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末世轮回 > 第六百九十章 黑白梦境
    妖狐漫步在灰白的都市废墟中,被裂纹覆盖的高速公路空无一人,没有行人没有车辆只有破碎的汽车堆积如山。

    “啪嗒——啪嗒——”

    高跟鞋敲击着地面发出富有韵律的响声,随着这废墟中唯一的声音,有些东西在阴影中也在蠢蠢欲动。

    一个乱糟糟的脑袋从破碎的玻璃橱窗后弹出缓缓转向墨离行走的方向,没有生命的迹象连同眼珠都是浑浊的黄白。它的脑袋暴露在阳光中散发着腐朽的气息,一只蛆虫从腐烂的脸颊掉出。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无数个丧尸从废弃的车底、楼房废墟的拐角、撬开的井盖中爬出,发出令人心寒的呻/吟一步一步朝着公路上唯一的鲜活生命围拢。它们大多皮肤干枯甚至不再腐烂,只有一层皱巴巴的皮贴着骨头,*的身体早已腐蚀得看得见肮脏的骨架。

    墨离停住脚步环顾四周,不知何时一层一层的丧尸将她包围,甚至公路的裂痕中都有手指扒着边沿等待猎物。

    “真是本年度最糟糕的梦境之一。”

    墨离咂咂嘴平举双手,明明没有武器她却做出双扣扣动扳机的动作对准俯冲而来的丧尸。

    “砰——”“砰——”

    两声枪响,两只丧尸倒地。

    墨离双手握着“断罪者”,顺着正前方双手朝两侧划过一路开枪,成片的丧尸在枪声中夸张地倒地,甚至不需要射击脑袋,只要中枪这些可怕的怪物就像纸片般被击碎连尸体都不会留下。

    一路枪声不断,墨离甚至不需要观察周围的环境沿着笔直地公路有条不紊地前进,前方阻挡的丧尸越来越不堪一击。只要被子弹击中成片的丧尸都灰飞烟灭。

    在丧尸海中前进了十分钟,笔直地却残破的公路终于到了尽头——一间破旧却整洁的小教堂。这座建筑是整个世界中唯一没有被破坏的建筑,它墙面整洁每一扇彩绘玻璃窗都色彩艳丽,教堂的门紧紧关闭着但没有一只丧尸在门前游荡,似乎有看不见的屏障将教堂保护,让它不受丧尸的侵扰。

    墨离一脚踏入教堂屏障的边界,那些行动缓慢却穷追不舍的丧尸纷纷停下脚步。对着墨离不断发出无声的咆哮却不敢接着追击。

    “拜拜~”墨离对着那些追了自己整整一条街的丧尸挥挥手。还颇有兴致地抛出飞吻。

    那些丧尸立刻被激怒激烈地朝教堂涌来,却在墨离跟前强硬地停住脚步,和她隔着一个手掌的距离撕咬空气。

    妖狐露出嘲讽的笑容不再理会这些杂鱼。转身走向教堂的大门,快速地敲击大门。

    教堂里的人听见敲门声也不询问外面的人是谁,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团藏那张阴沉的脸出现在门后。

    “哟。好久不见,人渣。有没有被突变的环境吓一跳啊?看见我有没有一些小激动啊?”墨离毫不意外。因敲门而握成拳头的手掌摊开,友善地朝团藏挥了挥露出“和善”的微笑。

    天天面对嘲讽宗师级的狄启,团藏早就练就了十级的抗压能力,被墨离三重嘲讽后他还面不改色地用眼神传达对墨离幼稚嘲讽的不屑。

    “让一让。让我也进来避个难呗。”墨离侧身从半开的大门中挤进去,随后将大门关上。

    教堂中灯火通明,精致繁复的吊灯上是永远也不会燃尽的蜡烛。教堂中除了大量的座位,教堂最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十字架上开满了白色的玫瑰就连底座也被白玫瑰覆盖。十字架的一侧放置着巨大的管风琴,管风琴前的座椅上坐着一位抽着烟的中年男子。

    狄启慢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对站在门口的墨离招招手示意她靠近些,“哟,墨离小狐狸,这个梦有些糟糕啊。”

    “不好意思,前两天在现实世界发生一点点小问题,看来映射到这儿来了。”墨离大步走进狄启,坐在离他最近的一排座椅上霸占住整排座椅,翘着腿九条尾巴均匀地舒展在身后,她回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团藏露出坏笑,“刚刚看见外面的那些怪物有没有吓哭啊?有没有紧紧抓着狄老的风衣不可撒手啊?”

    团藏不屑地说道,“就外面那些一碰就碎的杂鱼?你的世界如果因为这种东西沦陷那真是不堪一击啊。”

    墨离摇了摇头认真地用手比划,“你别忘了这里是我的梦境,对我来说它们是杂鱼而已。这些叫做‘丧尸’的东西只有扭断脖子或者击穿脑部才能杀死,被它们咬伤就会感染病毒,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会变成新的丧尸,吃掉它们感知范围内所有的活物。”

    “因为有不同的潜伏期,所以当发觉时已经晚了,整个世界都完了。”

    “七十亿的人类,整整七十亿的人类,最后全完了。你所不屑的这种怪物统治了我的家乡,甚至还飞速进化着。”墨离用金色的狐瞳冷冷地注视着团藏,声音很平淡却不平稳。

    团藏听完陷入长久的沉默,出人意料地没有反驳墨离的话。

    连墨离这样强大的人都救不了自己的世界,他再多说一个字都不可能活着从梦境中出去,七十亿这个数字带来的震撼是他不能想象的,忍者世界大战多少次也无法积累这么恐怖的数字。

    “不要轻视任何一个‘弱小’的个体,当他们成为一个庞大的种群时就会毁灭一切。因为你已经无法消灭这个整体,只要他们还有活口用不了多久就会变得更加强大。”

    团藏怎么会听不出墨离的言外之意,她就是在说哨兵。

    墨离却在此刻突然转移话题,她的语气瞬间变得明快,“对了,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

    “哦?”

    墨离的尾巴在团藏面前一晃,从尾巴中洒出一大片纸。当然其中夹杂着数量惊人的狐毛。“恭喜恭喜,你快要刑满释放了。”

    “呵,你们又有什么阴谋?”团藏可不相信墨离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随着对墨离力量的了解他已经做好被围困终身的准备,只有自己去寻找脱离的机会。

    只是那个叫做狄启的男人无时无刻不在监控着他,而墨离的梦境领域永远无懈可击不存在漏洞,这一次梦境世界出人意料的变化团藏原本觉得是一个机会。却没想到变化是如此恐怖。即使他表现得不屑。如果不是还有这座教堂的保护在那样无穷无尽的丧尸海中求生,他迟早要被耗尽力量直至被丧尸撕碎。

    墨离听到团藏的质疑,无辜地摊开双手委屈地说道。“没有阴谋啊,就是我们的任务再过几天就可以完成了,我又不可能关你一辈子。难不成我还带着你回到‘那个空间’,然后把你当成传说中的空间老爷爷使用吗?”

    墨离后半句话团藏基本听不懂。但不难理解她是指自己不会带着自己一同回到那个成为“神”的生物创造的世界。

    “你们的任务?”团藏蹙眉,他从哨兵那里还是换来不少有用的信息。“中忍考试要结束了?”

    “不,我们的主要任务不是参与中忍考试,那只是表面形式顺便参与而已。我们的任务是抹杀这个世界所有的哨兵,一个不留。”墨离看似实话实说。言语间却充满了陷阱,她勾起嘴角用手指指着团藏,“至于你——团藏先生。你出去以后是继续自己的作死行为,还是等三代退休自己上位当村长我们都不管。你作你的死。我走我的路,以后大家毫不相干。”

    就算轮回者们不动手,团藏如果继续我行我素迟早会被抹杀。

    大蛇丸的旧伤被天启者治愈,他又取得了自己老师的原谅,现在估计就等着一个机会光明正大地报当年的仇。团藏的写轮眼对他的威胁实在太大了,墨离都怀疑团藏会不会一出去就被大蛇丸带着一帮弟子狙击。

    宇智波鼬已经和自己弟弟和解(至少佐助是这么认为的),他则担心团藏会不会从哨兵那里得知一些关于佐助的不该知道的消息,团藏一旦表现出对宇智波一族的赶尽杀绝就会提前动手杀死他。

    波风水门有自己的立场可能不会对团藏下死手,但是估计在临走前哪天心情不好了或者团藏当着他的面作死,废了团藏的查克拉才安心走人。

    三代也对团藏警觉,因为剧情的偏离他不会死在大蛇丸手中,即使已经有卸下火影职位的想法也准备去找纲手继位,他本人则会一直牵制团藏直到自己踏进坟墓。

    佐助的人生目标目前就是杀死团藏,按照剧情发展他这个理想总有一天会实现。

    这么想想,团藏真可怜啊。

    团藏又看见墨离用那种“和善”的眼神望着自己,心中警铃大作,“你果然有阴谋!”

    “团藏我跟你说啊……别想着做什么村长了,还是和三代一起退休去安享晚年吧。”墨离非常认真地提议道,“我看你虽然是个人渣,但是为木叶村也牺牲了这么多年也去享享清福吧——额,虽然从我的角度看你也阻碍了木叶发展这么多年……喂,别生气嘛,人要有自知之明,你手上的人头无辜者比犯罪者还多还不允许我说啦。”

    “团藏啊,你的‘底线’不被大多数人接受,所以……你懂的。”墨离站起来走到面色阴沉的老人面前,伸手轻轻拍打他的肩膀,“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对的,那就不要后悔,自己的路就要不留余地的走下去,然后,接受自己的命运——”

    妖狐的瞳孔从金色猛地变为血红,磅礴的负面情绪顺着她的手直接淹没团藏,团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墨离面对团藏的失态没有讥讽,她的手还保持着拍打团藏肩膀时的姿态停在半空,她顿了顿将自己的话说完。

    “哭泣吧,愤怒吧,挣扎吧,最后去死吧。”

    “妖狐!!!”

    团藏被彻底激怒,他朝着墨离用体术进攻,却被墨离用狐尾轻飘飘的挡住。

    墨离耸着肩膀对团藏无谓的反抗表示遗憾,她用尾巴甩开团藏的手臂将后背面向他一步一步走向狄启。团藏在她背后不断攻击,体术、忍术、幻术,眼花缭乱的攻击都被妖狐用尾巴挡下,那柔软的尾巴似乎是一堵永远无法突破的围墙令人绝望。

    狄启从始至终保持着沉默,见墨离向他走来,主动站起身绅士地作出邀请的姿势。

    墨离朝着狄启微微鞠躬,接着坐到管风琴前的座椅上,双手高举对着琴键重重砸下——

    “咚——”

    管风琴雄厚的乐声冲上云霄,雄浑低沉却穿透灵魂,音浪随着琴键的起伏一层层向外扩散

    都市废墟中屹立不倒的教堂在管风琴发出乐声的瞬间破碎,灰飞烟灭的景象瞬间传染整座都市废墟。那些围住教堂的丧尸纷纷嘶叫着被碾成粉末,耸立的破碎高楼、成堆的汽车废墟、荒芜破裂的笔直公路都在音浪中击碎。

    被毁灭的废墟瞬间转化为无边的纯白空间,只有墨离脚下有一片绿色的草地。

    那片小小的绿地转瞬蔓延整个纯白的梦境,转眼鸟语花香,欧式花园一如既往的美丽而平静。

    墨离坐在秋千上微微荡起,她对着两人微笑地挥手道别,消失在重新回归掌控的梦境中。

    狄启和团藏坐在棋盘的两侧,西洋棋所有的棋子已经摆放到位,又是一盘新的游戏。

    狄启握着棋子宣布游戏的开始,他对团藏发出邀请,“来吧——最后一盘游戏。”

    团藏恶狠狠地走出第一步棋子,棋子重重砸下似乎砸的是某人的脑袋,“可恶的妖狐!”

    “这就是墨离小狐狸的可爱之处,你这种老头儿怎么会懂呢~”

    “闭上嘴!”

    ——————————————

    墨离被阳光刺激缓缓睁开眼,不出所料地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日安,墨离队长。”花间弦一如既往地微笑着送上每一天清晨的问候。

    “日安,魔鬼藤你这个废物。”墨离一如既往地扭头痛骂自己的魔界植物。

    我是个废物嘤嘤嘤qaq魔鬼藤一如既往地在阴暗的角落种蘑菇。

    墨离还没从梦境中缓过来,她过了半响才坐起来接过花间弦递来的衣服,“说起来……就是明天了啊,今天要不要再去月读中演习一遍?”

    “不用了,今天就让各位自由活动一天吧。”花间弦脸上的笑容不变,欣赏墨离的秒速换衣。

    墨离没有接话,她点点头看着花间弦的完美无缺的脸出神,过了好几分钟才缓缓说起另一件事,“我准备放团藏出来了。”

    “是么。”

    “你不要又背着我动什么坏心思欺负老人家哦。”

    “嘛……在墨离队长看来我这么‘坏’吗?”

    墨离嗤笑一声,挥手解散自己面前检讨没成功拦住目标的一干魔界植物,和花间弦并排走出房间,“没有自知之明的男人。”

    “那么墨离队长能够原谅我这个没有自知之明的男人吗?”

    “呵呵,休想。”(未完待续。)

    ps:前面一直有一个伏笔一直没有交代喵......墨离之所以对西洋棋如此印象深刻,是因为当时下西洋棋的是伤悲和洛丽玛丝:两个第十感觉醒者,一个是ss一个是greed,而墨离在离开那两人后又遇到了花间弦,这明晃晃的在影射某个人(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