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三十一)
    莳七眉目含笑睨了他一眼,只一眼,便让陆帆悬如尝了蜜一般。

    他美滋滋的靠在她耳边小声道:“我不管,人家刚刚帮你赢了呢!”

    莳七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就更别提一旁耳聪目慧的无正了,他更是鸡皮疙瘩掉满地。

    他怎么发现主子越来越没节操了?

    远远旁观的宋楚逸,本是看见陆帆悬化解了这件事,忍不住舒了口气,可是当他看着陆帆悬和如是亲昵非常的样子,那股子怪异再一次袭上了心头。

    也不知为何,他脑海中登时划过一个万分荒唐的念头。

    如是……该不会喜欢女子吧?

    莳七自是不知道宋楚逸是怎么想的。

    她不动声色的在陆帆悬腰间掐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你再说就真没有了。”

    这话一出,吓得陆帆悬连忙闭了嘴。

    武林大会结束之后,宋楚逸宴请了陆帆悬,毕竟他帮着解决了南宫离这个大麻烦,宋楚逸并不知南宫离早已打算在比试中废掉莳七的武功,也就更不知道其实陆帆悬帮了多大的一个忙了。

    但是按照礼节,他还是设宴款待了陆帆悬。

    陆帆悬心道这是未来的大舅哥,那定是要好好喝的。

    只是没想到,这一个好好喝,就将酒量一向不错的宋楚逸,喝得酩酊大醉。

    莳七看着满脸通红,傻呵呵笑着的宋楚逸,不由埋怨道:“不是让你少喝点?”

    陆帆悬的酒量比宋楚逸好些,现在也醉得不行了。

    他拉着莳七的手,忽然委委屈屈道:“你就知道说我!”

    莳七头上一阵黑线:“什么叫我就知道说你?”

    陆帆悬打了个酒嗝后,脸上皱着可怜巴巴的神色:“那是我未来的大舅哥,我能怎么办?”

    莳七无言,按理讲,陆帆悬现在对外还是女子身,宋楚逸最多场面上敬几杯酒,因为是私宴,其实也就只有莳七、宋楚逸、陆帆悬和无正四人而已。

    没想到,宋楚逸和陆帆悬聊着练功心得,竟然越聊越投机,就差当场引为知己了。

    尤其是那陆帆悬和南宫离比试时改良的梅花剑法,几乎让宋楚逸对陆帆悬很是崇拜。

    莳七和无正在一旁相顾无言,唯有无语在心间。

    再后来……两人就喝多了。

    “你生气了吗?”陆帆悬紧紧的攥着莳七的手,脸上极近委屈。

    莳七忍不住叹了口气,只好安抚道:“没有。”

    陆帆悬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脸,忽然撇了撇嘴:“你就是生气了!”

    莳七只好摸了摸他的头顶道:“你先乖乖的,我去喊人来把我哥哥弄走。”

    真是俩醉鬼!

    就在莳七出去的空档里,无正正要上前将陆帆悬扶起,陆帆悬却猛地推开了他,单手捂着嘴,剧烈的咳了几声。

    紧接着,无正就看见陆帆悬的指缝中流出了一丝猩红。

    他大惊,立刻拉过陆帆悬的手:“主子……”

    陆帆悬目光落在自己那被鲜血染红的手上,怔了怔。

    片刻,他立刻转身拿起桌上的酒坛子,手起坛落,只听咔嚓一声巨响,酒坛子摔了个粉碎。

    陆帆悬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锋利的酒坛子碎片,然后毫不犹豫的在自己那只猩红的手掌上狠狠划了一道。

    他眸底恢复了些许清明之色,扔掉瓦片,他淡淡朝无正看了一眼。

    “不能让她知道。”

    无正眉宇间满是焦急和担忧:“可是……再不熔契,就来不及了。”

    陆帆悬淡淡道:“我知道。”

    可是他不能逼她。

    他骤然抬眸望着无正:“无正,你说如是喜欢我吗?”

    无正愣了愣,旋即道:“喜欢啊。”

    陆帆悬低眸笑了笑,人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是在他看来,这件事,他这个当局者的感觉才是最直观的。

    他能察觉到她的潜意识里是喜欢他的,可是她似乎在抗拒。

    不,或许也不能用抗拒这个词。

    就好比,冥冥之中,他在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他见过她,可是在他的记忆里,他根本从未见过她。

    所以他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她的呢?

    梦里?亦或是真有前世今生?

    同理,他的直觉是,她对他的喜欢,也是潜意识里的,但是似乎因为什么让她不敢交代太多。

    莳七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陆帆悬正靠在椅背上,右手滴滴拉拉的流着血。

    她心中一惊,连忙上前拉住他的手:“这是怎么了?”

    无正看了一眼陆帆悬,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主子……刚才还要喝酒,被我拦了下来,失手打碎了酒坛子,所以划破了手。”

    陆帆悬抬眸瞪了他一眼,旋即讨好似的用脸颊蹭了蹭莳七的胳膊。

    “你不要听无正瞎说,我没有要喝酒。”

    莳七气得在陆帆悬的肩膀上打了一下:“都醉成这样了!还喝!”

    陆帆悬连忙小声道:“不喝了不喝了。”

    陆帆悬醉成这样,莳七也不放心让他回客栈了,生怕南宫离埋伏。

    小心一点总归是没错的。

    她让下人准备了两间客房安置陆帆悬和无正。

    无正认命的将陆帆悬扶回了房,莳七看着他将陆帆悬伺候的好好的后,便准备离开了。

    正要离开,手却被他拉住了。

    她一回眸,就看见陆帆悬委屈巴巴的看着她:“我怕。”

    正在兑水的无正,险些打翻了手里的水盆。

    莳七没好气的拍了他一巴掌:“又没有鬼,有什么好怕的!”

    陆帆悬吃痛的缩回了手,旋即举着自己被她拍红的手,小声道:“都红了,可疼了。”

    莳七算是没脾气了。

    她只好在床边坐下,耐心的将醒酒汤给他喂下,然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看,这是在纯阳派,人多嘴杂,我总不好在这里留宿吧?”

    “可是我是女的呀!”陆帆悬理直气壮的道。

    “……”莳七一阵无言,他还真不客气啊!

    “你让无正留在这里伺候我,才会让人指指点点。”陆帆悬见莳七不说话,更加理直气壮了。

    无正接收到自家主子的眼神,立刻会意,笑嘻嘻的将手中的手巾递给莳七。

    “主子说的是,以主子的身份,我确实不好在这里,还是劳烦宋姑娘辛苦一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