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途拒撩:上神快走开 > 第93章 九十三、机关
    这下子好玩了,两姐妹都来了,看来这房间真的有鬼。

    化成小蜘蛛的三人窝在房梁之上,就等着看她们要搞什么名堂。

    “我问你,你可还记得干娘的教导?”倩倩见到倩林的身影也并不意外,只是脸色愈发凝重。

    “姐姐,夜已深,天气渐渐转寒,先回房歇息吧,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好不好。”

    倩林轻扫一眼房间,柔声的说道。

    “我不是你姐姐,哪高攀得起。”

    倩倩冷笑一声,似乎在讽刺倩林,又像是在自嘲。是什么使她说出这种话来,看来她们之间真的有猫腻。

    “姐姐,这里不止我们两个,这种时候咱们姐妹要一致对外才是。”倩林叹了一口气。

    “一致对外?呵呵,你瞒着我多少事,你可敢说?”

    一致对外,说的这般轻巧,若是之前她自然是信的,可是现在看来,她在自己亲妹妹眼中,自己不一定是什么亲近的人。

    “倩林什么时候瞒过姐姐?姐姐这话从何说起?”

    倩林微微讶异倩倩说的话,随即又柳眉紧蹙,整个人显得楚楚可怜。

    “既然如此,那你同我下去,我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倩倩指了指密室的洞口,屋子这边黑得可以,而密室下方的墙上却燃着一盏油灯,照着最下方的几块灰色石阶。

    倩林也跟着看了看密道,轻轻道,

    “里面无非就是一些古书杂物,姐姐你不是一直都知道么?”

    “我不知道,我哪能知道什么?这些年你到底做了多少恶事,到底变得多歹毒,心机又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之深,连我都能算计在内。你说,三皇子失踪那晚,是不是你偷偷换了我房内的熏香,使我昏迷一夜?”

    她之前便觉得奇怪,有妖怪进入秀雅楼,又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她却一点都没察觉。

    当初想着可能是那个妖所为,可是后来越想越不对,她身上戴着碧玉簪子,很少有人会察觉她的身份。

    为何独独只换她房内的熏香,其他房间却没有。

    但如果这个人是她所认识而且亲近的人,却又不一样了。这次回秀雅楼,倩林就一直捣鼓着秀雅楼各种熏香。

    而那天晚上若她在场,倩林想做些什么,她定是会出面阻止。那她不要出现是最好不过的吧。

    外头风吹动竹子发出诡异的呼呼声,倩林蹙眉道,

    “姐姐,你非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些吗?你就不能信我吗?”

    “我何尝不想相信,可我也不是傻子。”

    倩倩眸光冷下来,看着倩林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这些年姐妹二人虽常有书信往来,可倩林到底去过哪里,遇到什么事,修了什么道,她是一无所知。

    今日细细想来,更是满头细汗,她自以为知道的,怕不过是别人想让她知道的罢了。

    “姐姐,我......”

    倩林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听到外头有些许动静,她便停了下来,抽出一把发着幽光的匕首正想出去,就听到外头有人跑动的声音。

    “倩林,是你吗?”

    是诸葛炎羽的声音,房梁上的初洛等人不由得沉下心来,这个笨蛋这么晚的怎么也出来凑热闹了。

    倩林与倩倩对视了一眼,倩林收起匕首走了出去,倩倩则是关掉密室的机关,从另一边的窗口跃了出去。

    “虽然二人有间隙,在关键时候倒真是‘一致对外’,配合完美。”

    敖蓝传音入密讽刺道。

    “诸葛炎羽这个时候出来,你怎么不担心一下?”

    初洛见倩林不紧不慢的出了屋子,又慢慢的将门上锁。心中猜测她已有了忽悠诸葛炎羽的对策。

    “我担心他干什么,人家不是把匕首收起来了么,懒得搭理。”敖蓝冷哼一声,但还是跟着初洛一起爬到门缝里偷看。

    “炎羽,你怎么过来了?”

    大概是因为面前是诸葛炎羽,倩林的声音也跟着柔和不少。她惊讶的走到诸葛炎羽身边,脸上是浅浅的笑。

    “倩林,我还以为你跑哪去了,这么晚不睡你来这里做什么?里面是什么?”

    诸葛炎羽也往前走了走,看了看倩林,又看了看身后乌黑一片的屋子。

    “我今早不是过来看书,突然想起油灯忘了熄,便过来一趟。这四周都是竹子,我就是有些担心,若是竹屋失火,可真是不好处理。那你呢,怎么还不歇息呢?是不是不舒服,腿疼吗?”

    倩林关切的问道。这回答竟然让人没有反驳的余地,初洛与敖蓝对视一眼,敖蓝眼中满是‘这女的就是狡猾诡辩’的怒火。

    “原来是这样。我也无事,平日唤一声你就会出现,刚刚没有,有些担心而已。”诸葛炎羽撇开脸,闷闷的开口。

    “炎羽...”倩林讶异的抬了抬眸,开口道。

    初洛似乎感觉到二人之间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氛围。

    “我们在此吵闹,会不会吵到三位客人?”倩林娇羞的开口道。

    初洛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会吵到才有鬼。

    雾林小筑的格局建造很是奇怪,他们所住的那个客房是离哪里都远的,虽然不是凡人,想要知道外头发生什么事也要用心留意才行。当然,洛以瑾这个老怪物说不定不一样。

    “初洛也没多被吵到啦。”

    诸葛炎羽听到这话,尴尬的摸了摸头,却碰到了自己头上的淤青,吃痛的皱了一下眉。

    “你的额头...炎羽,她刚刚拿东西砸你了吗,她怎么那么恶毒!”倩林心疼道。

    “倩林别说了,只是我刚刚烦到她而已,我们回去吧,初洛就是起床气有点重。”诸葛炎羽摇了摇头,有些为难的说道。

    “太过分了...炎羽,走,我拿颗鸡蛋给你敷一下额头。”

    倩林眼底满是心疼,诸葛炎羽点了点头,二人这才往回走。

    待他们走远,初洛他们三人才幻化回人形落在地上。初洛满头黑人问号的转身看洛以瑾,“你什么时候弄了个替身在房内,还四处毁我声誉。”

    “本尊可没做这种无聊的事。”洛以瑾碰了碰屋子的墙壁,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机关不见了。”敖蓝也在帮忙找,半响之后皱着眉头说道。

    刚刚也没瞧见她们做了什么,机关怎么就不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