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六十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三)
    养病的这段日子,莳七表现得特别乖顺。

    她知道,唯有让这家人对她放松警惕,才有逃出去的可能。

    “婶儿,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不跑了,我以后就和柱子好好过日子。”莳七拉着方秋芬的手,一脸的恳切。

    方秋芬冷笑一声:“现在怎么开窍了?”

    莳七连忙赔笑:“这不是鬼门关走一趟,什么都想开了,反正也回不去了,我还是好好过日子吧,什么都不如命重要啊,您说是不是,婶儿?”

    方秋芬脸上的冷笑不变,将碗端了出去,然后就把门锁上了。

    莳七本来也不指望她三两句话就能让这一家人放松警惕,这总归是个持久战。

    她想好了,要是能逃出去,她非得亲手撕了江韵。

    莳七的脚上被用一根锁链锁在了床柱子上,关她的这间屋子上了锁,门口还有张广柱守着,人是傻了点,可是格外听方秋芬的话。

    真是插翅难逃。

    莳七沉沉的叹了口气,她现在最怕的是张广柱要是和她圆房,她估计死都反抗不了。

    而且,她了解过这种拐卖人口当媳妇儿的山村,一般都是几个村子合伙,连当地警方都没办法。

    她看过这类新闻,如果有人找来,早就会有人通风报信,村里就会有人带着买来的媳妇儿躲在山里,警方一来指定扑空。

    如果有女人逃跑,全村人出动,外来的女人哪有当地人熟悉地形。

    这地方都是山连着山,几天几夜都走不出去。

    那些女人,被逮回来就是一顿毒打,打断腿的都有,反正要腿也没用,不影响生育就行。

    原主江念之应当是被活活打死了。

    要不是怕花出去的钱打了水漂,这家人才不会请医生来看病。

    想到这里,莳七又是叹了口气。

    打定主意伏低做小后,莳七便一直低眉顺眼的,一点也不冒尖。

    对方秋芬说的话言听计从,还一口一个妈的喊着。

    就这样,时间过了小半年,这段时间里唯一的进展就是,莳七不用再被锁着了,虽然不用被锁在床上了,可因为身子虚弱,连站一会儿就觉得昏昏沉沉的。

    说起来,那张一手给她的药,也不过是从山上采的中药,对不对症不知道,反正拿钱办事。

    因为她的低眉顺眼和身体虚弱,让方秋芬和张国杨的警惕勉强降低了一点。

    但还是不让出门,步步不离人,就连上个厕所,都是方秋芬跟着她。

    张广柱也被莳七哄得团团转,但他还是很有原则的,媳妇和妈,必然听妈的,他妈可说了,任何时候都不能听媳妇儿,否则媳妇儿就容易没了。

    傻子也是个执拗的傻子。

    莳七也不敢多说,生怕他跑到方秋芬面前告状去。

    “妈,我来吧。”莳七吃完饭,连忙收拾碗筷。

    方秋芬看她伏低做小,心中顿时一阵得意,到底还是打怕了,也是,哪有打不怕的婆娘,不管是哪家买媳妇儿回来,都要打上好几顿。

    她家这个吧,就是差点打死了,要不还有的闹。

    方秋芬打量着莳七的身子,心中又是一阵嘀咕,这丫头本来就瘦,那次死里逃生,就更加瘦弱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生养。

    “媳妇儿啊。”方秋芬清了清嗓子道。

    莳七连忙转身说:“妈您说。”

    “张一手开的药,管用不管用?”方秋芬道。

    “管用,您没看我身子一天天便好了嘛!”莳七低着头刷碗。

    方秋芬还是有点犯愁,别养到最后还是伤了身子就赔大发了。

    坐在门槛上晒太阳的张国杨,一边剔着牙,一边道:“我看差不多了,赶明儿我去问问张一手。”

    方秋芬会意的点了点头:“要我说这喜事还是不办了吧,咱们家哪有钱啊。”

    张国杨立刻吹胡子瞪眼:“孬婆娘,没听说过哪家连红白事都省了的!柱子娶媳妇儿过门,不请村里人来吃饭,你让柱子以后在村里怎么抬得起头来?”

    莳七将碗都刷好了沥干放了回去,挨个摆好。

    就在此时,家里来人了。

    “婶儿,我妈让我送点鸡汤过来,给妹子补补身子。”院门走进来一个肚子微微隆起的女人。

    莳七抬头瞄了一眼,是金曼。

    就是之前在她身边,被方秋芬一眼相中,但因为太贵了没舍得买的那个女人。

    金曼也闹过,一个多星期吧,被打得全身上下没一块好皮,还是她男人亲自动的手。

    后来她就不反抗了,乖乖嫁给了那个男人。

    没过多久就怀孕了,现在那家人都拿她当宝,其实一旦怀了孕,这里人的警惕就会松懈了大半。

    莳七和金曼对视了一眼,旋即飞快低下了头,站在方秋芬前后不吭声。

    “呦,这么客气呐!”方秋芬脸上笑眯眯的。

    她见莳七站在她身后不出声,一副等她同意的样子,方秋芬心里又是一阵得意。

    “媳妇儿啊,还不赶紧把碗端过来,你婶子心疼你呢。”

    莳七一听这话,连忙上前接过金曼手里的碗,脸上露出感激涕零的神色:“嫂子回去帮我谢谢婶子。”

    金曼笑了笑:“好。”

    方秋芬招呼金曼坐下说话,金曼连忙道:“不了,我们家寿子说魏然回来了,要请他帮忙给孩子起名字呢,我也想去看看,过两天再来看婶子吧。”

    方秋芬送走了金曼,心里便动了心思。

    “老头子,你也去请魏大侄子过来,他有文化,让他帮柱子以后的儿子起个名字。”

    张国杨也觉得行,马上就去请魏然了。

    莳七低着头抿了抿唇,若有所思。

    快到傍晚的时候,院门被人敲响了,一道好听的男声传了进来:“叔、婶儿,我是魏然。”

    方秋芬高兴地连忙去开门,张广柱则对莳七傻笑:“媳妇儿,魏然哥是我最喜欢的人了。”

    莳七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屋外走进来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走了进来,他那一双狭长的眼眸里似潺潺春水,唇角浅浅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他的皮肤很白,是那种近乎病态的白皙。

    这样一个温润如玉般的人,很难让人将他和这种穷山村联系起来。

    就在她和他对视的一瞬间,她分明看见了他眼底闪过的一丝惊艳。

    莳七目光复杂的看了他一会儿,而就在此时,戒指上的玉石微微泛起一阵微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