没有被伤到?”

    “没……没有……”

    “臣快还是不快?”

    “太快了……”

    “嗯?”

    “不……不不,不快……”

    她睁开满是水雾的双眸,却意外对上他那满含笑意的眼睛。

    “答错了,要罚。”随之而来的,便是他更如狼似虎的力度和速度,直直将她送入云端。

    这厮就是故意的!她不管怎么回答,他都有理由说她答错了。

    在他低吼一声之后,他和她十指紧紧扣在一起。

    屋内渐渐归于平静,莳七只觉得浑身酸疼,胳膊抬都抬不起来。

    她半耷拉着眼皮,无力的抬腿踹了他一脚,“秦长殷!朕记住你了!”

    她从未见过这样小气的男人,从前她蓄意让人流出去的传言,以及她宠信过江子卿的事,都被他在榻上一笔一笔的讨了回来。

    和她如烂泥一般的状态不同的是,秦长殷上身满是薄汗,一场剧烈运动下来,他很快就恢复了神采奕奕的样子。

    秦长殷眸光炽热的看着她肤白胜雪的身子,低声道:“臣是陛下的第一个男人,也会是最后一个,自然要好好记着。”

    莳七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感觉他缓缓俯身凑到她耳边。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际,暧昧又庸俗。

    “陛下好好记着臣,记着臣是怎么入得你死去活来的。”

    莳七呼吸一滞,浑身忍不住的发烫,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纵然厚颜如她,在榻上遇上秦长殷,也是自愧不如。

    还未待她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一手拢上她敏感的腰侧,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捏着。

    她浑身一僵,不会吧,这厮不会还想……

    “天才刚黑,臣一定好好伺候陛下。”秦长殷哑着嗓音在她耳际絮语道。

    月娘从云彩后悄悄露出了小脸,也被那低低的浅吟声羞红了脸,又隐到云层后头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