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三十九)
    时期和奥利弗终于找到了虫族的老巢。

    虫族原本的分工和蚁群差不多,一个女王,其他虫族分为雄虫、工虫和兵虫。

    但是慕清许诞生之后,她便将母星上远古朝堂的一套,搬到了虫族里,因为雄虫大抵都是高等虫族,拥有智慧,可以幻化,所以她便设立了军衔。

    而工虫和兵虫大部分都是低等虫族,一类是卖苦力的,一类是卖命的,不需要有智慧。

    只要坚定不移的指东打东就行了。

    这回慕清许对首都星势在必得,大部分的低等虫族都被派出去拖出其他四星了,而高等虫族也走了三分之一。

    所以现在虫族皇宫基本上就是个空壳子。

    莳七正在琢磨怎么潜进去的时候,奥利弗压低了声音道:“我们最好还是不要硬碰硬,毕竟我们并不知道女王的心脏被藏在了哪里。”

    她也是这么想的。

    现在虫族皇宫根本无法抵抗她的进攻,但是虫族对女王的忠心不是她能赌的。

    “我知道。”

    奥利弗顿了顿道:“其实最大的难题就是气味。”

    莳七抬眸看了他一眼,轻笑一声:“你似乎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了。”

    奥利弗笑了笑,旋即从飞船上拿出来一个小盒子:“不过这可先说好,事情要是成功了,我的功劳不必赵誉少。”

    “这话你得对雷浦说,我可做不了主。”莳七忍不住嗤笑道,她顿了顿又道,“不过我可以在雷浦面前替你美言几句。”

    前提是真的击败了虫族女王。

    奥利弗笑眯眯的将盒子递给莳七:“这是我之前偷出的虫卵。”

    莳七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她心底一阵阵犯呕,迟迟不肯去接那盒子。

    “星主倒也不必害怕,这些虫卵还没有孵化。”只听咔哒一声,奥利弗当着莳七的面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密密麻麻的排列着整整一盒子的虫卵。

    莳七平生,一恶心虫子,二有密集恐惧症。

    奥利弗倒好,将两样都集齐了拿来给她洗眼。

    她只看了一眼,心里顿时一阵恶心犯到了嗓子眼,她嫌恶的别开了眼,并伸手将盒子推远了些。

    “你偷这些虫卵,女王就没有发现?”莳七皱着眉道。

    奥利弗体贴的将盒子盖上了,微微一笑:“她当时忙着大计,仓惶之间以为丢了。”

    “我将这些东西,放在生命箱里,让它们维持在在母体里的形态,既暂停了它们的孵化,又不至于让它们死去。”

    莳七眯了眯眼眸,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奥利弗收集这些虫卵,起初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她并不知道。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奥利弗现在和帝国站在统一战线,这样的人,心思太深了。

    说不上好还是不好,他有欲有求,他的欲就是让雷浦承认他,他的求也是和赵誉站在同一高度,让别人记住他。

    这样的人,其实也最好掌控,给他想要的,他自然会拼死为帝国卖命。

    总比那些无欲无求的人,要容易左右的多。

    “这些虫卵的父亲,应当都在虫族皇宫里,星主带着这些虫卵进去,它们至少信了一半,至于另一半,就要委屈星主了。”奥利弗唇角牵着几分笑意,总让莳七觉得有些不怀好意。

    莳七沉沉吐出一口气:“另一半是什么?”

    “挑几个虫卵,磨碎成粉,洒在身上。”奥利弗缓缓道。

    莳七一听他的话,脑海中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行,这太恶心了,会留下阴影的。

    “星主难道不想击败女王了?”奥利弗笑道。

    莳七面无表情,久久不说话。

    过了良久,她终于同意了,奥利弗却又现场加码了:“我希望,这次回去后,星主能忘掉你知道的有关于我的一切。”

    莳七看了他一眼,奥利弗看出了她的心思,遂笑道:“星主放心,我要是有半点反叛帝国的意思,我又何必和星主筹谋这么久关于打败女王的法子。”

    “行了别废话了。”

    奥利弗心中松了口气,知道她是同意了。

    当莳七身上满是虫卵的粉末堂而皇之的站在虫族皇城前时,守城的低等虫族一点都没有犹豫,凭着本能恭迎女王回来。

    慕清许的后宫一听说女王回来了,立刻欢喜的不得了,全都出来迎接她了。

    莳七看着眼前十来个人形模样的高等虫族,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姿色都还不错,哪怕变成了母虫子,慕清许的审美也还没有退化。

    “女王怎么回来了?”其中一个长相妖媚的男人扭着腰娇声道,他们都知道女王喜欢他们变换成人型,所以哪怕变成人形挺费劲的,他们还是变换成了人。

    莳七又忍不住扯了扯嘴角,感情慕清许还喜欢这样的,她以拳抵唇轻咳一声:“宰相在哪里?”

    不一会儿,一个巨大的软体虫就爬了过来。

    “女王陛下。”宰相恭敬道。

    莳七故作深沉:“你们都退下吧。”

    等其他虫族都散了之后,宰相察觉到了莳七的深沉,以为攻打人类那里出了什么事:“陛下,是出什么事了?”

    “这是我前些日子产的卵,等孵育之后,你挑几个资质好的出来。”莳七将那一盒子虫卵交给宰相。

    宰相有些疑惑,女王以前产卵,都是自己孵化的,怎么今天。

    “现在是战时,逼不得已。”莳七看出了宰相的疑惑,遂道。

    宰相立刻点了点头:“是是,陛下说的对。”

    “我前些日子从人类那里拿到了一种新型的药,注射在心里,可以让心更加坚固。”

    宰相立刻道:“可是女王,您的心已经够坚固了。”

    莳七冷声道:“怎么,我想让我的心更坚不可摧,你也要反对?”

    宰相吓得连忙道:“臣不是这个意思。”

    莳七算是发现了,慕清许将虫族管成了一言堂,不过对于虫族来讲,女王的话本来就是圣旨,不可违抗。

    “带我去。”

    宰相心里还是觉得不大对劲,但是碍于慕清许从前的狠辣,他也不敢再质疑了,只能带着莳七去了圣地。

    女王的心,放在了虫族圣地。

    只要知道心在哪里,莳七就完全可以将它摧毁,什么虫族不虫族的,都去死吧。

    宰相带着莳七找到了女王的心脏,莳七立刻翻脸杀了宰相。

    慕清许的心极其丑陋,供在一个透明罩里,周围满是强劲的气流。

    莳七轻抬指尖,甩出一道凌厉的灵力,将那透明罩打了个粉碎。

    首都星。

    赵誉鼻尖嗅到了几分不对劲,明明是人类的味道,可其中却夹杂着些许虫族的气味。

    他循着味道找去,终于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找到了女王。

    它正趴在那里,身下满是密密麻麻的虫卵,每个虫卵上的表膜已经渐渐变得透明了,他甚至可以看到虫卵里的虫子。

    真够恶心的。

    慕清许本是在休养生息,忽然她察觉到了一丝陌生的气味。

    她猛地睁开眼,就看见赵誉不知何时,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她面前,正似笑非笑的睨着自己。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她略有些惊悚,连忙将快要孵化的虫卵护在身下。

    赵誉懒散的站在那里,整个人像是没骨头一样:“你知道我为了对付你,重来了多少回吗?”

    慕清许一头雾水,目光直直的盯着他。

    赵誉轻笑一声,继续道:“第四回了。”

    “什么第四回?”慕清许下意识的问道。

    “第一回,帝国覆灭,你把我绑去了你的皇宫,我自杀前才知道我是上古睚眦。”赵誉唇角扬起一丝漫不经心的笑意,只是那笑意不及眼底,倒让人陡然生出几分寒意,“哦对了,你应该听说过睚眦吧。”

    “我这个人,心眼子特别小,锱铢必较,要不是第一回你想要让我成为你的男宠,我也不会再来第二回第三回!”

    慕清许色厉内荏的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赵誉也不理她,只是自顾自的说着:“第一回死后,我用了神力逆转,我以为我会记得的,可第二回,我依然还是到死都不记得自己是睚眦,什么神力都没有觉醒。”

    “第二回死后,我才发现,原来必须得有个人,帮我觉醒,于是我就找了很久,发现在远古时代,有只猫,她各方面灵气慧根都和我相投,于是我就用了神力将她带来这里,希望她能助我,我甚至还写了预言,一部分刻在石板上,交给人类,一部分写在兽皮上,并挑中了一只猫,让它守着预言。”

    “我本想着,这回总该行了吧。”赵誉讲到这里,眉眼间掠过一丝狠厉,“可是第三回还是失败了。”

    慕清许怔怔的看着他。

    赵誉忽然抬眸,眼底满是杀意:“这是第四回了,你知道得罪睚眦的下场吗?”

    慕清许被他的目光看的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睚眦者,龙生九子之一,虽为龙种,然身似豺狼。其父嗔,欲弃之,幸而母亲哀求,得以苟全性命。”赵誉声音淡漠,缓缓道来,“龙本性淫,侮辱我母,却还厌弃于我,我便屠龙之。”

    人类流传的神话中,有哪吒三太子,抽龙筋扒龙皮。

    可他更甚一筹,他不仅将龙抽筋扒皮,还将龙骨磨成了粉,分与其他几个兄弟喝。

    狴犴那些畜生也是怪好笑的,一听说自己喝的茶水里有亲父的,当即和他翻了脸,他以一当八,全部屠尽。

    早些年,他被亲父厌弃的时候,他那些所谓的兄弟,可没少欺负他。

    那些畜生,为了亲父和他翻脸,并非是真的挂心亲父。

    那几个畜生其实早就忌惮他了,加之他给他们喝了混着龙骨的茶水,他们怕被三界谴责,才勾结在一起,想要他剔去他的龙骨。

    三界那帮子也有意思极了,满口的仁义道德。

    实际上,三界随便拎一个出来,身上的腥臭都摘不干净。

    太乙真人又算什么好东西?自己的心偏到骨子里,分明是自己的好徒弟不讲理在先,射死了石矶的徒弟碧云童子,石矶去找太乙理论,太乙竟然用九龙神火罩把石矶烧死了。

    他弑父屠兄一事,被三界痛斥,就是太乙最先起的头子。

    这老头子不过是记恨他当初抢了他徒弟的一个宝贝,他只是借来玩两天,后来就还回去了,没想到还是被太乙记恨上了。

    他气不过,就顺手宰了太乙好几个徒弟,还将太乙打成了重伤,就差一点就能抢夺他的神灵了。

    所以,当被三界追杀的时候,他只是怨自己还不够强罢了。

    要是够强的话,整个三界他都不放在眼里。

    后来,他就记不清了,只是记得自己被太乙关在寒水涧,寒水涧无日月,早已不知道世上过了多少年的光阴。

    再后来,他就睡着了。再一次觉醒的时候,就是被虫族女王逼死的那一刻。

    他这才发现,这世上早就没了太乙那些人。

    赵誉缓缓从回忆中抽离出来,看向慕清许的眼神中略带了一丝冷漠。

    这一般就是他看死物的眼神。

    慕清许打了个寒颤,她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身下的虫卵,心中顿时大喜。

    只要再拖住赵誉五分钟,五分钟就够了,她的虫卵就能孵化了,这回的虫卵,是她有史以来孵的最多的一次。

    只要这些虫卵被孵化,局势就逆转了。

    到时候整个首都星,就是她的天下了,想到这里,她的心不禁一阵狂跳。

    “赵誉,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如果真的确有其事,我向你道歉。”慕清许轻声道,看似是在示弱,“如果你能放我走,我愿意和人类签订条约,五百年互不相反。”

    赵誉轻笑一声,讥讽道:“现在说这些,不觉得可笑了麽?记住,现在不是你能和我谈条件,因为你的命已经在我手里了。”

    慕清许反倒是松了口气,她忍不住笑道:“你可能不知道吧,你杀不死我的。”

    “上古睚眦又怎样?你之前在便利店使出的神力,不照样没能杀了我吗?”

    赵誉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

    慕清许却是笑了,笑得极为放肆:“世上光怪陆离的事太多了,我奉劝你一句,要么谈判,要么,我这一窝孩子们,就要出生了!”

    她顿了顿,轻佻的看着赵誉:“还是说,你还是想回去伺候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